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你什么表情?”

“难道是我刚才说的话,你不同意吗?”

白桦撇着嘴问道。

吉哥哪敢说这话啊,忙着摆手着说道,

“不是,不是,我…同意!”

“关键是我不是偷跑出来的,我是放出来的啊。”

“所以…,保安大哥,你还是不要把我送去派出所了吧?”

这时的田老大气愤的插了一句,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的废话啊!”

心想,你个锤子,叫你去笆篱子蹲着,也好过你双手被废强吧。

此时的吉哥显得非常的委屈,自己可是花了钱的,这要是再给自己送回去,那钱不就白花了嘛?

不过自己也不敢说什么,老大怎么说自己怎么做,总不能坑自己吧?

“嗯…,还是田老大会办事,不愧是新时代的混子。”

“像你这种做法,我敢保证,你能多活好几年。”

“把我们队长给放下来吧…!”

“吊了这么长时间,他也已经很累了。”

“啊…哈…,这大晚上的,我还等着回家睡觉呢。”

白桦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田老大等人这才想起来,原来梁鸿还被吊着呢。

啥也别说了,新时代的混子,怎么可以干这种事情呢,田老大忙着叫大家把梁队长给放下来。

现在的梁鸿还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刚才还要废了白桦的,剐了白桦的,可是一转眼便又叫白桦大哥了,还都跟他赔礼道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感觉怎么有点不太现实呢?

不过当自己被放下来的那一刻,自己都想哭了,因为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白桦也没有太过为难田老大等人,只是又训斥了几句,然后便跟着梁鸿离开了。

看着白桦离开了,这时田老大的心才放宽下来。

“老大,咱们真的就这样让这个臭保安走了吗?”

“是不是有点太掉分了呀!”

“咱们还有弟兄们被关在笆篱子里呢。”

吉哥这时愤愤的说道。

田老大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吉哥一眼。

“你知道个屁…!”

“刚才你们请来的这个臭保安,就是在沿江一个人,把我们四十个兄弟都打残的那个农民工…!”

“你知不知道,他今天这是没有发威,要是他真的动起手来,咱们这一仓库的人,还不够他一个人揍的呢。”

“你真的想和我一样,双手都被废了吗?”

“哼…!”

这下吉哥可是震惊不小,因为这件事情自己是知道的,虽然没看见,但是对这件事情是太了解了。

吓得自己咽了一口唾沫,没想到啊,一个不起眼的小保安,竟然是如此厉害的人物,现在自己真的是太感谢自己的老大了,要是没有他及时踹自己两脚,恐怕自己会后悔一辈子的。

白桦和梁鸿俩人离开了仓库库房以后,梁鸿对白桦简直就是千恩万谢,虽然事情的起因都是白桦这小子弄出来的,但是今天能来这里,又把自己给救了,这简直就是太难得了,自己感动的都要哭了。

可是白

(本章未完,请翻页)

桦对这些都不感兴趣,

“梁队长,一会儿你可别忘了,把刚才的打车费还给我,来之前,那可是你说的。”白桦还不忘了提醒梁鸿一下。

梁鸿才不在乎那些呢,忙着点头答应,

“好的,好的,没问题!”

“哎…,对了,还有这次我们抓贼的奖金呢,这些你可不要忘了呀?”

“好的…好的。”梁鸿忙着点头答应。

“你放心,我回去之后,便向总公司汇报。这次你抓贼有功,我让公司认命你为副队长,放心吧,这都不是事儿!”

因为自己不知道这个白桦到底是什么底细,反正刚才的时候,可是看见田老大都对他客客气气的,自己说什么也不能犯吉哥那样的错误,所以跟白桦说话的时候也是点头哈腰的。

等俩人回到工地上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所有人都已经进去了梦乡,回到了宿舍,瘦子也已经睡了,脸上满是甜美的笑容。

白桦撇了撇嘴,不过,看见瘦子的手机还在亮着,自己便偷偷的看了一眼后摇了摇头。

心想,瘦子这人瞅着挺精怪的,他不可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吧!

因为昨天晚上睡得晚,早上的时候,白桦没有起来,也没有晨训,因为梁鸿也起来晚了。

大个本来想去叫醒白桦,结果被梁鸿制止,

“嘘嘘…嘘…!”

“人家没睡醒,就让人家多睡一会儿嘛!”

“谁还没有睡懒觉的时候呢?”

