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常喜没觉得如何,先生怎么就气到了,认真解释了一句:“先生放心,这些书,弟子还是认真研读过的。”

先生感觉很不好:“打住,我一点也不想听你的歪理。”

姜常喜:“先生,您又狭隘了,作为弟子,作为女儿,我首先把自己保护好,不让双亲,不让师傅担忧,这有什么不对?”

没有不对,问题你保护过当了。你这是善忌,真的让我说出来呀。

姜常喜:“您肯定是说弟子这是善忌,可弟子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我这是自己的东西就要护好了,我这叫负责任。”

先生气的都翻白眼了:“看把你能耐的,有本事你对明德用去,永远不掉坑里,算你本事。对着先生没用。”

姜常喜:“先生,弟子会让您骄傲的。”

先生捂着额头:“先生对你没有这个要求,老老实实的好好过日子,先生不指着你名震九州,真的。”

若是有朝一日,当真出名,先生都不敢想。

姜常喜抿嘴就笑,先生太幽默了。

先生:“明德这孩子心思还是重,肩膀上扛的东西太多,不然当真是良材美玉。”

姜常喜:“有担当,能够护住妻儿,不是良材美玉,又如何。何况我家大爷资质那么好,怎么样都是最好的。”

先生打开窗子,对着女弟子悠悠的开口:“别说了,起风了,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姜常喜:“先生,那可是您的学生,您该多一些信任。”

先生:“我对你多一些管束,我们师徒几个就安稳了。”

姜常喜:“先生对弟子误解颇大,我不同先生争辩,时间会证明,弟子是多么的循规蹈矩,不给先生惹麻烦的。”

这个先生那是真的不信,瞧瞧这手段一出出的,一套套的,不惹麻烦怎么可能。

姜常喜则觉得先生当真是想多了。她就不是张扬的人,能苟着就苟着,都是躲着麻烦走的。

晚上,书房里面,三个人各自干着自己的事情。

常乐拿出来一张写的最好的一篇大字给周澜看:“姐夫,我的字是不是有所进益。”

周澜:“扎实了,我看着最近先生带你出去走动的频繁,并没有时间练习写字,怎么好像却进步了呢。”

常乐:“姐夫,先生是有大本事的人,常乐随着先生一起,学到的东西很多。”

周澜揉揉小舅子的脑袋,这就是人家出去玩的时候,没有耽误了学习,先生的本事,他自然是明白的。

姜常喜那边劈里啪啦的一阵子算盘珠子声停下之后,就看到郎舅二人,都没有学习,竟然在聊天:“咦,你们都结束了。”

常乐:“让姐夫指点我的字。”

周澜:“常乐的字又有进益,很是不错。”

姜常喜笑眯眯的过去,进步就该有奖励:“想不想要什么奖励?”

姜常乐想了想:“回去庄子上的时候,给我开辟出来一块田地好了。”

姜常喜都不问因由:“好呀,就在咱们院子外面那一块好不好。”

姜常乐:“好呀,我要同先生一起耕作一年。”

姜常喜:“哦,那你们要努力了。若是有技术问题,我可以请人教你们。鞋子什么的我也会帮你们准备妥当。”

姜常乐皱眉:“你说让我们亲手耕地?”

姜常喜:“不是你说的吗。”

常乐摇头,不是这个意思,他不过是想要亲自盯着这一块地的出产而已,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种地,却还是那么多人吃不饱。

姜常喜:“难道亲自更重不应该是这样吗。”

常乐:“我还要读书,怕是没有功夫。”

姜常喜:“会耽误读书嘛?那么一块地,早晚的功夫就收拾出来了吧。先生在地里教你读书,也是一种野趣。”

常乐一点都不觉得这个野趣有多好,他看到了眼前的坑,想要避开的:“先生怕是不见得愿意。”

姜常喜:“你尽管放心,先生肯定想要试试的。”

周澜:“我会帮你的,不怕。”

姜常乐:“你要读书,要考试的。”

周澜:“不耽误帮你耕种,相信我。”

姜常乐特别的不情愿,他不认为自己能下地:“那好吧。”

不然能怎么办,同姜常喜讲道理,他就没有赢过,除非不讲道理。

可当着姐夫的面,做不讲道理的事情,他不太好意思的,小朋友到了要脸的年纪。

至于先生那边如何,回头再商量好了,希望先生能够有所坚持。

周澜那边,在府上可是没敢在提过李金琼同窗,怕媳妇再给人送两坛果酒去。

估计李兄也会觉得尴尬的。这段友情需要时间沉淀沉淀。

先生的话还是给姜常喜一点危机意识的,这事她做了,虽说自己未见得就是按了其他的心思,可周澜心里肯定有点想法。

人家找师傅去说了,在自己面前提都没有提过,是不是真的怪她,或者不喜她如此戏弄人。

姜常喜琢磨了一下,话说喜欢她,不喜欢她的,自己竟然开始考虑了嘛,难道年纪到了,自己就有一颗少女心了。这可不好。

姜常喜看周澜的时间比较久,周澜就是榆木嘎达也有反应了:“可是哪里的账目需要我帮忙。”

姜常喜:“没有,都已经核算好了。”

跟着笑笑:“我这账本只有支出,其实没有什么好核算的。”

周澜悠悠的看一眼姜常喜:“是呀,你这只有支出的账本子,却让庄子肉眼可见的变富裕了。”

跟着很是诚恳的赞了一句:“听管家说,你让下人们,农闲之余,烧制了青砖盖房,庄子上的仆役都住上了新屋子。”

姜常喜:“休息好了,身体壮了,是为了更好的干活。这些投入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这年头生病都是要命的,居住环境相对好一些,起到的作用是多方面的。

姜常喜看过几个庄子上的居住环境,难怪那些女人变着法的想要到院子里面去做仆妇,因为庄子上的仆役住的太差了,还有住地窝子的呢。

这样的条件不给改善了,姜常喜都不好意思用人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