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神秘的地底空间之中,姜临与姜耀正沉浸在池水的洗礼之中,一道冷漠的声音打断了沉浸其中的姜临两人。

“还不赶紧上来,时间已经到了。”

两人从修炼状态中醒来,看到姜玥静静的站在池水边,微风吹拂起少女的秀发本就格外鲜丽的少女此时更加甜美动人。

姜临与姜耀两人一时间竟看的出神,早已忘却之前其凶悍的表现。

姜玥看到两人呆呆的模样气不打一出来,好家伙当自己是摆设是吧,这池水如此珍贵,每多待一刻就多消耗一点能量,这里可以说是姜氏宗族最大的秘密了,自己也是达到武战体初期之后才得知宗族有如此宝地。

“没听到吗?叫你们赶紧上来,时间到了!是想让我亲自请你们上来吗?”姜玥脸色阴沉的对着姜临两人道。

姜临两人瞬间清醒过来,急忙一跃跳上池边,两人都不敢与姜玥对视,各自整理被池水浸湿的衣服。

“赶紧去换衣服,随后便带你们回去,记住此事决不能向外人提起,任何人都不能说,如果让我发现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另外的同辈人知晓,你们就完了!”姜玥表情严肃,眼神凌厉的盯着他们二人道。

“不敢不敢,绝不会告知他人请你放心,除非我不想活了。”姜临一本正经的道。姜耀也紧绷着脸,不敢表露出一点表情变化。

姜临表面应和却在心里暗道:“妮子,年纪不大却如此霸道等我能打过她之时我也要以这种态势与其说话,以后要是让其一直这样强势下去那还得了。”

“废话什么!,赶紧去换我在出口等你们,给你们十五息的时间,未到后果自负。”说罢姜玥便快步向前走去。

随后姜临等人跟随姜玥一齐走出了地底空间,穿过一道道石门终于来到了族长院府处,发现姜恋依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看到姜恋依出现,姜耀迅速上前道:“你没事吧?伤势都恢复了吗?”

“我没事了耀哥,现在的我可好得很呢?倒是你们伤势那么重,恢复了吗?”

姜耀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已经完全恢复了!”

看到其二人寒暄过后,姜玥道:“现在姜临你可以自己回住处去了,姜耀二人跟我走。”

姜临听到姜玥竟要带她二人走,而让自己回去心里顿时一股不满之情涌现,难道要带他二人再去什么宗族宝地进一步修炼?

姜临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与略微的嫉妒之心对着姜玥道:“你为何还要叫其二人随你而去?”

姜玥转过头凌厉的双眼瞪了姜临一眼,随后转过身道:“请不要尽说些废话好吗?在你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你暴露的所有天赋对于自己而言都存在致命的威胁,总有人不希望你成长起来。他们又不像你有个实力强大的爹一直保护你。”

说罢,姜玥便带着姜耀二人离开了这里。

姜临知晓自己确实该成长了。之前是生活在父亲以及家族中长辈的庇护下,之前被欺负了还有姜虎哥为自己出头,但是现在还是一切都得靠自己,唯有自己强大的实力才是在这个动荡的世界生存的唯一出路。

清晨,华谭城还是和往日一样的风景,人群熙熙攘攘,各自平凡的生活着。但宁静的背后或许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罢了。

今日便是华谭城姜氏宗族族内大选的决赛之日,今日将会选出代表姜氏宗族出征华山宗大选的主要成员,乃是四大宗族在日后竞争之一的关键所在。

姜氏宗族,武战台。

“今日是我姜氏宗族的大日子,我们决出最后的五名天赋异禀的少年代表姜氏宗族参加一个月后的华山宗大选,且被选中之人还有机会得到宗族意外的奖励,各位少年请尽情展现你们的天赋吧!”姜氏宗族二长老姜太初道,此次的最终大赛由其主持。

众人皆满怀热血,激情澎湃都想去做那金字塔顶端之人,一时间整个武战台都开始沸腾起来。

“什么!那姜家的天之娇女弃赛!这决赛还看的有什么意思?今日都没见她的身影,这姜家这些老家伙真的老狐狸。”王氏宗族观赛台一位全身被黑袍包裹的黑衣人道。

“少宗,这确实是我们未曾料到的,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来这一出,不过想藏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想躲着那我们就逼她出来。”一旁王氏宗族的领头少年道。

