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吴浩军的面前,摆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都是吴妍亲自下厨做的。

吴浩军已经许久未曾吃过吴妍亲手做的饭菜了。

这让吴浩军又一次感觉到了家的温暖。

平凡而温馨。

这一幕,自从吴浩军穿越之后,便很少感受到这种温暖。

看着吴浩军风卷残云的吃掉了所有饭菜,吴妍也非常开心,托着腮,静静的看着他。

“哥,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吴妍歪着脑袋,笑呵呵地看着吴浩军,直到他吃饱、睡着……

夜晚。

月明星稀。

吴浩军不敢吵醒吴妍,悄悄地爬下床,独自一人来到屋外。

不远处,马良蓉正站着赏月,手中的画笔,亦是未曾离手。

“你恢复的很快。”

马良蓉转过身,看着吴浩军,对他说道。

“我本来应该已经死了,但既然上天让我又活过来了,我就必须要珍惜这次的机会!”

吴浩军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回答道。

“我们的对手,可能不止是赤影,在他的背后,一定还有其他妖王支持。”

马良蓉有些担心,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谓是困难重重。

“怕什么?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没有咱们解决不了的事情。”

吴浩军自信满满地说道。

“你想的倒是容易,赤影已经得到了九尊神鼎,不久便能飞升仙界,你要怎么对付他?”

马良蓉看向吴浩军,一字一句问道。

“不知道,但不管前途多么艰险,就算是万丈深渊,我也要试一试!”

吴浩军坚定说道,然后看向马良蓉,语气变得温和:“谢谢你照顾我妹妹。”

马良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看着远方:“赤影是妖,他想要飞升仙界,还没有那么容易,剑圣前辈已经帮助宁守恒重建云都城,依靠聚星阁的力量,可以拖延他飞升仙界的时间。”

吴浩军脸上露出一丝惊喜:“看来你已经有计划了,下一步准备怎么做?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吧?”

马良蓉回过头,看了一眼吴浩军,对他说道:“赤影也知道自己暂时无法飞升仙界,所以已经对帝都展开了进攻,我们要做的事情,便是打乱他们的计划。”

吴浩军有些疑惑:“赤影为何要对帝都发起攻击?”

马良蓉冷哼一声,道:“赤影在操控聂万成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拿下帝都的打算,只要拿下帝都,他飞升仙界的几率便又多了一分。”

吴浩军摇头道:“这是什么鬼理论,拿下帝都,就能飞升仙界?”

马良蓉:“拿下帝都当然不能助他飞升仙界,但是只要死的人够多,就可以用血咒祭炼神鼎,破了剑圣前辈和聚星阁的压制,他便可以顺利地飞升仙界!”

吴浩军双拳紧握,咬牙道:“所以,还是要打败赤影,夺回九尊神鼎。”

马良蓉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凭你?想要夺回神鼎,不太可能……偷的话,还是有几分把握。”

吴浩军眉毛上挑,有些好奇地看向马良蓉,问道:“怎么偷?”

马良蓉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回答道:“我可以试试看。”

吴浩军满脑子的问号。

这里是云南,距离昊天教还有很长一段路程。

但是从马良蓉脸上的表情来看,她仿佛下一秒就能跑到昊天教里,然后把神鼎偷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来一般。

吴浩军是绝对不相信什么人能有这个本事的。

但马良蓉表现出的自信,又让吴浩军十分怀疑,她下一刻马上就要把神鼎偷出来似的。

果然,就看马良蓉拿起画笔,开始作画。

这一幕,真个是山遥水远遗墨间,彼岸花开意连连,行笔走墨书流年。

初时吴浩军还看不出个所以然,过了没一会,吴浩军就彻底明白了。

感情这是画了一尊神鼎?

吴浩军心中有些疑惑。

马良蓉号称【画师】,被她画出来的东西,都能变成现实不错。

可神鼎是什么?

那是传说中的上古宝物,其中的法力更是难以想象。

先不说马良蓉有没有能力驾驭神鼎,光是神鼎里面的力量,就不是一般人所能驾驭的。

也就是因为吴浩军是守鼎人,所以才能和神鼎之间有些某种联系。

可即便是这样,吴浩军也无法将神鼎里的力量,全部发挥出来。

用白素一的话说,神鼎在吴浩军的手里,就像一个储物袋,最多还能装个人而已。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想要窥探神鼎里的神力,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初吴剑雄便是为了找出神鼎里的秘密,不惜用尽了各种手段,最终落得个悲惨下场。

这样厉害的宝物,要是能让马良蓉随随便便画几个出来,那她每天画上十几二十个,岂不是逆天了?

