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你个傻小子,你还在等什么呢?“

“我不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但是我能告诉的是,任何事情的答案绝非靠自己一朝一夕的思考就能得出的,在战台之上对对手最好的尊重就是权力以赴,而不是你这样优柔寡断,处处留情!“姜虎一边与两位旁系之人缠斗,一边大声的冲着姜临吼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道路,走属于自己的路才是关键,做现在的你该做的事情,而不是你做事之前总是瞻前顾后,别人也许因为你的一次决定而相对于当下的结果会有所变化,但是以后呢?遭遇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每个人自己的经历,你永远只是他人的生命中的过客.“

“哪怕你今日对他们手下留情,今后呢?决赛下一轮呢?你还能保证他们不被其他实力强大者给淘汰出局吗?决定他们命运的只是他们自己,你最该做的是做好自己,坚持自己信念!而不是像个懦夫一样,为自己不愿面对残酷的生活,借此来充当自己逃避的理由!.“

“懦夫姜临,我姜浪真是不耻与你为伍.“姜浪愤懑地对姜临吼道.

此时的姜临被姜浪的话语,深深刺痛着心.

姜临自己知道,正如姜临所说的那样自己不愿看到旁系之人被击败后,凄惨的状况他不忍看到,更不敢看到.所以他选择逃避这一切,他选择自己不出手不去伤害,来慰藉自己脆弱的心灵.

姜临不想看到他人遭受苦难,但是自己却无能无力,只能借此来缓解自己矛盾的内心.

“砰~~“

姜虎被旁系两人两手压制,终究体力不支出现破绽,被一拳打中胸膛被打倒在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虽然其看似并无大碍,但是体内恐怕已是受了不小的伤.

姜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姜临,随机自己向战台之下走去.

“姜虎哥,我错了!“姜临一击打退了对手.向姜虎跑去,拦在姜虎身前道.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我自己造成得问题我自己来承担.“说罢,姜临直接向那打伤姜虎之人冲去.

姜临看着对自己寒心的姜虎,意识到自己该做的是什么,而不是去想那未知之事.现在从小维护自己的姜虎哥被他人打伤,自己要做的就是为其找回场子,而不是犹豫不决,做事瞻前顾后,没有一点自己的血性.

“十方掌!“

姜临展现刚才与姜金泉,战斗时接近武战初期的实力,并运用器灵所教之功法,向他们冲击而去.

“砰~~“

只见两道身影倒飞而去,重重的落在武战台边缘,痛苦的挣扎着,但是早已没有爬起来的气力.剩余的三人看到姜临如此强大的实力,已心生怯意,强者为尊,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台下众人从刚才的议论纷纷到现在的鸦雀无声,众人已被姜临的实力所震撼.若是刚才与未突破的姜金泉交战而不败所展现出的实力不足以证阴姜临现今的实力,到现在的强势碾压实力较强的两人足以证阴姜临现今的实力已绝不输姜虎等人,甚至更强.

“不错!姜临这小子藏得挺深啊哈哈哈.“姜太勤笑道对着众人道.

“确实不错,这小子以前没怎么注意,现在竟偷偷摸摸成长到如此境地了.“二长老姜太初也跟着道.

看台上的众人也都感到震惊,没想到一直被称为废材的少年,竟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而且沉稳低调,隐而不发.

“你们是要继续战斗下去,还是自己走下去?“姜临神色威严的道.

其余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一齐走下战台,并扶起被姜临打伤的两人.

最终姜临队伍也成功晋级,成为最后一支晋级决赛下一轮的队伍.

“恭喜你们,成功晋级下一轮.现在给你们两小时的恢复时间,两小时候比赛继续进行.“四长老对着众人道.

姜临搀扶起受伤的姜虎,退到一旁休息.

“下一轮的比赛我不参加了,你们两个自己去吧.“姜虎满脸疲惫的道.

“对不起,姜虎哥,都是我的错,害你受伤,对不起.“姜临十分愧疚,对着姜虎道.

“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就拿出你真正的实力去战胜他人,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弱者才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求怜悯.我也不知你这昏迷的几个月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我相信你现在的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努力,因为我了解你的过去.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被一些杂念所牵绊,做一个人有缺点的自己正视自己的不足,这样才能走的更远.“姜虎淡然的对着姜临道.

“这些都是我的爷爷教授我的,今日我也讲给你听,希望你好自为之.“姜虎说罢便直接离开战台,径直向观看台走去,彻底放弃了此次大比.

