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冷笑,道:“原本你也看上那个女人了,可惜,那个女人注定是我周易的。”

张晋一嗤笑,道:“睡醒了吗?”

“哼!”周易冷哼一声,淡漠的道:“做为贵族,我们两家联姻之后,必然更强,两家的家主也有过这方面的想法,你张晋一就别多想了。”

张晋一冷冷的盯着周易,缓缓的道:“那我现在就送你离开秘境吧,连第三次潮汐之变都没有的废物,以后乖乖的缩着脖子吧。”

周易哈哈大笑,冰冷的盯着张晋一,道:“你还真以为吃定我了?”

这个混蛋,把他当什么了?

一而再再而三!

他是需要考虑后果,并不代表他真的怕了张晋一。

真打起来,他不见得输,至少不会败,能安全的离开。

罗玉心饶有兴趣的盯着两人。

打吧!

最好两个人都滚出秘境,都没有办法进行第三次潮汐之变。

“谁?”

突然,罗玉心听到了一些动静,猛的扭头,目光凌厉的看向一侧草丛。

“草!”

赵君鸿心里暗骂了一句。

看到周易被人这么羞辱,还要和人争斗,他心里很爽,一个不小心,发出了一些声音,居然被这个大块头听到了。

这个仿佛脑子里都是肌肉的家伙,居然这么敏锐!

略微迟疑后,在三人的注视下,赵君鸿缓步走出。

“你?”

见到赵君鸿,周易和张晋一都是一怔。

周易更是冷声道:“你居然还敢回来?”

赵君鸿咧嘴一笑,道:“孙贼,我为什么不敢回来?虽然你长得吓人,但是,小爷告诉你,吓不到小爷,比你更丑的小爷都见过,为此,小爷还练过还我漂漂拳。”

“要不要试试,让你终身适用!”

罗玉心面色有点古怪,盯着张晋一,道:“你们认识这家伙?”

别的不知道,这嘴巴倒是有点毒。

张晋一道:“周易算计过他,让他当挡箭牌,被他躲过了。”

“哦!”罗玉心瞥了周易一眼。

这货就没干过人事。

不是算计这个,就是算计那个。

周易冷哼一声,上前一步,道:“张晋一,你我的事,等会再说,我要先解决这家伙,或者,你和他一起上?”

“扯淡!”

张晋一神色不屑,退到了一边。

周易这种货色,也值得他和别人联手。

更不用说是名不见经传的赵君鸿。

青木区的顶级天才,他们相互之间都认识,至少听过对方。

赵君鸿是谁?

见此,周易眼中露出一抹笑意。

赵君鸿出现的太是时候了。

否则,他岂不是要和张晋一厮杀一场。

和张晋一比起来,赵君鸿……小意思!

赵君鸿嘿嘿一笑,道:“孙贼,笑这么甜美,是不是觉得小爷好欺负,不用和他打了。”

他指了指张晋一。

周易冷笑一声,道:“希望你的实力,能和你的嘴……”

“去你大爷的。”

赵君鸿二话不说,提着刀就冲了上去。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唧唧歪歪个毛线!

大不了他不要第三次潮汐之变了,他要和你周易,一起出局。

“找死!”

周易神色不屑,提剑而上。

“砰!”

赵君鸿和周易的剑,正面对碰到了一起。

结果是两人都退了两步。

“你……”

周易微微有点吃惊。

在纯力量上,对方居然不比他差。

赵君鸿狞笑一声,道:“你以为我还是受伤时的我吗?”

他再次上前。

周易依旧不屑,道:“蛮力不错,毫无意义!”

话落,赵君鸿的刀,幻化出了一道道残影,斩向周易。

周易大惊,双腿绷紧,猛的一弹,仿佛瞬移般退了几步,险险的避开了这一刀。

“你居然会武技?”

这个结果,在场的几人都很吃惊。

通常只有贵族世家才会从小修炼武技。

一般人想修炼武技,只有到了武者大学,才有机会。

造成这一现象,主要是因为武技不是那么好学的,一个不好,容易伤到自己。

在大学中,有武技老师专门指导。

罗玉心扭头看着张晋一,道:“他叫什么?”

张晋一皱眉想了一下,道:“好像叫什么,什么赵……”

“不用说了。”罗玉心摆手,道:“赵君鸿,我听过这家伙,也是贵族出身。”

“怎么会?”张晋一和周易皆是一怔,道:“青木区有姓赵的贵族吗?”

人族帝国的贵族,数量不少,分散到庞大的人族领地内,就没有几个了。

青木区的贵族,数量不超过十。

“他不是青木区的贵族!”

罗玉心平静的道:“他是外地来此上学的贵族。”

“是吗?”周易冷笑,道:“那又怎么样?不管是哪里来的,到了青木区,都要老老实实,敢惹我,废了你!”

“滚!砍了你个孙贼!”

赵君鸿提着刀就砍。

两人乒乒乓乓的打在一起。

让罗玉心和张晋一惊讶的是,赵君鸿居然能短暂的和周易抗衡。

“虽然是凭借一股狠劲,不过,很难得了。”

罗玉心点评道;

张晋一则道:“那是因为他受伤了,否则,周易未必是对手。”

“不能这么说。”罗玉心摇头,道:“周易体内的灵力,一定比这家伙多,应该接近了40,两人都处于巅峰状态,这家伙也不是周易的对手。”

他看着张晋一,道:“你可以看不起周易的为人,但是,他的实力,你要肯定,综合而论,周易比你要强。”

张晋一暗暗咬牙,没有说话。

青木区的天才,数量不多,几人都榜上有名。

罗玉心却明显凌驾于几人之上,排名极为靠前。

他这么说了,张晋一虽然不服气,却还是认同的。

因为罗玉心更不喜欢周易,不至于在这一点上撒谎。

“砰!”

就在这个时候,周易猛的一掌拍出,打在赵君鸿胸口上,将他打退。

赵君鸿大口大口的喘气,身体一阵晃动,近乎摔倒。

一滴滴的鲜血,从他唇角溢出。

“哼!”周易冷哼一声,道:“废物!”

“你才废物!”赵君鸿冷笑一声,血都不擦,举起长刀,喝道:“继续,停下干什么?”

“你……”

周易面色阴沉,眼角的余光,却不自觉的看向了张晋一。

“乱看什么?”赵君鸿大喝一声,又一次冲了上来,和周易厮杀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