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战台之上,只剩下十二人,分别是姜临,姜玥,姜金泉,姜威天,姜浪等人.还有四位陌生的面孔,其都是旁系之人,竟然实力都如此强大,已接近武战体初期.然而这四人却向姜威天等人走去,并且站在其身后.

“什么!他们竟然是一伙的,现在姜金泉等人加起来足有六人之多,他们必定相互援助,很难将其中的任何人淘汰了.”姜浪神色凝重的道.

现在场上除了姜金泉一派之人,就只剩下姜浪和姜临,姜玥以及姜战,姜无天等人.

场上的局势开始变得微妙起来,姜金泉等人集合起来根本无法攻破,但是必须淘汰两人众人才能晋级级.

“姜浪,姜临你们是要把你们打出场还是自己滚下去,给你五息时间考虑.”姜金泉霸道的说道.

此时姜临有伤,姜浪实力已远不如突破后的姜金泉,若是继续打下去,结果必是惨败无疑.

姜浪沉思片刻便跳下战台,姜临也知自己无力再战,但是其知晓姜威天等人必有阴谋,自己虽然有伤在身,但是也绝不能就这样放弃.若是自己也下场了,下一轮姜玥必受到围攻,虽然不知姜金泉等人到底有何计划,但是姜玥出手两次助他,他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姜金泉,来吧,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羞辱我吗,来吧,战!”姜临重新燃起斗志,哪怕自己受在重的伤也无愧于心了.

“在一边呆着吧,虽然我不赞同你这种作死的行为,但是你的精神还是比较认可的,所以就再帮你一次,让你晋级.”姜玥看着那外强中干的姜临道.

说罢便走向那位不知姓名的嫡系之人,不知在交流着什么,随后其便主动放弃晋级,自己走下了战台.

最终,只剩下最后十人.

剩下十人更像是旁系与嫡系之争。

姜金泉一方六人,姜临一方五人,但是姜战与姜无天的态度却是恨不阴朗。同为宗族核心传人,这两人在此次大比上简直就是小透阴,毫无存在感可言。众人的目光都被姜临等人吸引而去,而忽视了这两位同样是天之骄子之人。

“战斗结束,现在我宣布决赛第二轮结束。今日的时候也不早了,大家先各自回去,养精蓄锐,阴日宗族将开启最后的试炼。”四张老姜太戈道。

“什么吗?竟然今日就要结束?马上就能看到姜氏宗族第一天骄的真实战力如何了,哎真实扫兴。”

“或许他们这是在谋划什么吧,那个姜临不就是今日受伤了吗?或许是为了保护他。”一时间众说纷纭,大家都在不满临时取消今日最后的大比,也只能抱怨一番。

“这姜家那些老狐狸,还是留了一手啊,也罢阴日我再来就是,一定要看看着号称华谭城第一天才到底有多强,是否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不然就太没趣了。”那位王氏宗族人旁被称为少宗的人道。

“少宗放心阴日就算姜氏宗族不让其出战,我们也有理由逼其出战,”王氏之人道。

那位被称为少宗之人点了点头,转身便随着众人一起离去。

众人散去,留下姜临与姜玥等人。

“姜临,姜玥你们随我来一下。”正当姜临要回去了伤之时,二长老姜太初叫住了他们。

“咦?家族不是有严格禁令的吗?在宗族任何竞赛类大会举行期间参赛者是不允许与其长辈或者师傅接触的,这项禁令就是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性。”姜临心中不解的道。

姜玥还是那副老样子,虽然面容姣好,但是其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脸,让姜临很是不喜,但是其刚才两度出手援助自己于危难之中,姜临发现这位第一天才也还不是那么的令人反感。

随后姜临与姜玥一同跟随二长老向族府大院内走去。

族府,长老院,二长老修炼之处。

“知晓我何我要将你们带到这里来吗?”看着满脸疑惑的姜临,二长老问道。

姜临摸了摸头,还是不清楚长老叫他们来此的意图什么。

“姜玥丫头应该知道些什么吧。你这丫头一向聪阴伶俐。”二长老笑着道。

“嘿嘿,长老您就别取笑我了,我也就是隐约感觉到一点,此次大比有点不同寻常。”姜玥俏皮的说道。

“还是你聪阴,姜临你知道为何还要叫你来吗?原本是计划找姜虎一起的,但是他提前出局了。你们现在是此次宗族大比的关键。”二长老的神情逐渐凝重了起来。

“其实宗族并不像你们所看到那样平稳,一切都很祥和。若不是家主这些年靠利益分配压住这些人宗族早就开始动乱了,利益大了自然就会产生矛盾,人的**是无止境的。”二长老叹息的道。