姜临看着姜虎远离的背景,心情无比复杂,他知道今日也许是姜虎哥与自己最后的交谈了.也阴白自己随后该怎么做,那位老者的话再次回荡在姜临的脑海中.

“真真假假,或许你所看到的未必都是真的,你所接触的未必也都是假的,世间万物皆有其发展的规律,想要改变他除非你能打破这片天……”

我要努力变强!姜临在心底暗下决心,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清楚.

自己的母亲为何从来都没有见过?为何父亲总是不愿与自己谈起母亲之事?为何一向慈祥,一视同仁的族长爷爷会放任旁系族人自生自灭,这一切都是需要姜临去追寻的答案.

“各位小家伙们,时间到了,决赛第二轮开始了.“

“现在我来为你们介绍第二轮的比试规则.“

“现在你们场下有五十人,此次比试过后将只会留下十人,其余之人都将被淘汰.此次规则也很简单,你们五十人同时上场相互淘汰,直至剩下最后十人方可停止战斗.“

“现在你们同时上场,比试就立即开始.“四长老大声道.

随后众人一同登上战台,战斗一触即发.战台之上陷入一片混战之中.

但是姜玥,姜天云等人却无人敢向其出手.姜临也站在一旁无人对其发起进攻.

姜临的目光逐渐向姜天云方向看去,之前战斗之时就觉得此人好生面熟,但有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现在再次向其望去,却发现姜天云也在看着自己.

两人相互对视而看,宛如昨日般的记忆涌现而出,姜临终于知晓眼前这个天赋出众的少年是谁了.

姜天云,自己儿时最好的玩伴.从小失去母亲的关爱,父亲也整日忙于宗族之事,年幼的姜临与这位旁系庶出之子有着相似的遭遇,使他们有着深厚的友谊.

但是此时姜天云的眼神却让姜临感到不解,为何仿佛带着沉重的戾气,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姜天云一脉会全部离开族府,姜临想不到到底发生了,也许只要亲自问他才能知晓了.

正当姜临还在沉思之时,姜天云便以迅猛之势向姜临攻杀而来.

“什么!你为什么要如此,我是姜临啊,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姜临快速的躲闪着,并对姜天云说道.

“看来这姜临得罪了不少了人啊,就让这个姜天云先出手试探一下姜临是否还隐藏了实力,顺便也看下这突然冒出的姜天云对我们是否有威胁.“姜威天站在姜金泉身旁道.

“废材一个,不论姜天云能否打败他,我都不会让他再次晋级下一轮,必将其重创.“姜金泉戏虐的看到姜临道.

姜天云没有回答姜临的疑问,只是一直猛烈地向姜临挥拳而去.

看着突然暴起攻击姜临的姜天云,一直站在姜天云身旁的少女十分惊讶,为何天云哥会突然向姜临攻击而去.

面对猛烈进攻的姜天云,姜临逐渐招架不住,哪怕是面对武战体初期的姜金泉也没有如此的压迫感.自己不全力以赴立马就会被姜天云的拳头击中,但是哪怕自己以全力而出,武战体初期之境的姜临竟然依旧撼动不了姜天云的攻击,这是何等的实力.

这是姜临在突破武战体初期之后第一次感受到极强的压迫感,哪怕自己全力以赴也无法与之匹敌.姜天云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中必然有关于自己的隐秘,否则昔日至交之情岂会如此这般.

然而,姜天云心中的震撼丝毫不比姜临少,要知道自己在那个地方之时,同辈之人无人能再其手上撑过十招,然而姜临却能抵挡自己如此之久且不败.姜天云心中生出一股无力之感,他以为自己遇到天赐机缘,此次大比而归,定能在众多宗族天骄中脱颖而出,借此向家族证阴自己实力得到重视,以求时机为五年前之事讨回公道.

结果,自己付出了比他人多十倍的努力,却依然无法击败眼前的姜临.想要为自己父亲讨回公道的愿望又变得艰难起来.

姜临渐渐抵挡不住姜天云的攻势,被其击中背部向战台边缘退去..

看着双眼无神的姜天云,姜临不解的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你们那一脉一夜之见就全部消失了?“

姜天云冷笑道:“昔日,我待你如亲兄弟一般,然而你们当初是怎么对们的?如今还在这里装不知情吗?我父亲就是因此而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