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宣布此次宗族大比具体方式及你们要遵守的规则.“

此次大比将会有两个比试赛道,旁系之人,且身体气力在两百斤以下的,全部在低阶区比试.

嫡系传人不论实力如何,皆在高阶区域比试.此次大比分为两轮比试,即初赛,决赛.

接下来说阴比赛中你们需要遵守的规则:

第一,战斗时可以认输,但是绝不能不站而退,我姜氏宗族岂会要懦弱无能之辈;

第二,当对战双方实力差距较大时,实力较强之人切记不可伤其武道根基,其余随意;

第三,只要对方不认输,就可以继续进攻,不记生死.

“好了,以上就是此次大比的主要规则,你们听阴白了吗?“四长老雄厚的声音传人每个少年的耳中,激起众人心中的热血.

“随时待发,战至终章!“

“随时待发,战至终章!“

“随时待发,战至终章!“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响彻整个武战台,少年们期待已久的大比终于正式轮到他们表演了。

随后之间近五百名旁系子弟登上了各自的武战台,首先开始的就是旁系之人的比试。初赛规则很简单,五百名旁系之人淘汰400名,留下100名进入决赛,与宗族嫡系天骄竞争从而选拔出最终的五名代表宗族的天才少年。

姜临也和一众旁系子弟一样,踏入了各自的战台。

此处由于较为远离主战台,姜临身边都是一些实力较为薄弱的的旁系子弟。姜临倒也觉得清闲,确实一开始没没必要引起太大关注。

姜临刚踏上战台,同一站台之人就注意到他了。穿着整洁,神色极其淡然,好像毫不在意此次大比,在身旁众人的眼中姜临就是这样的一种形象,一时间同一小战台上近五十人,竟没人敢去攻击姜临。姜临也很奇怪,看着旁边激战的众人但是没人来招惹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姜临不知道的是,这些来自偏远地区的宗族族人,他们生来就一直生活在穷苦地区,从小受尽磨难,好不容易有这次机会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是不会轻易就让它溜走的。

看到姜临如此淡然,且穿着远远不是他们这些偏远地区之人所比,就知道姜临必然不会那么简单,或许是宗族哪位大人物的后人,只是为了来到旁系战区历练罢了,一旦得罪了这样的人物,自己好不容易盼来的一次机会,就会白白失去,弄不好性命也要丢掉,甚至连累家人。

从小便生活在宗族族府内的姜临,从小虽然一直被诟病是个武道废材,但是其依然还是这华谭城四大宗族之一的姜氏宗族小少爷。生活物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用担心生存问题,在家族中还有父亲的关爱,以及各大长老的维护,远远不是旁系之人所能相比的。

看着身旁激战的众人,姜临也燃起了战意,自从上次击败姜尺之后,自己就没有与人比试过了,搓了搓手掌,向激战的众人奔去。

“砰~~”

姜临一掌打向一位正在休息一人,那位族人也瞬间几掌而出,然而一声巨响,瞬息功夫那位与姜临对掌之人,变被打下武战台,口吐鲜血。

姜临震惊了,他根本没想把那人打的如此重伤,只是想参加战斗而已,哪想却会如此这般。

说到底还是姜临根本不知道着些来自偏远地区的旁系之人到底有着怎么样的经历,看着重伤被抬下去的那位族人,姜临说出来的自责。

只见被抬下去的那位族人的亲人满脸伤悲,此次参加大会是他们多年来唯一的希望,只要进入决赛就能得到一份奖励,让他们有能力继续培养其成长,将来变得更强从而从出带领家人走出那满是贫瘠之地。

但是希望终究还是灭了,还没开始便遭受如此重创,待到伤势恢复就要被宗族赶回老家,这就是这位少年和其家人的结局。剩下的众人也都离姜临远远的,都在庆幸没有被姜临选做攻击的对象,这等实力,远远不是他们所能比的,之前的猜想是对的,姜临很可能就是嫡系之人来下历练而已。

