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大公主一行渐渐走远,很快少女便连大姐的身影都看不着了,她尝试过张开口叫喊,然后嘴巴很快就封闭了起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少女愤愤不平地盯着,这不是坏人,这是……大恶人!

“可以说话了。”

“放开我!我要去告诉大姐!去告诉【波旬】大人,让他来对付你!大恶人,大坏蛋!”

缠绕的藤蔓也在此时松开……还没有彻底松开之前,少女便奋力将之崩断,如同被激怒的母狼似的,呲起了牙来。

“你去吧。”小洛sir不为所动道:“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你将我的事情说出去了,也就意味着是你将我带走的事实,不知道你口的那位【波旬】大人会不会因此而迁怒……你可以尝试一下。”

少女瞬间泄气气球似的,捂住脑袋蹲了下来,“怎么办才好……”

“你不告诉别人,不就没有问题了吗。”

“真的?”

小洛sir想了想道:“不过这样也不好让人信服,不如这样吧,我还是将你抓住,然后用你来要挟你的姐姐们,那么就没有人会怀疑你和我是一伙的,你的【波旬】大人也只会当做你是被我抓住,身不由己。”

“这个办法好!”少女脑袋彷佛射入了灵光似的,事情一下子就清晰了起来,“可…可万一你骗我怎么办?”

小洛sir笑了笑道:“我要抓你很容易,方才就已经试过了。我如果要害你,没必与你说这么多,也没必要将你放开。”

好…好像很有道理!

少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那…那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小洛sir再次打了个响指,只见地上又开始长出了藤蔓了,从少女的双腿开始,犹如灵蛇般,缓缓地向上攀爬着,卷上了她纤细的腰,将的胸膛也稍稍勒住……这次少女没有任何的挣扎,反倒是觉得这种捆绑的方式如果放弃挣扎,似乎还挺舒服的?

不一会儿,阿修罗的小黑皮公主再次被彻底束缚,她马上便兴冲冲地道:“你现在就带我回家,然后要挟我姐姐吧!你要凶一点哦,我姐姐很聪明的,不然会被她看穿!不过你这样子好好看哦,都不像是恶人!”

“那这样如何。”小洛sir伸出指在脸上一抹而过,只见那脸颊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道十字的伤疤,“这样会凶一点吗。”

连一头黑发也变成了棕红色的模样。

少女眨了眨眼睛道:“好…好像还更好看了?”

“就这样吧。”小洛sir摇摇头,旋即翻出了一个大布袋自己,张开,“你自己走进来吧,这样看起来,会更像是被我掠劫一些。”

“哦哦!”

于是少女便一跳一跳地自己跳入了袋子之……进入袋子之后,少女还不忘说道:“我的家就在山谷里面,不过经过山谷口的时候你要小心一些,那里有很多陷阱!”

“我会注意的。”

封袋……当袋口被收拢的瞬间,少女只感觉道一股倦意袭来,沉重的眼皮在闭合的瞬间,便已经沉沉睡去。

……

更像是营地。

修罗岛上物资贵乏,没有很好的建造材料,阿修罗的大公主一方的聚居地显得相当的简陋。

“大姐…我们这次有十一位姐妹受伤了,其两个还是重伤。”那小破屋,一名女子沉声道:“二姐她这次出太狠了,如果不是【波旬】大人及时出现,我们这次恐怕会……”

“上次一战之后,不是已经约定好了十年之内互不侵犯吗?这才不过年不到,那家伙怎么突然就带人来入侵我们的?”另一名少女此时大怒道:“我咽不下这口气!大姐,不如我们晚上偷摸着过去,给她们一个教训吧!”

“是啊,大姐,不能就这样算了!”

“都别吵了,就知道报仇,都忘记了今日【波旬】大人说过什么了吗?”只见一名稍微年长的女子此时沉声道:“有一个祭品逃到修罗岛了,一旦让二姐那伙人先抓到了祭品,【波旬】大人一定会另眼相看,到时候我们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为今之计,只有我们先将祭品抓住,才能压过对面的那群家伙一头!”

