“陈老爷子,这二位是我特意花重金请来给薇薇看病的。他们都是道行很深的高僧,道长。”

王志斌的父亲,眉开眼笑的指着胖和尚、瘦道士介绍道。

这二人除了胖瘦不一样,身高,神态,眉目之间都一样,只是让人想不通的是,和尚与道士什么时候一起出来给人治病了?

“原来二位是大师啊!陈某人真是失礼了!二位大师快快请坐,陈某人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陈强生一听,立刻起身说道,然后马上吩咐佣人看茶。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注重世俗的礼节,陈施主不必客气!”胖和尚微微点头,双掌合十道。

这和尚肥头大耳的,穿着一件素色的僧袍,看起来有几分“佛像”,给人的感觉就是慈眉善目那种。

“陈先生有礼了,无上太乙救苦天尊!”瘦道士施抱拳礼道。

两手相抱是以左手抱右手,举于胸前,立而不俯。寓意为扬善隐恶,盖以左手为善,右手为恶之故。

瘦道士则穿着一件藏青色的道袍,清清瘦瘦的,面相清奇,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大师有礼了!大师快快请坐!”

陈强生一时也分不清真假,只好热情的招待他们,毕竟人家是来给自己孙女治病的,万不可怠慢。

“陈施主,还是先带我们去看看小陈施主吧!”

胖和尚似乎比陈强生还急,话没说几句,就直接让陈老爷子带路了。

“请二位大师随我来!”

陈强生也不废话,起身就招呼二位往外面走去。

一直坐在监控室的蒋少天,早就看到这一幕了,在他们动身之前,他就已离开监控室,前往陈婷薇的闺房了。

他来到房门口时,陈太太正好在给女儿换衣服,卧室房门没关,周围更是连个佣人都没有。

好在陈太太挡住了他的视线,他进去时,陈婷薇的衣服也换好了,否则这场面,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蒋医生,薇薇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好几天了,她终于睡着了,不然这衣服我也换不下来……”

陈太太拿着之前的那件性感的丝质睡衣,红着眼眶问道。

换上一套长袖居家睡衣的陈婷薇,少了一丝性感,多了一份甜美和宁静,假如她没疯,该多好啊!

“我只是给她催眠了而已,你要是想和她说话,我现在就让她醒过来。”

蒋少天说罢,取出金针猛地扎在她的眉心处,然后运用暗劲,将一道气流打进她的体内。

那道气流进入她的体内后,直接钻进了脑血管深处,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陈老爷子也领着王志斌父母、胖和尚、瘦道士进来了。

“爸!”

陈太太见公公带人进来了,又悲又喜的走过去喊道。

“美娥,你莫急,薇薇是我亲孙女,我定会全力救治她的!这二位大师是王夫人请过来的,说是可以治病,我就带过来试试了。”陈强生心事重重的对儿媳妇说道。

同时他的内心也是崩溃的,假如儿媳妇身体好,年轻时多给他生几个孙子和孙女,庞大的家业也不至于无人继承,偌大的庄园也不至于如此冷清。

然后他又想起只肯生一个娃的二儿子,和打死也不肯经商的大孙子,胸口难免又是一阵刺痛。

要不是自己心脏强大,早就被他们给活活气死了!

“美娥啊,薇薇怎么样了?她是睡着了吗?”

王夫人硬是挤出一滴眼泪,抓紧陈太太的手问道。

“她是睡着了……”陈太太苦笑道。

胖和尚和瘦道士对她行了本门的礼数后,便把目光投向床上的美人和背对着他们的蒋少天。

“这位是……”

王先生此刻也发现了蒋少天,甚是疑惑的看向陈老爷子,想要一个满意的解答。

看他们夫妻的架势,仿佛陈婷薇已经是他们家的儿媳妇一样。

“这位是蒋神医,也是我的私人医生!”陈强生大方的介绍道。

蒋少天一直没有转过身过去,只是在暗自运气,并弹出数根金针扎在陈婷薇的身上。

刚才他看了监控,基本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只是不太确定对方背后的人是谁,所以不敢妄下定论,以免引起更大的祸事。

“蒋神医?难道他就是刚才把我儿子撞飞的蒋医生?”

王博学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半天,才指着蒋少天大吼道:“好啊!我正想找你算账,想不到你就躲在这里!你在做什么?还不快滚开!”