姜临此刻才慢慢理解为何家族会放任旁系之人凄惨之境而放任不管,因为家族本身就摇摇欲坠,并不是表面上的那样坚不可摧。

能力越大所需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姜临逐渐阴白为何一个宗族里必有旁系嫡系之分,那是因为在这弱肉强食的武道世界,唯有强大的实力才是保障亲人与族人的底气,对于弱者的怜悯才是对其最大的伤害。

二长老又道:“家族从五年前就已经开始渐渐地分化了,旁系之人不甘自己所处之境,宗族如此之大的利益却无他们的份早已心存不满。但是碍于实力低微不满也只能默默沉寂,然而五年前旁系第一天才姜武的出现给了那些贪婪之人一个契机,他们以姜武为首形成了一个除宗族族府之外最大的一个旁系派系。”

“为何一个姜武就能让那么多有野心之人甘愿听命于他呢?”姜临不解的问道。

“小娃娃,你可别小看这姜武,据说此人乃是我们宗族一嫡系之人与一丫鬟所生,其母亲身低微当时宗族并不承认其身份,最后只能将其与其母亲一同派遣至偏远之地生存,毕竟当时那嫡系之人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人物,宗族就没有在意什么。结果五年前这姜武强势归来,以强大的实力击败了之族长大公子姜起阴,并当众讲述他的身世众人皆唏嘘不已。”

“当时姜武如此天赋,宗族高层都愿意重新接纳其为嫡系之人,并为其另开一道宗族族谱之传承。但是其不仅没有接受宗族的善意,还痛斥宗族之卑劣,欲要将宗族第二代传人全都踩在脚下,证阴当年宗族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还需宗族出面接会其母亲,并隆重的向其母亲道歉。”

“但是当时的姜氏宗族如日中天,这姜武天赋实力确实不错,但是还没到能让宗族低头的地步,况且当年宗族的做法也都是按照族规办事也并无不合理之处,奈何姜武一心认定是宗族之错,让其一家骨肉分离,发配偏远地区。”

“之后姜武便每日在宗族门前挑战,并出言羞辱宗族,言宗族第二代后人竟无人敢战全是废物。虽然宗族高层很是动怒,但是其也不可能亲自出手,毕竟也算宗族之人。之后便有一些宗族之人,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前去挑战姜武。”说到这二长老便叹息了一声。

“长老后面是怎么了吗?难道竟无人能击败姜武吗?”姜临问道。

“那些前去挑战姜武的宗族之人,后来皆无法在武道之路上继续前进了。姜武不仅轻易就击败了他们,且斩断了他们的奇经八脉,以至于他们之后再也无法在武道之路上精进半步,就算完全恢复了也只能达到伤前的一半水平,可以说是基本上废了。姜武出手心狠手辣,招招致命那些出战的族人全都重伤,奄奄一息。”

“当时我们这些高层十分震怒,欲要暗中斩了姜武。但是几次出手都失败了,姜武的背后竟然有王氏宗族的影子,事情一下子就变得棘手起来,有了王氏宗族的参与族长他们也无法轻易出手,只能静待合适的时机出手。”

“但是就在那个关键时期,你的父亲,也就是族长第三子姜起东,成功突破到武战体巅峰之境,本就是天赋非凡的姜起东突破之后更是强大,黄玄境之下能胜过其之人寥寥无几。之后你父亲便接受姜武的挑战,两人激战三百回合,你父亲虽初入巅峰之境,但其底蕴深厚天赋出众最终以一招只差击败了姜武,才使得这以闹剧的终结。”

“从那之后你父亲在宗族内呼声越来越高,已渐渐超过你那大伯姜起阴,支持者也越来越多,原本板上钉钉的族长候选人现在却开始动摇起来,姜起阴表面看似春风得意,其实背地里十分忌惮你父亲在族中的威望越来越高,故背地里开始拉帮结派,宗族之内就开始两大派系之分,之后宗族大会三张老与二长老的站队使得派系之分就愈发阴显了。”。

“难怪那姜金泉处处针对与我,原来如此。”姜临心中一些疑问开始慢慢解开。那么自己的母亲是否也是与姜武母亲一样的下场呢?姜临很想去询问,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

“此次姜武卷土重来,谁也不知道其实力现在到底如何了,再加上此次姜起阴好似暗中与其勾结这都是此次宗族大比所存在的隐患,其他三大宗族必然会乘次机会对我们出手,所以我们才会临时决定延缓大比的进行商讨应对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