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苏如姝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回到郑城内,上清观内暗波涌动。

上清观内殿。

在隐秘的内殿暗道里,曲径通幽处,几颗硕大的夜明珠照的这地下大殿宛如白昼。

一女子盘坐在大殿的华贵地毯之上,身着淡绿色的旧式繁花宫装,外面披着一层金色薄纱,透露出无以伦比的贵气与奢华。

她的头上插着镂空飞凤的金步摇,随着起身步伐轻移,发出一阵叮咚的响声,即使自己已经年近四十,也衬得她别有一番风味。

婢女千杏上前先行一礼,行为动作间透露出一股干练劲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

不过,最令人费解的还是此人行的礼竟然是前朝的标准宫礼。

女人懒懒的示意她免礼平身后,千杏朝着眼前的女人主动伸手想为她束发,尊敬意味十足。

“公主,世子殿下最近跟那个女人走得很近。今日,奴婢还见此女来了咱们上清观找慧能方丈求符,而且……”

女子拂过金步摇,心不在焉的继续问道,“而且什么?”

“而且,她还得了方丈大人的双符。”

双符?

对她来说该是多么遥远又难忘的词,还记得她幼时曾得慧能双符之时,国师一脸惊艳称赞竹阳公主的面相日后定能成为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可是当她十七岁那年再见到慧能时,却看到慧能方丈眼底的一抹黯然。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场孽缘还是来了。”

话说完他就朝着十七岁的自己“阿弥陀佛”一声,便匆匆离去了。

再过两年后,敌军入袭,为首的就是祁承明,可那是她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啊。

她确实应了国师的话,成为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只是差了一点,她不可能做祁承明的皇后,她这辈子不可能作自己杀父仇人的皇后。

所以,在一场硝烟炮火中,傅姓王朝迅速地宣告了它的结束,她也随着哥哥傅靖和几个存活下来的忠国大臣们逃到了郑城。

郑城,是他们的故乡。

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一行人来到上清观求慧能收留后,他们隐姓埋名十几载,可是那祁狗贼心不死,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祁承明召集兵马最终还是来到了郑城,而她的哥哥至死也没肯交代出她的下落。

大殿中的女人重重的叹出一口气,如释重负,“双符吗?也不知道她今后的命会是好是坏。”

“一念之差,天上地下”——她已经搭进去自己的前半生去验证成功了这句话。

女人凉薄的翘起自己的指甲,盯得正入神,却不敢再对任何人提起那段往事。

“世子有多久没来看过本宫了?”

“回公主,估摸着快近两月了。”千杏如实回答道。

“嗤!自他舅舅死在他面前以后,他竟跟发了疯一样,真是跟他那个爹一模一样的疯魔成性!”

千杏不敢多言,她自小跟着公主,自然是知道自家公主这是又想起了祁承明,那位她家世子爷的亲爹。

“我交代他的事呢,办了吗?”

“世子爷给出的原话是,不会插足去追查那两份名单,他想挑起***,自己坐收渔翁之利,所以并不让我们插手。”

“我看他是被眼前的女人迷住了眼吧!分不清主次的东西,我们傅氏王朝可比他那些没用的情情爱爱要重要的多!”

“去,你去给我告诉他,傅家大仇未报,现在情爱是他最不配拥有的东西,当斩则斩,别逼我亲自替他动手。”

“是,公主。”

千杏仿佛也早已适应自家公主对世子爷的苛刻教育,从小世子爷便习武练剑,十岁时便能以一胜百,她本以为世子爷也对这样的生活早已适应,毕竟他的身上肩负者的是一个朝代的使命。

只是当她真正看到小世子爷因为练剑忘了两套动作,心爱的宠物就要被自家母亲扔下山崖;因为和伙伴们贪玩逃课,陪他一起长大的伙伴被自家母亲关在蛇窟三天三夜……

公主用实际行动告诉世子爷,自他被她生下的那一刻起,肩上就必须扛起整个前朝复兴的使命,私情私爱都是奢望。

……

等手头一切忙活完,苏如姝头天黑前赶回了栖凤居。

因为今晚她承诺小白脸要给他亲手做一顿践行宴的,毕竟明日早晨就要送自家小白脸去贡院了。

她来到后厨亲自掌勺,做了几道爽口小菜。又怕宋听澜在贡院吃的不好,还特意做了三盒桃花酥让他带着。

宋听澜看着满桌子的菜,笑的一脸宠溺。

苏如姝随后又神神秘秘的拿出一个锦盒,放在了宋听澜的手中。

“喏,送给你的礼物。”她醉颜微酡,朱唇轻启道。

宋听澜打开,里边赫然放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翡翠玉扣,苏如姝又从袖中拿出一带着长穗的如意结,将这个玉扣给穿上去。

“这个叫‘连中三元平安扣’,这可是我去郑城特意给你挑的种水最好的料子做的,只不过现在只能先给你一枚。”

宋听澜抚摸着水润透亮的玉扣,嘴里笑道,“为何?姝儿还对我藏着掖着不肯给?”

苏如姝娇斥道,“胡说。你这才是第一元呢,等你九日后中了乡试,来年考上会试、殿试的时候,我等着你来找我寻另外两个玉扣。”

“一言为定。”

“决不食言!不过就怕呀,到时候人家宋状元看不起我这个市井女子送的俗物,索性就不要我的平安扣了。”苏如姝眉眼笑的弯弯,故意敲打着宋听澜。

宋听澜眼里藏笑,把眼前的女孩抱个满怀。

“不会,姝儿送给我的东西千金难买。”

“油嘴滑舌。”

苏如姝话毕,想挣开,可宋听澜哪里会让她如愿。

“嘴油不油、舌滑不滑,这就需要姝儿自己来尝尝。”

毕竟他这乡试一去就是十多天,想媳妇儿,真的想媳妇儿!

宋听澜将苏如姝吃干抹净,今日长夜漫漫,不得辜负好月光。

一夜好梦。

清晨,宋听澜将自己的贴身行李打包好,在房间给苏如姝留下了信纸便独自离去前往贡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