吴浩军把目光转移到马良蓉的身上,只见她神色凝重,额头上有许多细密的汗珠渗了出来。

果然,想要“画”一尊神鼎,还是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

吴浩军心里是这么想的。

那一尊神鼎,在马良蓉的画笔之下,逐渐被描绘出来,变得活灵活现,就像真的一样。

这一尊神鼎,有赤、黄、青、白、紫五种颜色,正是五仙教的那一尊五色神鼎。

不一会儿,大功告成。

马良蓉喊一声“收!”

那神鼎溜溜直转,从画面中跳了出来,落在吴浩军二人身前。

“这还真是……”

吴浩军面露震惊之色。

因为他清楚地感觉到了这一尊神鼎里面,所蕴含的力量。

而且吴浩军可以确定,自己的身体,与这一尊神鼎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所以。

这真的是一尊神鼎。

如假包换的那种。

然而马良蓉只是稍微缓了口气,便又继续开始作画。

看得出,马良蓉每一笔都依然苍劲有力,落笔行云流水,盎然霸气。

第二尊神鼎,在马良蓉的笔下,已经有了雏形。

这一尊神鼎,碧玉通透,珠围翠绕,犹如翡翠一般。

正是神剑门的那一尊玉鼎。

吴浩军越看越是惊讶。

看来,不光是被马良蓉画出来的东西,都可以变成现实,就算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物件,也能被她画出来。

只不过是通过某种原因,从本来的地方,被‘转移’到了这里。

这也就是【画师】的一种逆天能力。

马良蓉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额头的汗珠,不断地往下流淌。

虽然只是一幅画。

但看得出,想要完成这幅画,对马良蓉的消耗,也是极大的。

很快,第二尊神鼎也画好了。

马良蓉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声“收!”

神剑门的那一尊玉鼎,赫然出现在了吴浩军的面前。

“好厉害!”

吴浩军几乎是张大了嘴巴说道。

然而马良蓉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只见她手中画笔飞舞,已经开始画第三尊神鼎。

这次画的是聚星阁的青鼎。

在马良蓉的画笔之下,第三尊神鼎依旧活灵活现。

看得出,马良蓉这一次,比之前更加吃力了。

“你要不休息一下?”

吴浩军有些担心道。

“管好你自己!”

马良蓉银牙紧咬,憋出这么一句话。

吴浩军碰了一鼻子灰,心中有些恼火。

明明是关心你,担心你撑不下去,怕你会出事。

结果却这么不领情。

马良蓉的呼吸已经变得有些沉重,道:“时间有限,我也不保证能从赤影的眼皮底下,偷走几尊神鼎。”

她一边说话,手里动作却没有丝毫停留,那一支画笔龙飞凤舞,正在描绘着第三尊神鼎。

“原来如此……”

吴浩军这时候也终于明白了马良蓉的用意。

她这么晚还有在这里作画,实际上是趁着夜深人静,‘偷’回赤影的神鼎。

只不过因为神鼎的力量太过强大,即使是马良蓉,也只能一次画出一尊神鼎。

这也就意味着,每画出一幅画,才能‘偷’出一尊神鼎。

而且这样作画,对马良蓉的消耗,也是极大的。

看得出,马良蓉一次比一次吃力。

所以吴浩军才想让她休息一下。

然而马良蓉心里也很清楚。

机会只有一次。

一旦让赤影发现,破了自己的画术,到时候再想要偷出神鼎,就难于登天了。

所以马良蓉不顾一切,也要一次性画完所有的神鼎。

吴浩军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知道这样做对马良蓉的压力,实际上是很大的。

“我也不能输!”

吴浩军暗下决心,开始吸收神鼎的力量。

如今这种情况,吴浩军只能让自己快速恢复到之前的巅峰状态。

吸收神鼎中的力量,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身为【守鼎人】,吴浩军与神鼎之间,本来就有一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一次,境界跌落之后,重新融合神鼎里的力量,更像是将炉膛里的碳都烧尽了之后,又重新添进去了新的木柴。

吴浩军的内力,就像是新燃起的炉火,变得比之前更加旺盛。

一瞬间。

吴浩军意识到自己重新突破了。

从天罡境开始,天武境、魂武境、一直到了灵武境初期……

吴浩军连续提升了三个境界,然后才停了下来。

虽然比起之前还差了很大一截。

但是在没有服用丹药,也没有借助任何外力的情况下,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有这个恢复速度,也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欲速则不达,凡事不能太急。

吴浩军需要稍微先稳定一下,然后照这个速度,用不了七天,便有可能恢复到巅峰时的状态。

吴浩军长舒了一口浊气,看向马良蓉那边。

与吴浩军不同,马良蓉的情况,很不乐观。

只见她嘴角带着鲜血,神色有些疲惫,但眼神依然坚定,正在努力地画着第四尊神鼎。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