“好了,谁也不许打搅白桦,大家赶紧去上班。”

呃…,这下所有的保安们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梁队长向来都是最痛恨迟到的保安了,今天这是怎么了,白桦还在睡大觉,他竟然还让人家睡一会儿,这是开什么玩笑!

但是也没人敢说什么,谁叫人家白桦一来,就把工地偷东西的惯犯吉哥给抓住了呢。这可是有功之臣,也已经是保安队里边的红人了,不参加晨训就不参加吧。

正因为没有人打搅,白桦可不惯着,一觉睡到了早餐九点多钟。其实要是自己不饿的话,自己可能还要睡一会儿。

正当自己懒洋洋的从二楼走下来,想着去食堂看看,还有没有吃的时候,这时从远处走来了两个保镖模样的人,径直奔着白桦走了过来。

白桦有些纳闷,心想着准是牛家的保安,这是来干嘛,哎…,对了,你个小陈怎么没有来,难道是今天来找自己去仙女湖玩吗?

“你是白桦吗?”

“呃…我是!”白桦说道。

“请跟我们走一趟。”

白桦有些懵逼,牛萱萱你这是要干什么,出去玩也不提前通知一声,随便叫来两个保镖,跟绑架似的,本来愉快的事情,都变得郁闷起来了。

“等一下,等一下!”

“我还没有吃饭呢。”

白桦这个饿货说着便要去食堂。

“哎哎…哎…!”

可是哪成想,两位保镖根本不听白桦说什么,上来便把自己双手一架,直接给请出了工地。

自己也不好发火,主要是看在牛萱萱的面子,要不然就这种方式,白桦早就生气了。

“哎…,对了,怎么没有看见小陈呢?”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了车子以后,白桦有些奇怪的问道。

“什么小陈不小陈的,我们这里没有小陈。”

一位保镖立着眼睛说道。

呃…,白桦立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所以自己接着问道,

“你们这是带我去哪儿啊?”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两个保镖冷冷的说道。随后便不再理白桦了,车子极速的在公路上驶去。

行驶了一段路程以后,车子很快便驶进了富人区。最后在一栋富丽堂皇的公馆门前停了下来,大门缓缓开启,车子驶了进去,

“这是哪啊…?”

白桦晕晕乎乎的问道。

“言公馆,赶紧下车吧!”

“言公馆…?”白桦有些懵,这俩家伙把自己带到言公馆来干嘛?

“不是,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吧,带我来这里干嘛?”

“我还没吃饭,一会儿还要上班呢。”

这里的保镖显然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根本不听白桦磨叽,上来便要拉扯白桦。

“住手…!”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老爷和言少还有专家都已经等候多时了。”

“哦…,对不起,言管家,那个工地有点不太好找,所以回来晚了。”

言管家手一挥,不想听俩人解释,

“白医生,请吧…。”

白医生…!听见别人这么称呼自己,白桦大致也知道自己是干什么来了,不过,究竟是什么人知道自己会医术,然后又要去给什么人看病,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所在。

所以说,来都来了,只有进去看了以后,便什么都明白了。

自己牵强的笑了一下,便跟着管家等人一起进入了言公馆。

这时在言公馆的大厅里面,已经是集聚了很多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全国的名医圣手,还有外国的专家,可是此时却是个个面露土色,一副无计可施的样子。

言重信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立着眼睛怒视着自己花钱请来的这些医生们,显得非常的气愤,

“李医生,你在我这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吧?”

“当初你来的时候是信心满满,说一定能把我儿子的病给治好,可是呢?”

“特么的…,如果今天你们这帮饭桶,再想不出来一个好的办法的话,我就把你们都丢到大海里去!”

言重信气愤的嚷道。

大厅里面瞬间鸦雀无声,李建华更是心惊肉跳,吓得瘫倒在了地上,颤抖着嘴唇说道,

“言…言老板,你不要动怒!”

“你放心,只要我师傅来了,言少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师傅可是一个世外高人,像世间的一些疑难杂症,他都是手到擒来的!”

“哦…,你师父真的是这么厉害吗?”言重信撇着嘴问道。

“我记得你来到我们言公馆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李建华忙着解释,

“我师傅真的是很厉害的…!”

“当初啸天集团的董事长在我们医院的时候,都是快要死的人了,结果还是被我师傅给救活的。”

“哦…,竟然有这事!”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