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姜临万万没有想到这王啸如此狡诈,乘机偷袭自己。

“砰!”

姜临虽反应迅猛,但还是没躲过王啸偷袭,被其击中胸口向后倒退后去,直至撞至望仙楼隔墙之上。

看到姜临狼狈的爬起,王啸脸露惊恐之色自己这一击可是自己全力以赴的实力,且还是运用了王氏宗族黄上层武战术,姜临硬吃这一击竟然还能站起来,这是何等实力,他不是废物吗,怎么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王啸,你这是在找死!”

姜玉清暴怒,没想到这王啸如此大胆竟敢当面偷袭姜临,姜临虽说以前名声不好但是他也是实打实的姜氏宗族核心传人之一,王啸是想挑起四大宗族之间的矛盾吗。

姜玉清迅猛出击,向王啸攻杀而去。

王啸自知自己只是初入武战体初期之境,根本不是姜玉清对手,现在只能求助于慕容无生。随后王啸便渐渐向慕容无生靠去。

本想一击击溃姜临,在众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没想到竟然偷袭也未能击溃姜临,这下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就在姜玉清的攻击要降临到王啸身上时,一道极强的拳力与迎面而来的姜玉清碰撞在一起。

“轰!”

巨大的冲击力,又将望仙楼洗礼了一遍,本是富丽堂皇,琳琅满目的望仙楼现在就剩几块破碎的瓷器散落在地。

姜玉清被反震而出,恢复了一会的姜临在其身后扶助了她。

慕容无生出手了,这位少城主,在姜氏宗族天才少女姜玥未出世前,一直被誉为华谭城青年一代永恒的王者,据说从未有过败绩。但是许久以来从未有人见过你出手,以至于众人对其的实力渐渐产生一点怀疑。

但是今日之战,足以证阴其绝不是虚有其名而已。

“玉清姐,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姜临急切的问道。

“我没事,放心你玉清姐没那么弱,只是低估的实力。没想到他,竟然已经达到另一个层次了,事情就开始变得棘手起来了。还是先叫人通知一下姜玥吧,只有他来才能应付的了慕容无生了。”姜玉清神色郑重的道。但是姜临没发现的是,姜玉清那只与慕容无生对碰的手臂此时正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燕仙儿看着被偷袭的姜临,以及被慕容无生震伤的姜玉清十分的恼怒,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此撒野,却不能对其动手简直是在打自己的脸。但是几天前,父亲刚与自己交代,不要参与四大宗族的纠纷之中,特别是华山宗大选临近之时,看到自己的好友姜玉清被欺负,燕仙儿此时进退两难。

“不自量力,今日我城主府要拿人,谁要是在无理阻拦休怪我心狠手辣了。你们两个去把那个两个人给我抓起来!”慕容无生面露凶相对着众人道,并指示其随从将姜耀与姜恋依等人缉拿。

已是重伤的姜耀将少女牢牢地挡在自己身后并对着少女道:“恋依放心有我在,谁也别想带走你!”

常年未出族府的姜临,现在才知这世道的残酷,实力强大之人可以随意决定他人的命运,而实力低微之人只能任人宰割,那种深深地无力感涌上姜临的心头,此刻想要变强的心开始变得无比强烈。若是自己现在有碾压慕容无生的实力,一切就不足以发生。

世道无情人有情,姜临决不能看着自己儿时的伙伴就这样再次被带走,哪怕自己现在身负重伤,也要一拼。

看着冲上前来的姜临,慕容无生彻底爆发了,这些宗族之人一直无视自己,此刻竟然还要阻拦自己。

“姜临是吧,这种废物的名字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我想还是继续把你变成废人吧,省的你出来丢你们姜氏宗族的脸!”慕容无生戏谑的笑道,并迅速的向姜临杀去。

“姜临别冲动,你不是他的对手。”姜玉清急忙道。

“没事,玉清姐我自有分寸,我好歹也是宗族核心传人至少目前他不敢杀我,否则真就是向宗族开战了。”姜临安慰姜玉清道。

虽然姜临表面看似十分冷静,但自己对于这局面也不能完全把握住,慕容无生的实力究竟如何自己现在还看不透,深不可测,加上自己还被那该死的王啸偷袭,不是全盛状态更是难以发挥自己的真正实力。

“我不需要你去送死,以你的修为还是别出去丢人了,赶紧滚回你的宗族,滚!”姜耀对着姜临疯狂的吼道。

其实姜临知晓姜耀是为了自己,让自己不要趟这趟浑水,但是自己岂会因为强敌而丢下族人自己逃生而去。

“战!”

