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性急的打手自然想要在头领面前表现自己,不由分手也是冲向了青火。

谁知才一个照面,就被机敏的青火闪了过去。

紧接着青火顺势抓住二人的后颈,然后将两个人随手给甩向了冲过来的打手们。

那打手们见状也是立刻呈鸟兽散,但是依旧有两个打手躲闪不及,和自己的沙包同伴撞在了一起。

看到自己的同伴遭到羞辱,也是激怒了一众打手。

那群人也是似乎忌惮地朝着青火扑了过去。

可谁知那青火的身手也是异常灵活,在一众打手的围追堵截下,依然显得游刃有余。

几个打手正面攻击,被青火轻松躲过,一个扫堂腿就将他们给扫倒在地。

而在其身后,几个打手也是偷袭过来,准备将青火给制住。

只可惜青火早已感觉到了他们的行动,一个后空翻躲过攻击之后,也是来到了他们的背后。

“你们的动作太慢了!”青火冷哼一声,又是拳脚相加,瞬间又是将这几个偷袭者给解决了。

青火一个人竟然和那十几个打手战到了一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打手已经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大汉见状,脸色也是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

而隐身的石十四和林翘二人看着这一幕场景,也是频频点头。

“翘儿,真是没有想到,你大哥当年就是这般厉害啊!”石十四小声道。

“那可不,当年我大哥就是省里的自由搏击冠军,区区几个歹徒而已,怎么会是他的对手。”林翘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自豪。

果不其然,三下五除二,青火已经将那些打手给收拾干净了。

与此同时,缓过来的渔民们也是拿起鱼叉,纷纷站了起来。

形势逆转,一时间这群外国打手们也是落入了下风。

“老大,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一个打手明显慌了神,焦急地问大汉道。

“点子太硬,真没有想到这群垃圾里面竟然还藏着一个这么能打的高手啊!”大汉道,“为今之计,只能先行撤退了。”

大汉一声令下,那些歹徒们也是撒腿就跑。

不过那个大汉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一下青火,然后撂下一句狠话道:“你这个小子给我记住,你会为了得罪我们‘回墓’付出代价的。”

“‘回墓’?他们竟然是‘回墓’的人!”躲在暗处的石十四听到这个名字,顿时脸色大变,“看来你大哥之后可能会遭遇危险的。”

“十四,难道说是‘回墓’把大哥还成这样吗?”林翘也是担心道。

“好了,翘儿,我们继续看下去吧!”

在赶走了这些歹人之后,青火也是再次受到了渔民们的拥戴。

“不愧是青火,果然厉害啊!”

“青火叔叔是村里的保护神啊!”

“看来让青火来到我们村,是上天派来拯救我们的啊!”

渔民们七嘴八舌,也是令青火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家千万不要这么说。我这条命都是大家救的。而且我已经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家了。那些歹徒攻击我们的家园,我能不奋起反抗吗?”青火连忙道。

“青火,反正你以后就呆在我们村好了。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渔民们也是笑着说道。

青火也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强烈的归属

(本章未完,请翻页)

感也是填补了青火失去记忆的失落。

接下来,渔民们也是召开了盛大的晚会。一来是庆祝他们满载而归,二来,也是庆祝他们打退了“回墓”的勒索。

不过宴席上,青火也是忍不住问村长道:“村长,你知道这群歹徒的来历吗?我听他们临走时说,他们叫什么‘回墓’。”

“实际上我们也是见怪不怪了。”村长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起身指着海得对岸说道,“青火你看到那里的那些岛屿了吗?”

“看到了,村长怎么了?”

“实际上我们越鸿村可、是地处华夏最南端的海岛。平常政府和军队经常管辖不到。而那些岛屿就是外国了。”村长解释道,“那些海岛国家可是一直觊觎我们这里,经常偷偷过境来欺凌我们。”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青火也是大惊,“那村长你们把这事情禀报政府了吗?”

“那是自然了。但是政府和军队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一直在我们这里驻扎啊!”村长无奈地说道,“对岸经常趁着他们不在地时候进行骚扰。不过像今天这样有预谋、大规模、又是这么厉害的歹徒,我们也是第一次碰到呢!”

“我觉得这些人也不简单。”青火道。

“不过有你在这里,相信这一次他们也是尝到过教训了。”村长说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村长我觉得您有必要在向上面反映一下。”青火也是劝道。

“青火你说得对,赶明我就像上面反映一下。无论如何这越鸿村可是我们华夏的国土啊!”