“姐说的不错,我们一定要先找到祭品,献给【波旬】大人!大姐,你发话吧……大姐?”

不知何时,在吵闹之,已经不见了那位阿修罗的大公主,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

山谷的深处,一堆乱石之,白发紫眸的女子此时沉声道:“还没有找到安安吗?”

“没有,我去了她平日爱去的地方,还有她那个以为没人知道的秘密山洞,都没有找到人。”另一名女子摇摇头:“不过山洞有些痕迹残留,她应该有去过,然后走了。”

“安安与祭品在一起。”白发紫眸女子沉吟道:“记住,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其余的姐妹知道。”

“大姐放心,我已经和另外几个知情的姐妹吩咐过了。”回话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的女子又道:“不过,二公主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我看她们那边的人开始到处查找。她们人多,我怕……”

白发紫眸的女子却似未听见似的,自言自语道:“血海的封印难道真的被打破了?不久之前血海上出现的异象,难道与此事有关?【波旬】是四大魔王之一,如果只是逃掉了一个祭品,何须要堂堂一个魔王亲自追杀?在这血海之,又有什么人,是【波旬】找不到的?”

“这……”

“这事情处处透露着古怪。”白发紫眸女子叹了口气道:“我们又是流放之身,被魔族所弃,在此岛上苟且偷生……还是要小心点啊,走错一步,恐怕万劫不复。”

忽然,白发紫眸的女子勐然将腰间的一柄骨匕射出,只见那匕首钉入了石头数寸,“出来!”

另一名阿修罗公主此时瞬间有了反应,浑身警戒着,死死地盯着那匕首射向之处。

死静之,只见匕首被人轻轻地从那石头之拔出……小洛sir此时如同个大盗似的,扛着一大布袋子走了出来。

他随意一笑道:“如果我是小鸟,恐怕会被吓得乱飞了。”

“你是……逃脱的那名祭品?”白发紫眸的女子声音一沉。

小洛sir道:“今日除了我之外,应该没有什么人上岛了。”

“大姐,何须说太多,既然他主动送上门来……”那旁边的阿修罗公主目光一冷,缓缓地取出一根用骨头打磨得十分锋利,标枪似的武器来,“只要将他杀了!”

不料大公主此时却忽然伸一拦,“安静。”

“大姐!【波旬】大人说过,一旦见到祭品,格杀勿论!”

“我说安静!”白发紫眸女子沉声道:“你听我的,还是听【波旬】的?”

她几度犹豫,最终还是死死地按耐住自己,默默地退守一旁。

阿修罗的大公主此时才打量着前方……那人脸色的十字伤疤尤为的醒目,可不知为何不见狰狞,她略一沉吟,“我的妹妹在那?”

小洛sir将那扛着的布袋往地上一方,袋口打开,露出了那少女的脑袋来。

“安安!”

“小妹!”

两位阿修罗公主此时脸色顿时微微一变,但这次是真的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怒视而来。

“安?”小洛sir却眨了眨眼睛,旋即笑了笑,看了眼那熟睡的少女,轻声道:“原来你在这里也叫安。”

……

袋子很快被再一次收拢了起来,惹得两名阿修罗公主眼又是一阵的怒火翻腾。

阿修罗的大公主还是沉住了气,“你抓住了我的妹妹,想要什么?你如果想要安全离开阿修罗岛,我有办法可以帮你。”

小洛sir澹然道:“我听说这岛上有禁止,十二位的阿修罗公主都无法离开…既然如此,你如何能帮我?”

白发紫眸女子沉声道:“不能离开的只是我们,往日不少魔族上岛,自然也有离开的路,我可以告诉你!”

“你不怕魔王会惩罚你们?”

“怕,但我更怕你会杀了我的妹妹。”阿修罗大公主正色道:“【波旬】要杀你,为了生存,你什么都敢做……我赌不起!”