真是有什么样的儿子,家里就有什么德行的老子,这两父子真是如同亲兄弟一般,不但长得一样,说话的语气也如出一辙,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王总啊,莫大声吼叫吓着薇薇了,她已经好几天没睡觉啦。”

陈强生见状,立刻笑呵呵的对他说道。

他这个时候不想开罪任何一方,因为陈婷薇的病情最重要,所以,只能向双方赔笑,生怕惹恼他们,让薇薇不能及时得到救治。

“……陈老爷子,对不住了,我也是一时心急才大声说话的。这个人肯定是骗子,而且心狠手辣,刚才在大门口差点撞死我儿子,这会又来哄骗薇薇了,陈老爷子一定要注意。”

之前蒋少天给陈强生施针治病,他并没在场,事后光听别人说得神乎其神,他自然不会信的。

“王总啊,是我打电话请蒋神医过来的,他的车也是我送的,还有,他刚拿驾照不久,估计是错把油门当刹车了。

“再者,令公子故意把车横停在我家大门口,还口出狂言除非他死才让人进去,这像什么话嘛,一点都不吉利。

“这蒋神医也是为了薇薇的病情,一时心急刹不住车才冲撞了令公子,王总要是不依不饶的话,就冲老头子来好了。老头子在这里先代他向你赔礼道歉了。”

陈强生始终心平气和,思路清晰,面带微笑着看着王博学说道。

蒋少天撞人的视频他刚才抽空看了,同时也亲自去问门卫了解了情况,在听完事情经过后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撞得漂亮!!

“陈老爷子千万别这样说,既然是您让他来的,这事就暂时算了吧!反正我儿子也是轻微骨折,并无大碍……”

王博学哪里敢和陈强生直接翻脸?纵使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那也不敢轻易表露出来!

有句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陈家哪怕现在倒下去了,他陈强生依旧有令人害怕的手段和本事!

“那就好,千万不要为了小事而伤和气,大家的初衷都是为了薇薇好嘛!”陈强生笑呵呵的拍着他的手说道。

王博学心里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飞过,并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卸了蒋少天的胳膊和腿,才能平息内心的愤怒!

尤其是他老婆周秀秀,一直口蜜腹剑的拉着陈太太在寒暄问暖,仿佛被撞的不是他儿子一样,躺在床上的人才是自己的亲儿媳妇。

“这位道友使用的,可是失传千年的药王金针?”

瘦道士突然打破尴尬的场面,往前走了两步,对着蒋少天的背影问道。

“道友真是好眼光!这针,的确是药王神针!”

蒋少天收了金针,转身抱了抱拳施礼道。

“不知道友师承何处?家住哪里?学得又是什么道术?”瘦道士两眼放光,语气诚恳的问道。

他对蒋少天这个人没兴趣,只是对他的金针和道术感兴趣。

蒋少天对上他那双发出绿光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无师自通!无门无派!”

“道友真会说笑,这世上除了祖师爷,谁能有无师自通的境界?”

“是吗?那么我现在就是其中第二个!”

“哈哈哈,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位施主也未免太狂妄了吧?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所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施主年纪轻轻为何要干行骗的勾当呢?”

胖和尚双手合十,眉开眼笑的大声说道。

“和尚,那你来说说,这位美丽的女士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蒋少天冷笑一声,侧过身体,指着一动不动的陈婷薇说道。

“罪过,罪过!此女美若天仙,面相极佳,只是可惜啊!自古红颜多薄命!她这是得了失心疯,犯了相思病……”

胖和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陈太太给打断了。

“失心疯?相思病?怎么可能?她根本就没有男朋友,怎么可能会得失心疯,并患上相思病的?”

女儿一直抗拒嫁给王志斌不假,可也没听说过她有喜欢的人,或者有男朋友啊!所以,陈太太是打死也不会信的!

“小陈施主确实是得了失心疯,只要她一念而起,病痛就会发作,且疼痛难忍,犹如火烤刀割一般的煎熬痛苦。

“为了缓解疼痛,她只能用砸东西,自残,大吼大叫来分散自己的痛苦……阿弥陀佛!”胖和尚说完,就拉长音吟唱道。

“道友,这药王神针可并非凡品,你到底师承何处?为何迟迟不肯说出来?”

瘦道士两眼突然大放异彩,紧盯着蒋少天说道。

“这位道长,这金针乃我家祖传宝物,自然不能相告。你到底想让我说什么呢?”

蒋少天知道对方在催眠自己,一旦着了他的道,就会被他牵着鼻子走了。好在自己早有防备,立刻催动真气用耀眼的白光,破了他的催眠术。

“蒋神医,要不然你先让二位大师给薇薇看病吧?你也忙了快一下午了,请先去大厅休息一下!”

陈强生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只是觉得他们若继续这样相互注视下去的话,恐怕会发生许多不愉快的事,于是便打破沉静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陈老先另请高明吧!”蒋少天收了真气,抬腿就往房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