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酒吧,和阮环环爬上一处观景台,俯瞰青山古镇。白墙青瓦,红黄灯光,倒映在泛有微微涟漪的河面上,像极了一副山水画。

我之前看过一次青山的夜景,给韩立杰画画那次,现在再看,依然觉得别有一番风味。我想起多年以前我们登过的山顶,那上边,可能会看得更全。

“言言,我想和他在一起了。”古镇的灯光,照耀在阮环环的脸上,她的眼里带有笑意,带有认真。“大学那会以为和那个人分开我很难再遇上我想要在一起的人,后来你给我说韩立杰的时候,其实我也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走进我心里,因为我受过异地的苦,可是现在,我不怕了。”

“我一直都希望你好,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我和他也算认识好些年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个很好的对象,之前是觉得这个人当朋友不错,性格和你能相投……其实我挺害怕你们成不了,那我对你对他都会有负罪感,所以在介绍你们认识之前,我其实很忐忑。”

“没关系的言言,就算真的成不了,我也很感激你让我认识他,至少我知道,除了那个人,我的心脏还会跳得很厉害,原来,我还能动心。”

“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情话你留着对韩立杰说去,我可不想听。”耸了耸肩,抖了抖,话里加了戏谑的语气。

“你想听我还不乐意告诉你呢。”看着她笑,嘴角也扬了起来,阮环环于我,是个很重要的人,她和毕芊芊一样,过给我别人不曾给过的温暖。

而后,她转过身,看着我说道:“言言,你老实告诉我,你上次说放下余斯远,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就这么不信我呀?”

“那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个大哥哥呢?你哥的朋友,怎么一个星期我都没听你说一说?今天和你待一天了你也没透出半个字,还有你那个高中同学,拒绝后就没后续了?不会是你想让我放心,忽悠我的吧!”

“那倒没有,那个大哥后面没有提,所以我其实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至于高中同学嘛,那不都已经拒绝了嘛。”

“言言,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还忘不了他?所以对别人很难提起兴趣。电话里你怎么说都行,可你现在在我面前,我想听真话。”

“以前,我的确总是放不下,也舍不得放。我遇到好些人,可我喜欢不起来,你可能懂那种感觉,对谁都似乎没好感。丹丹结婚那天,他走的时候和我告别,说他要定亲了。那天以后,我就试着放下。其实我也没骗你,我的确放了,只是不彻底,偶尔还会想起他来。”

“言言,先不说是他辜负了你,就凭现在他都结婚了,就不再值得你心心念念了知道吗?额……言言,你知道,他今天结婚吗?”

“我知道,猜到的。其实,我觉得他能有好的生活,我挺高兴的,真的!虽然有一些难过,可我依然希望他能好。”

“如果你真能这样想,我倒是放心了,大好年华,不能蹉跎在他身上。想开些,都会如意的,不管是生活还是什么。”

“我早就想开了,以前吧,只是舍不得而已,总是觉得,我可能再也遇不上那么好的人了,抛开一些事,他挺好的不是吗?但现在他结了婚,所以我想放过我自己,好好的生活。”

“就该这么想,总不能因为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不是吗?对了,你那个高中对象,你就没想着主动去缓和缓和?”阮环环戏谑的看着我:“小心真的就给错过了,没准有戏呢?”

“可能,已经错过了吧。”

“嗯?”

“没什么……”我笑了笑,没继续说,看着万家灯火,有些怅然。我们可能已经错过了,而且,是我亲自推开的。

不过这样,似乎也挺好的,他在顺宁,我在南区,最多一星期见一面。我刚才甚至想象着,如果我们在一起了,我见不到他的时间里,他是不是也有可能像今天一样和别人把酒言欢或是做些更过分的事。

所以,这样挺好,一直是朋友,那么那些事就算真的发生,也没什么关系不是吗?

下了观景台,去了我们之前在网上订的酒店,我觉得它的名字很有意思——朋来客栈。

刚到酒店没多久,韩立杰就给阮环环打了电话约她出去。我不想给这两人当电灯泡,让他们自个去逛。

我们订的酒店就在古镇街上,房间外有个小阳台,有一把遮阳伞,伞下有两张椅子一张桌子。站在那,可以看到古镇的那条河,以及两岸的彩灯。

走到阳台,坐到椅子上,盯着微信,那里,有许逸空发来的好几条消息,问我在哪。他说,他们就是开玩笑而已,那个女孩子就在顺宁,想着多个朋友,才加了她微信。

河风越过阳台,吹拂着,散着的头发随着河风飞舞,这些年一直没剪,长了很多。

我不知道,许逸空的信息,是不是想给我解释。

“你单身,她也单身,看对了眼都无可厚非,何况就是加了个微信,你不用和我说的。”给他回了一条信息过去。

“也是,反正你也不在乎,我给你解释干嘛?”他发来的信息里,都是生气的口气。

“如果你真喜欢,那就好好对人家,如果不喜欢,就别老给人希望。许逸空,感情的事,认真一些,不要再像以前一样了。”不要像以前一样,这边说着喜欢我,那边在扣扣上问别人要不要做你女朋友,长大了,有些事要懂了。

“你还在因为以前的事怪我吗?所以才一直拒绝?”

“没有,那些都过去了,我只是觉得,现在长大了,好多事要考虑周全一些。”

“罗言,你真的很铁石心肠。”

铁石心肠吗?是就是吧!可是,以前是你错,现在也是你招惹别人的呀,我这么说,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