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丹丹在自己家的饭店吃饭,肖风不了解情况,被盛丹丹搞的提心吊胆。

肖风把一瓶喝了,说什么也不开第二瓶了,结果盛丹丹抢过去就直接开了。

“主人,你真的不想让我离开这里了吗?一百万一瓶,我承受不起的。”

“我还没有喝好呢,你难道不陪我了吗?”

“我陪您,可是这酒也太贵了,我喝便宜的就行。”

盛丹丹把酒已经打开了,肖风也没有办法了,硬着头皮喝吧,也不顾及了,大快朵颐的吃肉,借着酒劲和盛丹丹推杯换盏。

盛丹丹的西城大酒楼总共分七层,下面五层是饭店,第六层是员工宿舍以及储物间,最上面一层是盛丹丹的私人地带,有豪华的办公室,大型的会议室,有健身房,有室内游泳池,有娱乐会所,还有豪华的卧室。

两个人酒足饭饱,肖风出来买单,一算账,肖风吓得后背发凉。

“小帅哥,一共是一百九十七万五千,请问刷卡还是现金?”

“现金我还不得弄一麻袋呀。”

盛云也坏,故意期待的问到,“那就是刷卡喽!”

“姐姐,能记账吗?”

“什么?难道你想吃霸王餐吗?”

“不不不,绝对不是那样,我忘记带卡了,要不这样吧,我留下来,等着我的人来送钱行吗?”

“哼,老娘没时间,你的意思就是霸王餐呗?”

盛丹丹在后面一听,瞪了盛云一眼,那意思你说话客气点。

肖风背对着盛丹丹呢,当然看不到了,听了盛云的话尴尬的无地自容,无奈之下,想到了曹兰,“给我一天的时间可以吗?我让我姑姑给我空投现金。”

“你姑姑挺有钱呀,还能用私人飞机给你空投现金,但是我不信。”

“至少比你有钱,你也不用拿大话拍我,我姑姑一顿饭上亿,而且是一天三顿饭都是那样吃,这只是吃饭花的钱,你以为我没见过世面吗?今天慢说没有吃霸王餐,吃了霸王餐,我姑姑一个电话,你们西城市最高领导就得抢着来买单。”

“哎呦喂,我好怕怕呀!你吃霸王餐还有理了?”

“那你等着,不要以为我是外地人,就欺负我!”

肖风生气的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盛丹丹把他拦住了,“风儿,你不是说你舍不得伤害女孩子吗?”

“小姐姐,她那样说,我接受不了,那要是我那样说呢?”

“你说当然可以了!”

“那她就代表的我!”

“什么意思?”

“我说了,请你到我家做客,怎么,你就非得结账吗?”

“这……”

肖风激动的按住了盛丹丹肩膀,“小姐姐,这,这饭店是你家的?”

“不可以吗?”

“你好坏。”

“我又没要求你结账,只是邀请你到我家做客,陪我喝几杯,你看看你这整了多少事?”

“你……”

肖风激动的把她搂到了怀里,“小姐姐,以后不要这样玩我了,你听你的话,都依了你了,你还这样折磨我!”

“你可是在占我便宜而且我们这里可是有个风俗,你抱过的女孩子,你如果不娶她,就要把你双手砍下来。”

肖风吓得一激灵,松开盛丹丹,倒退了好几步,“不要啊,我刚才,我就是太激动了。”

“那我不管!”

“那咱们得慢慢来呀,我考虑考虑,是要手还是要爱情。”

“这你还考虑?又有了爱情,又有了双手,你赚大了。”

“小姐姐,我是有婚约的人。”

盛丹丹有点失落,“是谁这么没眼光,看上了你这么一个小贱人?”

“没眼光?”

“怎么,你很优秀吗?”

“也不是很优秀,要不然小姐姐怎么会看上我,没听说过抱抱就得娶了当媳妇这么无理的要求。”

“你敢顶嘴?”

“小姐姐,我有自己的女朋友,您说的那个事情,我当然得严肃处理了,否则您说您厉害。比起那位可就差远了!”

“什么意思?”

“我的小宝贝要知道我和别的女孩子好,很可能直接给我剪掉。”

“…………这么狠?”

“我们两个人同生共死,生死与共,经历了生死离别,好不容易熬出头了,我要半路下车,剪掉都是便宜我的,闹不好得和我同归于尽。”

“那有点意思呀,有时间你得带我见识见识这霸道的女人。”

肖风惭愧的摇了摇头,“唉,女人她还算不上,只是个孩子。”

“啊……她多大了?”

