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王向中总是觉得蓝展博的行为不太寻常,因而也是面色疑虑地扫了一眼对方。

蓝展博的眼神倒是意外地真诚,反倒只是尴尬一笑,方才缓缓道:“以前是我不好,对你有所偏见,希望师弟能原谅我这些粗鄙的行为。”

“原来是这样,”王向中愣了片刻,旋即也是释然一笑,似是不在意地说道:“没事的,都过去了。”

说实话,他从来没把蓝展博的态度当成很大一回事,只是不能和蓝展博这样的天才有所交际,多少也算是有些可惜。

不过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来得好,王向中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旋即也是立马伸出了右手,面色和善地笑道:“蓝师兄看得起我,也算是我的荣幸,我不会在意以前那些事的,放心。”

蓝展博见到王向中的态度,也是满带歉意地一笑,旋即俩人的手轻轻握在一起:“那以后就请王师弟多多指教了。”

……

“大家都到齐了吗?”

会议桌上,李东看了看手表,接着看向与会人员,发现左为民竟然还没有到场,不禁也是皱了皱眉头。

这个左为民胆子越来越大了,从一开始隐隐间的反抗,到之后公然作对,而现在来看,似是已经完全不给自己面子了,再这么搞下去,迟早会让他翻了天。

但此刻的李东也是半点办法没有,毕竟在这晶华里,他的威望可能还不及左为民的半数,大家之所以尊敬他,也完全只是因为他的董事长身份罢了。

“马厂长,你知道左厂长去哪了吗?”李东将目光对准马建国,他知道后者一向以来和左为民交好,甚至说是后者的狗腿子也不为过。

“这……左厂长他大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怎么可能知道他去哪里了。”马建国闻言,也是尴尬一笑,解释道。

这李东他是惹不起的,左为民同样也是他惹不起的,表面上风光的他,却往往是夹在两者之间,里外不是人。

“真是混账东西。”李东恼怒地轻轻地将手中的稿子拍在会议桌上,咬牙道:“人心涣散,毫无纪律性,如何成的了大事!”

旋即他又看了一眼手表,此时已经超过了会议既定的时间三分钟,便是冷哼了一声,大声喝道:“有的人不想来,就不要来了,会议现在开始!”

马建国和几个工人代表听到李董那充满针对性的发言,也是脸色有些难看,但也同样是不敢说话,皆是互相看了几眼,眼神闪烁,欲言又止。

正当李东将会议稿拾起,打算继续会议议程之时,门外却传来一道音色低沉的讽刺之声。

“李董当真是好大的派头啊。”

众人纷纷侧目望去,皆是看到左为民一脸自信地站在门口,那双凌厉的目光直勾勾地射向李东,挑衅之意呼之欲出。

“李董就是这么对待老员工的吗?”左为民步伐缓慢,其言语却如同针尖麦芒一般刺耳,咄咄逼人之意却不言而喻,“现在就敢无视我这个总经理,以后岂不是还得把我这个老厂长给赶出晶华不成?”

此刻的李东面色若霜,双手死死捏住手中的稿子,指甲在纸张上摁出了深深的一道撕裂印记。看来王向中猜的不假,今天左为民果然是真的来摊牌了!

但现在还没到撕破脸皮的时候,李东自然是不会轻举妄动,因而他也是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强行压抑住内心喷涌而出的怒火,反而挤出了一丝僵硬的笑容道:“左厂长还真是日理万机呢,既然来了就坐吧。”

在场几人自然也是听得出李东那话中暗藏的讥讽,因而也是面色变了变。

“那可真是谢谢李董了。”左为民冷哼一声,显然是对李东讽刺之言深感不满,但今天他的目的并非只是来恶心一下对方,因而也是压住胸口中的闷气,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整个会议室中如同风云变幻一般,顷刻间就变得沉闷起来。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我就直接说正事了。”

本来李东还想发表一番会议致辞,来好好感谢一下水木大学专家组做出的贡献,但此刻他也已经没有心思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转而直接切入正题:“大家都知道,晶华因为不可知的各种原因,导致足足有七年,没有将新的晶圆生产线落实。”

“因此我也特意从水木大学请来了计算机科学技术系副主任,叶志华教授,以及他的学生队伍,对我们晶华的流水线进行了全面的考察,下面有请叶志华教授对厂里现存的问题进行详细的分析。”

“啪啪啪……”

会议室中响起了稀稀拉拉的鼓掌声,很显然,几位工人代表和两个厂商对于叶志华几人的到来并不是很欢迎。

“承蒙李董谬赞,”叶志华站起身来,微微躬身道:“专家组在晶华也呆了一些时日,自然也是发现了一些小问题。”

“就比如说,在我和几位学生的观察下,发现在厂里依然存在不少违规现象,例如随意拆动管道、不规范操作等等,因此我建议晶华应该对员工进行一次全面的培训。”

“我们认为晶华无法将新流水线投产的本质原因,就是因为长期的懈怠和不规范操作……”

“等等!”

正当叶志华正在畅谈观点之时,却被左为民给突然打断了。

“你们专家组研究了好几天,就得出这个结果?”

左为民冷笑道,阴沉的目光如锋刃一般扎在叶志华的脸上。

“左厂长稍安勿躁,当然还有其他原因,”叶志华露出一抹“尴尬之色”,旋即又继续厚着脸皮说道:“几天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我们专家组还需要时间来对更多可能性进行研讨。”

左为民听言,则是哈哈大笑,一边不断地拍着桌子:“我还以为你们会有什么高论,原来就这点本事,还研究什么晶圆,回家做芋圆吧你们!”

叶志华闻言也是面色一沉,没想到这左为民竟然是直接把矛头指向了整个专家组,强行要令他们在这会议室丢脸。

“李董,你确定他们都是来自水木大学,而不是水木附中?”左为民脸讥讽,一边还指着王向中道:“你瞧瞧那个王向中,连毛都没长齐,也学着人家做学术?高考数学及格了没有啊?”

“你……”叶志华也不是菩萨,听到这种话,自然是火冒三丈。

只不过正当他要发作之时,一旁的蓝展博却是率先站了起来,脸庞之上逐渐露出疯狂之色:“住口!无耻之徒,你竟敢侮辱叶教授和王师弟!”

“本来就是啊,”左为民一脸无辜地摊开手来,“你们什么都查不出来,当然都是一帮废物咯?”

“谁说我们没有查出来的!”蓝展博愤怒地一拳砸在厚重的会议桌板上,似是要将其生生斩断,“那我就告诉你,厂里的硅片生产线有大问题!”

“住口!”

听到蓝展博竟然将硅片生产线的事情给说出了口,叶志华脸色剧变,但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