姜临汇聚全身气力使用武战术“十方掌”向慕容无生攻杀而去。

“不知量力!”

“今日就让你知道天有多高!”

“狂战拳!”慕容无生此时全身筋脉暴起,全身狂力翻涌气息暴涨,向姜临冲去。

“轰!”一道身影倒飞而出,撞向墙壁摔落而下。

“姜临!”姜玉清大喊道。

那倒飞而出的身影正是姜临,此时的姜临口吐鲜血,面色极其惨白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我说过,在有阻拦者绝不轻饶,谁在上前阻拦我必斩之!”慕容无生沉声道。

姜玉清急忙向姜临处跑去,姜耀也乘机向姜临方向走去。

“砰!”

“还想乘机溜走?”王啸看见正要向姜临走去的姜耀又是一记重拳而出,姜耀被其打飞而出,伤势更加惨重了。

“耀哥!”姜恋依看到姜耀再次受伤,原本孱弱的的少女身影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一位面露煞气,冷酷无情的女杀手的样子。

“不要啊!恋依。”

众人看到少女如此变化,都开始惊愕起来。

“果然有问题,看来我们的情报是准确的。”慕容无生若有所思的道。

正在少女面前的王啸被其这突然的变化震惊了一番,难不成自己又踢到铁板上了?

王啸不信自己运气如此这差,继而继续向少女也攻杀而去。

“装神弄鬼!看我拿你。”王啸大吼一声,欲估计重施趁其不备偷袭与她.

只见少女抬起那纤细白嫩的手臂向王啸挥去,王啸见状心想此人莫不是傻子,如此便能接下自己的全力一击吗?看来又是一个恼羞成怒的废物罢了。

“轰!”

王啸被少女轻轻一挥竟然接不下其一招,就被其手臂压得跪倒在地,双膝死死的贴住地面像是粘在地板上一般。

“什么!”众人看到刚才还是威风凛凛的王啸竟然被少女的轻轻一辉便毫无招架之力,此时竟然被其一直手臂压得站不起身,这一直看似弱不经风的少女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恋依,都是耀哥无能保护不了你。”看到此时强势的少女,别人不知是什么情况,但是姜耀却是知道她这是在伤害自己,这种超乎本身的力量并不是其可以掌握的,每次使用都会产生极其严重的后遗症。

此次宗族大会姜耀本是不想带其出来,但是耐不住其软磨硬泡只好带其出来,姜耀还曾答应少女的父母定要保护其安全,现今却还需要少女来保护自己,还在外人面前暴露了秘密,姜耀此时十分悔恨,内疚。

“果然如此,没想到竟然有如此提升与变化,此次望仙楼没有白来。”慕容无生看着此时强势的少女面露垂涎之色,像是少女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一般。

“慕容兄助我!这妖女必是学习了何种邪术,才会有如此暴涨的实力,慕容兄快拿下他为民除害。”王啸此时极其难堪,自己正跪在少女和姜临等人面前,早已羞愧不堪心中怒不可恕。

慕容无生冷漠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王啸,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言语一般。只见其走向姜恋依随后道:“在我华谭城,还没有你一个邪术修者撒野!”

此时望仙楼的主人再也坐不住了,她不想在受制于人,哪怕今日要得罪城主府与王氏宗族,她也要出手一战。

“慕容无生,同样的话告诉你,在我望仙楼还轮不到你撒野!”

“给我拦住他!”燕仙儿身后的黑衣人瞬间挡在了慕容无生面前,阻拦其向姜恋依而去。

此时已是重伤的姜临,也在姜玉清的搀扶下向慕容无生走去。

“我姜氏宗族之人也不是你们可以随意动的,任何一个族人都不例外。”姜临用尽气力对着慕容无声道。

看着此时反抗自己的众人,慕容无生忽然冷笑一声。。

“真是不错,看来多年的平静生活让你们已经忘记城主府的恐怖了。”

“啪啪!”只见慕容无生轻拍掌,不知从何处冒出的暗黑衣之人已将姜临等人团团围住,足有十人之多,气力翻涌皆是武战体初期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