“希望如此,我可不想一些阿猫阿狗也要我出手。”黑袍少年高傲的道。

“少宗请放心,请先静静观看好戏出场吧。”那王氏少年回应道。

正在武战台中心的姜威天也在巡视四周,为何这十人中竟没有姜玥的身影,倒是出现一个昨日最后被淘汰之人,这场战斗还有什么意义,自己与父亲的计划岂不是就要落空了。

“这该死的,没想到他们不按常理出牌!”姜威天愤懑的道。站在一旁的姜金泉也十分纳闷,及的父亲之前告知自己此此大比十分重要,家族各大核心传人都十分看重,为何此时姜玥竟然主动弃赛,难道是被发现了吗。忽然想到了什么,姜金泉看下四周的观赛台,发现昨日的姜耀,与姜临及那神秘的少女都不在现场。

姜金泉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声对姜威天说了些什么,随后便跟随二长老的喊声一齐走上了战台。

十位少年皆踏上了最后的战台,观众席上也都渐渐沉静了下来。

“在比赛开始之前,我有件事情要向各位解释一下。昨日我族一些小辈在望仙楼之事相信大家皆有耳闻,其行为已触犯了此次大比之规则,故免去其参赛资格有后续之人顶上,所以今日大家有些疑惑看到某位参赛选手。但我族人才辈出,相信现在在场十人必定是我族将来最优秀的传人,必能在此次大比中更上一层楼,现在我宣布此次大比开始,以及规则如下……

宗族大比,少了第一天才自然就没什么太大观赏性。今日大比,姜临也来到了武战台,只不过他选择混迹在人群之中,不想自己处于公众之中,这样他就可以仔细地观察那姜姜金泉正真的实力。

经过昨日池水的洗礼,姜临此时的肉身强度已远超一般的武战体初期之人,哪怕是被初入五百斤气力的武战体初期强者正面硬轰也伤及不了其根基,可谓是进步非凡。

“这姜金泉屡次想要羞辱于我,有机会定要其加倍奉还。”姜临看着台上此时正春光满面的姜金泉暗道。

此时的大比已经进行到后期,姜金泉强大的实力毋庸置疑,在面对一些旁系之人时轻易的就将其击败,此时的他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目空一切。那被他击败的对手正是顶替退赛姜玥之人,结果其将对姜玥的不满发泄到这位旁系之人身上,将其全是筋骨都打伤。

“真是无耻卑鄙之人,将愤怒发泄到弱者身上,可恶至极!”正在台下的姜临在心里愤怒的道。

没有姜玥的参与这大比也变得没有悬念起来,姜威天以碾压众人的实力成功登顶大比第一的位置,而姜金泉则是排在第三位,让众人都未曾想到的是那一直默默无闻的姜无天竟然击败了姜金泉,众人皆惊叹,姜氏宗族底蕴之深,没想到如此年龄的武战体初期之人竟有如此之多。

而更加惊愕的还是那被无情击败的姜金泉,原本他以为自己稳操胜券,没想到这个姜无天竟然也藏了一手,难怪今日四长老没有主持大会,原来如此。

但是姜金泉还是被姜无天的实力震撼到了,其身体强度已经达到能与我硬碰硬的存在了,再加上其修练的独特武战术以速度著称,十分克制自己的身法,以至于处处受限只得放弃认输。

最终,此次宗族大比的前五名分别是:

第一名--姜威天;

第二名--姜无天;

第三名--姜金泉;

第四名--姜战;

第五名--姜元笙;

“好了,恭喜你们五个小家伙,最终成为我们姜氏宗族第三代传人中的佼佼者,后续我们将会给予你们应有的奖励,今后要更加刻苦的修炼争取在华山宗大选中脱颖而出,为我族争光!”二长老姜太初微笑的道。

“姜太初长老,恕晚辈直言,就贵宗族挑选而出的五人,恐怕大部分难以堪当大任,殊不知华山宗竞选可不是像你们宗族这般小打小闹,那可是生死之战。”

王氏宗族观赛出一道格外刺耳的声音响起,话音一出姜氏宗族各大少年瞬间躁动起来。。

“太猖狂了吧,到底是谁竟敢在这种场合公然挑衅我姜氏宗族?真当我姜氏宗族无人吗?”

众族人皆心怀愤懑之情,欲要寻其声音之主,灭其嚣张至极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