“马上就十四岁了!”

“那么小,还是个孩子而已!”

“是啊,我希望她快点长大,否则她太刁蛮了。”

“凭你的个性,估计她刁蛮也是被你宠的吧。”

“嘿嘿,小宝贝值得我宠她,因为她不仅集财富权力与美貌于一身!她还为我九死一生,她为我从来不考虑自己的安慰,而且她爱我爱到可以为我去死,我们一路走来,艰难险阻让她有了超强的意志和决胜千里之外的智慧,这样的女孩子,我怎么能负她,所以请小姐姐不要以任何方式来影响到我们两个人的爱情,否则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听了肖风的话,盛云等人已经进入了想象中,通过肖风对黄益娟简单的评价,就能想象的到,曾经两个人的垂死挣扎,曾经两个人生死与共的场景和两个人那无坚不摧的爱情,黄益娟如果已经成年了,估计两个人早结婚了。

“风儿,我把你当弟弟,你把我当亲姐姐吗?”

“姐姐,我求之不得。”

肖风激动的拉住了盛丹丹,“姐姐,咱们做好姐弟好吗?以后别耍我了。”

“你应该求着我耍你才对!”

“为什么?”

“许多男孩子都喜欢坏姐姐。”

肖风尴尬的挠了挠头,“那倒也是,有个坏姐姐,才不会被外人欺负!”

“那你同意了?”

“姐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要不你让我先走吧,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风儿,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唉,我蕾蕾姐和她母亲被人下毒,我灵儿妹妹的家人也遭到了杀害,我来这里的目的是调查一个真相!”

“什么真相?”

“姐姐,有些事情我暂时不能说!”

“那你打算去哪儿调查?”

“去沙漠!”

“沙漠?那里能有什么?再说了,上百万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岂是你一个人能查到的?”

肖风踌躇的一锁眉头,“多难我都要去,姐姐,谢谢你的热情款待!”

“风儿,这么大的沙漠,而且昼夜温差也很大,你要是不带着充足的食物和水,会有危险的,而且沙漠里,毒蛇,毒虫非常的多,这又平添了不少危险。”

“姐姐,在绿洲的边缘应该有不少为了探险而成立的补给站,我会在进沙漠前补充充足的淡水和食物的!”

盛丹丹有点于心不忍,“风儿,你相信姐姐吗?”

“我相信,而且我也没有怀疑过姐姐呀!”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最起码,沙漠里的情况,我比你熟悉。”

肖风心里担心又上演当初苗灵儿在苗疆骗自己那一幕,毕竟盛丹丹这个名字和万寿阁万倾城的右护法的名字一模一样,如果是巧合也就罢了,万一是万寿阁的人,那自己岂不是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而且还会一步一步的走进对方的圈套里,可是又想回来,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有利就有弊,如果她真的就是那位右护法盛丹丹,那自己也可以省去很多环节,估计她就能把自己引导到万寿阁去。

因此思前想后,他虽然犹豫,但是万一她要不是那位右护法,这一去,可没有时间规定,到时候她扛不住了,自己再送她出沙漠,岂不是会浪费很多的时间,因此他直接拒绝了,“姐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毕竟这不是游戏,我这一去也没有准确的归期,姐姐跟我一起去,会吃很多苦,还是不要了。”

“风儿,咱们两个人虽然只认识几天了,但是我觉得你很善良,纯洁,你心里有爱,而且单纯,所以我把你当亲弟弟一样,你不相信我,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带着充足的食物和淡水,开车把你送进沙漠,一直到我能安全返回的距离,你再徒步。”

“我不想给姐姐添麻烦了,虽然姐姐欺负我,但是姐姐也请我吃大餐了,我很感激姐姐!姐姐,咱们后会有期。”

看着肖风往外走,盛丹丹失落的最后询问,“你真的不想让我帮你?”

肖风脚步稍微停顿了一下,并没有停下,“姐姐,等我回来一定请你吃饭,请你去帝都,去北城市做客。”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西城大酒楼。

盛云非常羡慕的询问盛丹丹,“老板,你是不是看上这小帅哥了?”

“别胡说八道,这小子很善良,我很欣赏他。”

“喜欢上自己的敌人可不是一件好事!”

“别瞎说,通知咱们的人,看看他会从哪个方位进入沙漠,我在后面跟着他,免得他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