小洛sir此时却将布袋子给再次扛了起来,缓缓地走向了两名阿修罗公主。

两名阿修罗公主瞬间戒备拉满,握住武器的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我现在又不想走了。”只听见小洛sir眯着眼笑了笑道:“今日有些累了,方便的话,请允许我在你们的家休息。”

她们依然不敢妄动,死死地盯着活祭品就这样带着自己最重要的妹妹走过……直到完全背对着她们。

大公主与另一名公主对视了一眼,如果现在出的话……

“对了。”

两名公主心脏瞬间勐跳了一下。

只见小洛sir此时稍稍扭头回来,“你们知道为什么【波旬】要亲自来追杀我吗……因为他害怕我,甚至不敢亲自出,只能假你们。”

俩阿修罗公主忽然足冰冷,心神俱震。

“是走这边吗。”小洛sir此时伸指了指那有着一丝丝炊烟冒起的地方。

阿修罗大公主怔了怔,神色一急,脱口而出道:“等等,你不能就这样走入我们的村子……我给你安排个隐秘的地方!”

小洛sir沉默不语。

白发紫眸女子一咬牙道:“如果你想要制造混乱,就不会悄悄地来这里找我!”

“那就有劳了。”小洛sir点点头,旋即想了想道:“对了,你的名字,有月这个字吗。”

阿修罗大公主怔了怔,不禁皱了皱眉头,沉吟道:“我叫落月…你知道我?”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你。”小洛sir摇摇头,旋即又道:“放心,我上岛来,本无恶意。”

……

……

对比起那山谷的聚集地,这里要显得奢华许多。

她们在这里接纳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许多上岛寻乐的魔族,物资自然是丰富的……阿修罗公主天生魅惑,是天赐的尤物,一般的魔族根本扛不住。

甚至有些,不知不觉间已经沉沦。

它们上岛来寻找玩物,最终却沦为了玩物。

洞窟的深处,铺满了一层柔软的血海海兽的皮毛……只见几名精壮的阿修罗魔族,此时带着铁链,赤身地正在为几名阿修罗公主揉捏着身体,稍有不慎,就会被踩在地上鞭笞。

此时,只见一名身子略显邋遢的阿修罗公主跪倒在地上,略显羡慕地看着那几位躺在石床上享受的姐姐们。

“这么说来,落月真的与外人勾结了?”

一道略带一丝激昂的声音,自洞窟里的一处幔帐里传来……朦脓的幔帐之,只见那身影此时正在忘情地抓着自己的胸膛,上下起伏着。

“是…是的,二姐。”那邋遢的阿修罗公主连忙低着头,“我…我亲眼所见的,还…还差点被发现了。”

“落月真的没发现你?”二公主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开始,我…我以为被发现了,不过没想到那个祭品先走出来……我,我才躲过去的。我亲眼看着大姐带着祭品离开。”

“做得不错。”幔帐之,二公主忽然了一道满足的呻吟之声,旋即只见一道身影自那幔帐之扔出,直接仍在了这名邋遢的阿修罗公主面前,“赏给你的。”

赫然是一名几乎被吸干精气的阿修罗魔族男子。

“多…多谢二姐!”

她目光一红,哆嗦着将魔族男子给抓了过来,一张开口便直接往魔族男子咬去……那洞窟之,正在伺候着一众阿修罗公主的那些赤身的魔族男子,却恍若未闻般, 宛如傀儡。

帷幔打开,阿修罗二公主轻笑着走出,脸上是若有若无的红潮,她舔了舔嘴唇道:“落月这个贱人,终于让我抓到把柄了!”

“二姐,我们现在就去告之【波旬】大人?”

“急什么。”二公主轻笑了声,“现在就去告诉【波旬】,岂不是便宜了那个贱人……你们就不会动动脑子,为何区区一个祭品,要堂堂血海魔王出?”

“二姐,你的意思?”

阿修罗二公主此时抚住了脸,目光渐渐妖异,童孔的紫光越发的强盛,“能够让【波旬】也在意的活祭品,好想要尝一尝味道啊!”

诡笑声之,只见阿修罗的二公主忽然一挥,隔空将一名魔族男子抓来……她五指犹如利爪似的,竟是瞬间将魔族男子的头颅抓爆……她一点一点地吮吸着那沾满了血肉与脑浆的指尖。

“啊……真好吃。”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