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君鸿懒得理会方青云。

“不要就不要,脸红脖子粗,便秘吗?”

方青云耸了耸肩。

“两位聊完了吗?”

这时,一道冷幽幽的声音响起。

方青云和赵君鸿瞬间坐直身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讲台。

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面前,目光不善的看着他们,似笑非笑的道:“这么热闹?要不,您二位上去讲,让我们大家都听听你们的高见?”

“老师,不关我的事,都是他!”

方青云和赵君鸿心有灵犀般,同时抬手,指向对方。

学生们哄然大笑。

方青云两人嘴角抽搐,讪讪的看着老师。

刚刚的话,居然是老师说的。

把他们的台词都抢了。

“哼!”老师冷哼一声,看着两个让他头疼的学生,没好气的道:“平时怎么闹都行,明天,要小心!”

“是!”

两人低眉顺眼。

“唉!”

信了你们的鬼!

本班的两大天王。

好事找不到,坏事必报道。

两个不要脸的玩意,不用猜,我都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老师心累,无奈的道:“你们两个天赋不差,明天小心一点,安全没有问题,尤其是你,赵君鸿,你有机会成为武者。”

周围立刻投来浓浓的嫉妒目光。

贵族子弟,确实不同。

虽然上一样的学校,吃穿用度却完全不同。

贵族们使用的很多东西,能潜移默化的改变他们的体质,增加他们成为武者的几率。

于他们这些人而言,只有百分之十的觉醒几率。

于赵君鸿而言,大概是百分之十的觉醒失败几率。

成为武者,等同于迈过了天堑,成为另一个世界的人。

人上之人!

命运有时候真的很不公平,自己费尽心思得不到的东西,很多人却生来便握在掌心,甚至弃之不顾。

不少学生眼中带着强烈的不甘。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放学。”老师走回讲台,道:“回家调整自己的状态,准备明天的高考吧,对了!”

他神色有些凝重,道:“最近有消息,城内有妖魔族活动的痕迹,城防军已经在搜查了,你们都老老实实回家,不要乱跑,发现异常,立刻报警,或者给老师打电话。”

“尤其是某些人!”

老师狠狠的瞪了方青云和赵君鸿一眼。

两个花花公子,整天跑出去泡妞!

不但人长得帅!

一个有钱,一个更是领主家的儿子,泡妞简直百发百中!

……羡慕死老师了。

妖魔族?

不少人一怔。

妖魔居然出现在城市里?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明陆虽然是人族在统治,并不代表没有其他的种族。

行踪诡异的妖魔族,正是他们的大敌。

难道,又要来一次妖魔攻城?

距离上一次,好像刚过了十年。

赵君鸿忍不住扭头,盯着方青云,道:“你一个人住,别出事了?”

方青云撇嘴,道:“你以前不是羡慕我,能随时带小姐姐回家吗?开房的钱都省了。”

“废话,那能一样吗?我告诉你,不要小看妖魔,那些家伙,杀了人,会把尸体吃掉,我想给你上香都找不到对象。”

“翻滚吧,牛宝宝!”

方青云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道:“我那死去的爸妈,虽然没有给我留下领地,留给我的房子也在市中心,前面是市政署,后面是城防军总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这都能出事,花都市还有安全的地方吗?”

“也是!”

赵君鸿想了想,又嘱咐了两句后,这才回家。

走在路上,方青云时不时的摸摸自己的口袋,神色迟疑。

那两瓶敌敌畏,就在口袋里。

要喝吗?

系统再次浮现在面前。

【宿主:方青云】

【力量:6】

【速度:5】

【体质:4】

【精神:4】

【本源:15】

力量和速度甚至精神,都不难理解。

关键在于体质!

他有一个冒险的计划!

只是,这个计划出现一丁点意外,他就死定了。

上一次被车撞,他就遇到了两个意外。

一个是自己处于昏迷中,本源增加再多,他也无法使用。

另一个就是堵车。

如果当时多堵五分钟,他就要去找阎王爷喝凉茶了。

要赌一把吗?

“唉!”

方青云幽幽的叹息一声。

做为穿越者,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怎么想都不甘心。

尤其是这个世界,这么的危险又精彩。

怎能不折腾折腾。

明华小区。

1单元16楼3号。

方青云刚走进家门,神色就是一怔。

一个穿着普通的女人,正在镜子前,梳妆打扮。

那女人只有二十余岁,长相绝美,身材高挑,气质高雅。

宽松的衣服都遮挡不住的好身材。

金屋藏娇?

