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起身,道:“我去找找看。”

“嗯!”孙校长点头,道:“找到之后,立刻将他带回学校,学校保他安全,或者,直接将他送到西北军校去,吓死科研院那帮混蛋,他们也不敢去西北军校闹事。”

“好!”

老李正准备走,却发现赵君鸿愣愣的看着情报,表情满是惊诧。

“怎么了?”孙校长也发现了,不禁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赵君鸿看着两人,无奈的道:“方青云杀那几个护卫,不是巧合,他就是冲着那几个护卫去的。”

“啥?”

两人一呆,道:“他冒这么大的危险,就为了杀几个护卫?脑抽了?”

从始至终,众人认为方青云杀几个护卫,就是为了出气,像一个小孩子在发脾气。

至于为什么不杀高层或者科研人员。

一个是不敢。

一个是做不到。

科研院那些高层,哪一个不是保护严密,实力也不差。

方青云这个小家伙能杀几个护卫,还要感谢科研院承平已久。

即使是那几个被他吓尿的科研人员,身上都有秘宝保护。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孙校长立刻来了兴趣。

赵君鸿看了老李一眼。

孙校长他不熟,还是老李值得信任。

“说吧!”老李却道:“其实,这混蛋和我老早就认识了,我们是战友,他会来花都市担任校长,也有我的关系。”

赵君鸿瞬间张大了嘴巴:“你,你们……”

“砰!”

老李和孙校长几乎同时出拳,将赵君鸿砸倒在地。

“想清楚再说话。”

孙校长一脸头疼的说道;

老李直接破口大骂,道:“老子泡妞的时候,你又不是没有看到,你怎么想的?”

赵君鸿瑟瑟发抖,道:“这更可怕!”

“妈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胡思乱想,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好了,我说!”赵君鸿看到老李要发飙了,立刻神色一正,道:“方青云杀的这几个护卫,我见过,老李,其实你也见过。”

“我和科研院的人不熟,也就昨天……”老李一怔,诧异的道:“难道……”

“对!”

赵君鸿苦笑道:“昨天咱们要闯灵压室的时候,这些人拦住了咱们,死去的几个护卫,就是他们。”

老李喃喃道:“这小子杀他们干什么?”

赵君鸿神色复杂,道:“科研院激怒了方青云,他想杀人,却又不想乱杀,所以,他就找那些他认为该死的人。”

“方青云被科研院暗算,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却还帮科研院拦咱们,在事情结束后,又对咱们露出憎恨,仇视之态,甚至杀意的人,就是方青云要杀的人。”

“在方青云心里,这些人就是必死之人。”

“我曾听方青云嘀咕过,有机会,一定要干掉这些垃圾。”

孙校长和老李几乎同时说道:“天真!”

赵君鸿撇嘴,道:“方青云这是有原则。”

“狗屁!”

老李不屑的道:“他在科研院面前,本就是一只蝼蚁,活命都难,还敢想这些多,我真恨不得抽他两巴掌。”

本就蚍蜉撼树,你还挑挑拣拣,作死也是到了极限。

“行了,老李,你赶紧出发吧!”

孙校长喝道:“我这得到的消息,科研院派出的第一批人,如果抓不到他,就会派出将级武者,你要赶在这之前,将人带回来。”

“好!”老李呵呵一笑,道:“老孙,我能做到什么程度?”

孙校长面色严肃,道:“方青云是优秀的人才,青木区的状元,他的未来,必然是辉煌的,他将成为战场杀器,为了拯救更多的同胞,杀死更多的妖魔,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将人带回来。”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老李嘿嘿一笑,道:“不过,为了安全,你最好再召集几个以往的兄弟,只有咱们两个,不一定镇得住。”

孙校长略微迟疑,道:“我试试吧。”

看着急匆匆的两人,赵君鸿张了张嘴。

他想说,不用这么紧张。

方青云虽然很弱,但是,他还是一个很聪明、很稳重的人,他既然决定出手了,必然是做好了准备。

生命安全方面,不需要太担心。

他又不是真傻!

……

“呼呲呼呲!”

方青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怀里紧紧的抱着狙击枪。

枪头的刺刀,和沉重的枪托上,布满了鲜血。

在杀掉几个护卫之后,方青云果断进入毒气沼泽,只有在这里,才有一线生机。

科研院的追杀,接踵而至。

有一些拥有特殊手段的高阶武者,在发现方青云后,发现他只是一个普通武者,立刻冲了上来,准备独自将他拿下,去科研院领赏。

这些人,自然成了方青云的枪下亡魂。

方青云现在灵能不强,身体属性却很极端,七阶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唯一的短板……实战经验,在追杀中,这一点也在被逐渐弥补。

他看了看自己的属性。

【宿主:方青云】

【力量:24( )】

【速度:31( )】

【体质:24( )】

【精神:24( )】

【灵能:50( )】

【射击:中级】

【刀术:初级】

【灵能掌控:初级】

【召唤兽:龙血狮( )】

【本源点:1307】

“漂亮!”

方青云叹息一声,喃喃道:“一阶武者级别,谁能比我更强?!”

一阶武者?

听了方青云的自言自语,一旁被他打倒的高阶武者,差点没有直接翻白眼下去。

你是一阶武者?

你长得像一阶武者!

刚刚碰面的时候,他很兴奋。

抓到方青云,科研院必然有重赏。

谁知道,还不等他冲上去抓人,方青云提着重狙就冲了上来,又是刺,又是砸,又是撩阴脚,最后连头槌都用上了,硬生生的把他给放倒了。

他心里还一直在骂。

谁他么给的资料,说这小子成为武者的时间不长?

那反应速度,那攻击力度,还有那对力量的掌控。

你告诉我,他刚刚成为武者?

扯淡!

现在倒好,人家方青云自己承认了。

一阶武者?

你属变异的吧?

“小伙子,怎么了?一脸郁闷!”

四十多岁的小伙子,看了看方青云那十七八岁的脸,赔笑道:“大人,您什么时候放我走?”

“放你走?”

“对呀!”‘小伙子’有些惊恐的道:“您不是答应我,我交代完事情,你就放了我吗?”

方青云一拍手,道:“我记得,有这回事。”

‘小伙子’瑟瑟发抖:“千万不要有但是……”

“但是!”方青云话锋一转,道:“你不老实,有一些事,你不交代清楚,这怎么可能!”

‘小伙子’嘴唇颤抖,他很想哭:“大人,你说的这些事,我真的不记得了。”

“一个不记得,有情可原,总不能都不记得吧?我再问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