翌日,村长也是带着一群人到镇上去反应情况了。

青火担心“回墓”的人过来报复,所以也是留守村子。

午后两三点左右,村长也是带人回来了。

“青火,你放心吧!这镇里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估计不久就会再派部队过来保护我们了。”村长也是高兴地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这样我们也算是吃了定心丸。”青火也是点点头。

可就在此时,海岛方向突然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琴声。

那琴声美妙无比,似乎在赞美着大海的广阔。突然这琴声陡然一变,又好似千军万马席卷了整个村落。

“这是什么人在弹琴呢?”青火顿时警觉了起来。

“弹琴?可能是有人在弹吧!倒是挺好听的。”村长也是不以为然地说道。

“村长,难道你没有听出这琴声有古怪吗?”青火也是皱了皱眉头。

“有古怪吗?我怎么没有听出来?”村长笑着道,“我说,青火,你是不是太敏感了?”

“不会,我听那琴声有肃杀之气。”青火连忙道,“村长,你们在这里呆着,我去看看到底什么人在弹琴。”

青火说完,也是立刻出了渔村。

“你可小心些啊!过会儿就要涨潮了啊!”村长也是大声提醒道。

青火顺着琴声的方向,快步朝着海滩跑去。

不一会儿功夫,青火就来到了海滩之上。

只见远处的礁石上,一个白衣男子正盘坐在礁石上,手中弹拨着一把古琴。

原来这就是琴声的主人。

白衣男子似乎感受到了青火的存在,也是停手不在弹奏。

“你究竟是何人,为什么在这里弹奏乐曲啊!”青火也是毫不客气地朝着白衣男人大声道。

“你似乎管不着吧!”白衣男人抬眼看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看青火,也是微微一笑道,“我欣赏这片海域的气质,故而到此用琴曲表达自己的感受而已。”

“琴曲我听过很多,像你这样在海潮中演奏,我还是第一次见。”

“《碧海潮生曲》你没有听过吗?这武侠里,你这一幕应该见过多了吧!”

“你开什么玩笑,这可不是拍武侠剧。”青火也不愿意和白衣男子绕圈子,“你是不是‘回墓’的人。”

“‘回墓’的人?难道你见过‘回墓’的人了?”白衣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

“何止见过,我还把他们打跑了呢!”青火倒是也不避嫌,“你不是‘回墓’的人?”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虽然我们和‘回墓’相类似,但我们应该不算一路人。”

“相类似?”青火也是眯起了眼睛,“看来你们也是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似乎理解有误。”

“理解有误,你这个家伙鬼鬼祟祟的,给我老实交待!”青火也是大声道。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也是准备将古琴收起来。

“好了,我也不愿意和你费口舌之争。既然你不欢迎我在这里弹琴,那我离开就是。”白衣男子说着就准备告辞。

不过青火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地让白衣男子走。

“你都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不许走!”青火说着也是闪身准备去抓白衣男子。

眼看就要抓住白衣男子的衣服,谁知那男子身形一闪,竟然轻易地避过了青火全力地一抓。

“好快的速度啊!”青火也是一愣。

不过吃瘪的他自然不会服输。

于是青火也是再次冲了上去,不断用双手去捕捉白衣男子的动向。

只是这白衣男子的身法似乎被青火高上一筹,无论青火使出什么手段都被其一一避过。

几个回合之后,青火终于也是放弃了。

眼看白衣男子就要离开,青火突然大声喝道:“你这个懦夫,这就准备走了了?”

“懦夫?懦夫你叫谁啊!”白衣男子停下脚步,回过头也是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青火。

“懦夫自然是叫你!”青火朗声大笑,“你打不过我,就想逃跑,不是懦夫所为,又是什么?”

“好好好!你可是第一个敢称呼我为懦夫的人。”白衣男子说着,转过身重新拿起了古琴,盘腿坐在了沙滩之上。

“你这是要做什么?不是想给我弹琴吧!不好意思,我可不是一头蛮牛!”青火嘲讽道。

不过这白衣男子似乎充耳不闻,还是自顾自地说道:“你这家伙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只要你能接住我三招,我就把我的秘密全部告诉你。”

“三招?你准备坐着和我打?”

“没错,对付像你这样的普通人,应该不需要我站起来。”

“你可不要后悔!”青火说着也是立刻朝着白衣男子冲了过去。

青火虽然不知道白衣男子到底准备使出什么招式,但是看着他古怪的样子,自然也是有些担心。所以他要先下手为强,第一时间制住这个白衣男子,让其无法施展。

可当青火到达白衣男子近前之时,忽听得这男子弹拨了一下古琴,一声清脆的琴音划破了寂静的海面。

紧接着青火整个人竟然直接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海滩之上。

如果不是沙子的缓冲,这一下青火可能就身受重伤了。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