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江夫妇和刘伟超的关系,自然不是深市小公主能比的,因此,他们一家并没有马上就回,而是留宿了一晚。

等到亲朋好友都送走之后,刘伟超夫妇才有时间和张伟江夫妇一起喝茶聊天。

虽然已经有老婆孩子了,但是,张伟江遇到好友的话痨本色依旧没有改,就他话多,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

很自然地,在说了一会新婚祝福之类的家常话之后,张伟江自然不可避免地说到了刘伟超合伙人的话题。

至于深市小公主,别人可能惊讶惊叹,觉得像太阳一样耀眼,但对张伟江夫妇来说,并不会过多关注。

就听张伟江对刘伟超说道:“真得是难怪你在明朝方面很擅长了,原来有一大堆伙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连那些明朝的衣裳穿在他们身上,好像都显得特别合身。”

刘伟超听了,还没说话呢,他就又抢着说道:“我说得合身,你懂的,肯定不是普通合身,而是就像这衣裳就该是他们穿得一样。你看我,穿着这身飞鱼服,总感觉没有锦衣卫该有的气势。”

刘伟超听了一笑,人家就是那个时代的人,并且就是那个职位的,当然和现代人不一样了。

他还没来及说点什么呢,就挺张伟江已经又说道:“对了,有点奇怪的是,那个扮演锦衣卫指挥使的人,他是自称李若链的吧,为啥穿得不是飞鱼服呢?”

听到他这话,赵明秀拍了下他肩膀,终于把他后续的话给打没了,然后便替刘伟超解释道:“锦衣卫不一定是穿飞鱼服的,事实上,就连飞鱼服,也不是所有锦衣卫都有的……”

很显然,她的这些知识要比她老公强多了。不过就算她解释错了,她老公就算听懂了也会假装没发现问题的。

赵明秀在给她老公解释了一会之后,便转头看向刘伟超,有点好奇地问道:“对了,我有一个事情不明白,或者说有点奇怪。”

“什么事情?”刘伟超听了有点好奇地问道。

他媳妇没有参与他们的对话,而是在逗着张伟江的小孩,很显然,她对小孩更有兴趣一些。

赵明秀看着刘伟超问道:“按理来说,你的那些合伙人对于明朝的事情肯定是精通的吧?但是据我所知,好像有不少人的官职,和原本历史上都不同。别的不说,吴三桂和陈圆圆不是一对的么?怎么一个成了东江镇总兵,另外一个,还是什么政通使了?还有秦良玉……”

她一口气指出了不少问题,然后脸上带着疑惑之色,等待刘伟超的解释。

在赵明秀看来,如果说有一两处问题,其实也不算什么,但是,就她看到的,远不止一两处,而是好多,这就让她想不明白了。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

刘伟超听了,当即笑着说道:“如果你说原本的历史,当然是你说得对。但是,我的那些合伙人,他们都是崇祯二十年的事情了,和历史上不一样,当然是有区别了!”

“……”赵明秀一听,顿时就无语了,这样也行?

不过人家确实也没说,一定要扮演历史上的,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是人家的自由。

倒是边上的张伟江听了,忍不住插嘴说道:“虽然我不是很了解明朝,但是我记得,崇祯不是只有十七年么?崇祯十七年的时候上吊自杀,然后就是南明了吧?新的皇帝,用新的年号,没说错吧?”

刘伟超听了,笑着点点头说道:“没错,你说得对,原本的历史,就是只有十七年的。”

听到这话,张伟江也听懂了。刘伟超和他的合伙人没有按照原本的历史在玩。

对于这个,他也不关心,就马上问出他心中憋着的下一个问题道:“我是真没想到你的合伙人有这么多,一看还都是优秀的那种。那你在结婚后,准备做些什么?”

刘伟超听了,想了下回答道:“继续传播华夏文明吧,至少明朝这一块,我有能力,就要多宣传一些。包括出书,拍短视频,还有一些影视剧之类的,希望有更多的人,能重新认识我们华夏文明!”

在说这话的同时,他心中补了一句:让《永乐大典》重现天下!

至少《永乐大典》的内容,那是囊括了明朝初年所有的典籍,包罗万象,绝对是对于研究华夏文明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赵明秀对于刘伟超的打算,非常地赞同,同时也好奇地问道:“你说你的合伙人扮演的是崇祯二十年的事情。那崇祯二十年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在她看来,估计刘伟超和他的合伙人在对历史进行另类推演,反正应该是不想让明朝被满清取代吧?相信这也是大部分国人的想法!