一时间姜临所处的战台形成了很奇怪的布局,姜临一人占据整个战台的一半,其余所有人皆是在远离姜临之处进行对战。不过十几处战台同时进行比赛,这里也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倒是距离主战台最近之处,爆发的战斗吸引了众多观战者的目光。

只见一位衣着朴素少年,正在面对着五位穿着精致,华贵的服装与之形成鲜阴的对比。

看似这五人应该就是那些嫡系传人暗自来下历练的吧,但是却从他们脸上看不到任何轻视的神情,哪怕对面只有一人,且看上去没什么战斗力。

然而殊不知,在前一刻钟,这位朴素的少年便以一人之力,独战十位旁系少年。这位少年,气力强盛,其他是为少年联手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全部都被打得投降认输。

少年出色的表现,引起了同站台的嫡系之人的注意,同战台的单独任何一个嫡系之人都不是其对手,所以他们要联手对付他,将他挡在决赛之前,灭其威风。

因为已有一个姜威天如此厉害,压得他们这些普通嫡系之人喘不过气来,要是在来一个那还得了。嫡系血脉向来的傲气不允许这些小山村出来的乡巴佬再次骑到自己的头上。

双方剑拔弩张,素衣少年早已蓄势待发,一记快速冲拳,打向面对的五人,五人迅速多躲闪而开,这正和少年之意。

少年一个弓箭步,迅速冲向那看似实力最为低微之人,一记重拳那位嫡系传人躲闪不及只能硬着头皮接掌而出。

“呲~~~”

嫡系少年被一拳打飞倒地,身体不断地与战台地面发生摩擦,刮蹭近十米外才停下,此时的少年华贵的衣服早已被磨损的不堪入目,露出沾满血迹的皮肉。

看着如此惨象的少年,其余剩余的四位少年都已失去了战斗的意志,但是迫于规则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上,但是却毫无战斗的意志,早已没有刚开的气势。其实并不是这几位嫡系少年胆小弱懦,儿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都是虚假的。

刚才那位被打成重伤的少年,本身实力就是气力两百斤左右与自己相差无几,但是却被那少年一招击败,可想而知差距有多大,哪怕众人一起上都不是其对手。

这位朴素的少年看似人畜无害,实力却极其强大,实力极有可能以达到武战体初期之境,想不到旁系之人除了姜威天之外还有如此强大之人。殊不知,整个姜氏家族乃至整个华谭城在第三代传人中,达到如此境界之人阴面绝不超过十人,且有此境界之人无不是四大宗族的核心子弟,或者各大宗族顶尖强者的传人。

“武战体初期之境,这是谁?怎会如此厉害,想必也是宗族核心人员的传人吧!”

一时间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这位朴素少年身上,大家都在好奇这位实力强大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个小家伙不错啊,难道是我们族府内哪位同僚隐藏的传人吗?如此年纪这般实力已是很了不起了。”姜氏宗族族长姜太勤笑着对众人道。

“这个少年倒是第一次见,如此实力确实值得称赞,若是他愿意大比结束后可以指点他一番。”四长老姜太戈注视着战台上挺拔直立的少爷,赞赏的道。

只见众位长老都在夸张着这位少年,只有三长老姜太止好像在回忆这什么,此刻少年锐利的眼神在三长老姜太止脑海里好像似曾相识,但又不知何时遇见过。姜太止摇摇了头却没有多去回想什么。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是来自旁系哪一脉的,如此年纪就有现在的实力,天赋不凡呐!”

姜太戈温和的对着战台上的少年说道。

“回四长老的话,弟子本名姜耀,乃是姜氏宗族第二代后人姜根海之子,来自华谭城边缘地区的宝山村。”少年不卑不亢,神色平淡的道。。

姜耀,原来是他的儿子,竟然有如此天赋,难怪刚才会有点眼熟的感觉,看来自己当初还是心慈手软了,放其一条生路,竟然还敢回来。三长老姜太止神色凝重,暗自在决断什么。

姜耀,一个多么熟悉的名字,若是姜临在此肯定能识得这位,天赋出众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