田螺菇凉?

狗屎!

小爷我明明是独居!

方青云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道:“这家总算有人了,小妞,你是不是该把欠我的钱还了?我大哥还在等我电话呢?!”

镜前的女人,动作明显一顿。

方青云扭头就跑。

逃跑的同时,将手机拿了出来。

只要给他一秒钟,他就能拨通电话,然后把手机扔出去。

第二秒冲出家门。

女人如果追手机,他人就能跑出去。

如果追人,手机将拨通赵君鸿的电话。

以两人的默契程度,电话即使立刻挂掉,对方也会发现不对。

“啪!”

这时,一根白色绳子,缠住了方青云的脚。

方青云在失重之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同时,手机被另一根白色的绳子,狠狠抽碎。

“咯咯咯!”女人咯咯的笑了起来,道:“小家伙,你反应很快,可惜,实力差了点,只是一个普通人,你要是武者,姐姐说不定真要栽了。”

方青云用尽全部的力量,大叫道:“女人,你是谁?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距离这三百米,就是军营!”

女人笑的更开心了:“叫的很响,可惜,你的声音传不出来。”

方青云看向窗户和大门。

果然,那里有一层淡淡的紫色雾气。

方青云顿时哭丧着脸,叫道:“姐姐,美女姐姐,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的钱和金银首饰,全在客房左边的暗阁里,你只谋财别害命,行不?”

女人迈着优雅的步伐,来到方青云面前,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她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很清澈。

仿佛会说话。

只是,眼底深处还有一抹淡漠。

对生命的漠视。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方青云浑身冰冷。

女人叹道:“真是一个聪明的小家伙,钱?呵呵,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为了钱,我是,妖魔啊!”

女人的眼睛,突然变成了紫色,两颗尖锐的獠牙,浮现在唇角。

她双手的之间,也在变长,变得尖锐。

身上更是浮现出一层角质物。

“鬼啊!!!”

方青云尖叫一声,就想装晕。

一声更加刺耳的尖叫,覆盖了他的声音。

大门处,两个刚刚走进屋内的壮汉,手里还拿着两把小刀,正惊恐的看着女人。

“这是……”女人狐疑的看着方青云,道:“你大哥?”

方青云立刻大叫道:“大哥,动手,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妖魔……”

“砰砰!”

话音未落,两个人整齐的跪在女人面前,瑟瑟发抖。

至于手里的刀……

刀呢?

扔哪去了?

魔术吗?

方青云:“……”

“女侠饶命!”

“饶了我,我们就是想偷点东西!”

两个大汉一把鼻涕一把泪,还不停的发出尖叫。

听这尖锐的声音,你敢相信,出自两个身上纹着猛兽的壮汉吗?!

“闭嘴!”

女人厉喝一声,冷冷的盯着两人,道:“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她会出现在这里,不是巧合。

她打探过,这里只住了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这两人来此是巧合?

大汉嘴唇蠕动,没敢说话。

“哼!”女人冷哼一声,手里的绳子,重重一挥手。

一个大汉的脑袋,离开了脖子。

“扑哧!”

鲜血喷涌而出,如同血泉,溅了方青云一脸。

方青云打了个哆嗦。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死人。

无尽的恐惧,袭击他的内心。

很奇怪,这一刻的他,恐惧中居然带着冷静。

他的脑子有条不絮的转动。

他注意到女人用的绳子,很像蛛丝。

配合女人身体的变化,一个种族,浮现在他的脑海……蛛魔!

妖魔一族的蛛魔。

“啊!!!”

活着的大汉,发出恐惧的尖叫。

女人冰冷的扫了一眼,流露出一缕杀气。

尖叫戛然而止。

“说!”

大汉立刻语速飞快:“这个少年,我们早就注意到他了,因为他一个人住,我们就想赚点外快。”

入室盗窃?

这么简单?

女人一脸不信。

大汉哭丧着脸道:“真的,我们就是临时起意,盯着这少年的人,见他一直捂着口袋,满脸凝重,肯定有重要的东西。”

“能住在这个小区的人,非富即贵,他们的宝贝,肯定值钱!”

方青云:“……”

女人冷幽幽的视线看来,道:“是吗?我也挺好奇,你的宝贝是什么?不会是什么杀伤性武器吧?拿出来!”

方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