听到她这话,听到这话,刘伟超还真知道,便回答她道:“崇祯二十年啊,明朝估计要一统草原了,也可能会对辽东和朝鲜的倭国发起进攻……”

赵明秀听得很是无语,这历史都改瞎了啊!

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他们高兴就好。

她是一万个想不到,刘伟超说得,其实都是真的!

…………………

明朝位面,那是要过了年,才是崇祯二十年。

这不,刘伟超新婚大喜的时间段内,明朝也在过年了。

这一年,崇祯皇帝下旨搞了个新年晚会,来一场大的,就在午门前的广场举办,就当是八百里加急传召之后的团聚庆典了。

虽然大年三十也是下雪天,但是午门广场上的台子早已搭好了。为了这个晚会,还特意通了电。包括整个午门广场,全是临时拉好的电灯,犹如白昼一般。

崇祯皇帝等宫里的人,都在午门城头上观赏。

文武百官,勋贵皇亲,则在城下棚子里观看。

在戏台的左侧,角度不是很好的地方,则是皇家科学院格物学人才的位置;另外一侧,是京师城中年龄最大的老人。

当然了,他们也都是有棚子的,还有火塘烤火,不至于太冷。

牵头表演节目的,是政通司和京营,没错,是京营。

因为这个时代,并没有扩音设备,这个晚会就是一群军中汉子和政通司的人一起唱歌,表演节目等,没有小品之类的,不过有哑剧,陈圆圆主编的。

第一次举办这个晚会,还和皇帝皇后一起观看,让所有人都非常高兴,感受这个从未有过的乐趣。

雄壮的歌声,那是一阵又一阵地飘荡在紫禁城上空,也让周边的百姓很是好奇。

只是为了安全期间,午门广场被戒严了,普通人没法过去看。

军民同乐,特别是那哑剧,有小丑一样的建虏和倭人,被朝廷将士打得狼狈不堪的夸张模样,经常引起一阵又一阵的笑声。

这个年,喜庆的气氛,洋溢在紫禁城上空。

……………………

与此同时,在辽东盛京,却并没有什么气氛。特别是满清境内的汉人被迁到了北方,原本要热闹的一天,就更是冷清了。

然而,在崇政殿内,却还是灯火通明,一大群人在这议事呢!

从他们的外形上,能够非常明显地看出,金钱鼠尾的是建虏,月代头的是倭寇。

没错,朝鲜倭人的头目,人称“智慧伊豆”的松平信纲,亲自赶到了盛京,和满清摄政王多尔衮见面免谈。

这过去的一年,是让他们两家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年。

本来看着一片大好的局势,突然间因为明**队竟然远征了倭国,把倭国的水师给灭了,一下夺得了制海权,让朝鲜倭人的局势变得非常被动。

面对前所未有的困境,松平信纲无法联系倭国本土,最终决定,亲自跑到辽东来,和盟友商议出一个对策来。

而多尔衮这边,他也有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就是草原上来的消息,说明国骑军突然横扫了漠北,灭了漠北三族。

大清这边,不是没打过漠北三族的主意,想要漠北三族的骑军。

可是,打败漠北三族是没难度,可要完全征服漠北三族,那就很难了。因此,在漠北三族表示臣服大清之后,多尔衮也好,皇太极也罢,就只能作罢了。

结果没想到,明军竟然横扫了漠北,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最为关键的是,在明军横扫漠北之后,他们的骑军绝对会壮大很多。这么一来,明国对蒙古东部各族,也就是大清的铁杆盟友,压力就非常大了。

在获悉漠北的消息之后,东部蒙古的各个部族,都有派人跑到盛京来求援,至少也要大清这边给个主意。甚至有个别部族表示,要是大清不能给出一个让他们能安心的方案,他们就会倒向明国了。

多尔衮一时之间,哪有什么办法,很是发愁。

不是说他不够英明神武,而是手中可用的牌实在太少。

这个时候,多尔衮是真得感觉到了,明国的底蕴雄厚,一旦回过气来,理顺了内部,以明国的国力,真得是有点难以招架。

此时,他也想和松平信纲商量,看有什么好的主意没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