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众人高涨的不满情绪,那说话之人倒也没有惧怕什么而是大胆的战台中央走去。

直到其走至战台中央众人才看清其面貌,但是绝大多数宗族旁系之人并不识得此人,不满其为何敢在宗族大会上口出狂言。

那被打断话语的二长老姜太初也微微的皱起眉头,现在就开始了吗?

“哈哈哈,太初长老恕我外孙年纪尚小出言冒犯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可不要迁怒小儿呀。”

一道雄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只见一道模糊的身影顷刻间便来到了二长老身前。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王长老大驾光临我族,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啊。”姜太初淡然的道。这王生奎如此嚣张,不请自来还指使徒孙出言不逊,看来今日要有麻烦了。

“太初长老莫要见怪,我只是与好友相约而来,这不你看那小李子也来了。”王生刚指着远处说道。

其话音刚落又一道更加年轻的雄浑的声音再度响起。

“太初前辈,姜氏宗族各位前辈,晚辈不请自来还望见谅。”一道俊秀的声影也迅速从远处而来。

“什么!李氏宗族这个小辈也突破到黄玄境了?真是后生可畏啊!不知我姜氏宗族第二代传人何时能突破黄玄境界。”姜太初暗道。

“真是后生可畏啊,李玄均想不到几年不见就已到达黄玄之境了,你们李氏宗族这十年真是人才辈出啊!”姜太初对于这个实力强大且为人谦逊的李玄均还是比较见待的,毫无掩饰自己的赞赏之情。

随后那汪家府也来了一位长老,以及那徐氏宗族第二代传人最强之人也相继到来,且都各自带了两名自己的小辈。

“现在也就剩城主府和那一向低调的赵氏宗族没来了,不过其与之相交甚深的汪家府却派人前来了,看来也都有其赵氏宗族之意。”

此时坐在看台最高处的姜氏宗族族长姜太勤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已有定夺。

“今日这些宗族世家看来是不做点什么是不会善罢甘休了,也罢姜氏宗族近十年太过强盛,迟早会被针对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姜太勤暗道。

“今日本是姜氏宗族的盛会之日,晚辈本不想打搅各位的性质,但是当我看到大会最终胜出的五人时说实话,让我很失望作为华谭城四大宗族之一,宗族最强的第三代传人就一人够看,真是挺让人失望的。”那位已经走上站台中心的王氏宗族少年正不急不缓的说着。

王生刚露出得意的笑容,并连忙向姜太初道:“我家王帝天说话太过放肆了,但其从小心性就是这样,若是冒犯了贵宗族请都多多包涵。”

“王兄言重了,小孩童言无忌,无妨无妨既然小家伙有话说就让其说吧,小孩的大闹就由他们自己去决断就好了。”姜太初淡然的道。

“老狐狸,等会看你还笑得出来吗?定要让你们颜面扫地。”王生刚暗道,眼神看了一眼那站台上的王帝天,便又退回自己的座位上。

看到王生刚的眼色,王帝天瞬间懂了接下来该如何。

他再也没有顾忌,直接指着姜威天等人道:“我王帝天,在此放下此话,挑战姜氏宗族第三代传人所有天才,敢问姜氏宗族敢应战否?”

王帝天说罢,场下场上所有第三代子弟皆义愤填膺,真是太嚣张了这王帝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竟敢挑战我们所有族人。

此时的姜临也在这人群之中,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王帝天,可真是猖狂,也不知今日为何她不在,但是这姜威天也深不可测,估计他们两人能斗上一斗,自己还是先静观其变。”姜临看着周围情绪高涨的族人暗道。

“真是欺人太甚!,我去会一会他。”此时坐在姜玉清身边的姜虎与姜浪两人皆欲前去站台领教一下王帝天的实力。

在王帝天话音落下之后,战台上的最强五人竟无人上前迎战。

“这些懦夫!玉清姐别拦着我,我去杀杀这小子的威风。”姜虎说罢便向战台之上赶去,姜浪也紧随其后。

“你们这些懦夫!别人都蹬鼻子上脸了,竟无人迎战真是不配这大比的最强五人名号。”姜虎登上站台愤怒的向姜金泉等五人吼道,随后便直接向王帝天攻杀而去。

一时间姜虎的呼声达到最高,众宗族少年皆为其呐喊助威,声势浩大!

“姜虎哥,打爆他,灭灭其嚣张至极的气焰!”

“姜虎哥才是我们族最强者之一,勇者无惧!”

整个姜氏宗族的武战台都开始沸腾起来。

“勇气可嘉,但是这里太吵了,我不是很喜欢,所以只能用你来堵住他们的嘴了。”王帝天说罢,随即轻轻随意的向前挥出一掌与那强势袭来的姜虎之拳对碰在一起。

“轰!”

只见一道人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掉落战台,重重的落在地上激起满地的尘土。

待灰尘散去,原本杂乱喧嚣的呼喊声瞬间沉寂了下来,众人像石像一般,眼睛死死地盯着躺在地上的身影,那不就是刚才强势出手的姜虎吗。

王帝天看到呆住的众人,放肆的大笑起来:“不愧是四大宗族之一,这辽阔的比武战台还是修建比较壮观的,只是刚才那喧嚣的吵闹声,我不是很喜欢,现在终于安静了。”

场下的众人看到如此嚣张跋扈的王帝天,狠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将其撕成碎片,如此羞辱宗族兼职欺人太甚。

“蠢货,就这点实力还敢前去应战,真是无知。”站在一旁的姜金泉亲声道。

此时姜金泉右侧有一人跨步而出,并看了一眼姜金泉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是个精神与**上的双重懦夫。”说罢便直接走到王帝天的面前。

姜金泉愤怒的看着走上前去的姜无畏,暗道:“等会你被踢出战台之时看你还能有现在的傲气吗?”

“在下,姜氏宗族长老院四长老姜太戈传人,姜无畏。”姜无畏双手放于后背,神情淡然的道。

看着自我介绍的姜无畏,王帝天此时也来了兴趣道:“终于来了个懂礼貌之人,我还以为你们都没有族规呢,刚才那个就很没有礼貌。”

“王帝天,王氏宗族第三代传人大选第二名,王氏宗族族长之孙。现今肉身力量,武战体初期之境,但具体战力不好判断估计与无天不相上下。”坐在观战台上的姜玉清正对着一众嫡系子弟道。

“你们切不可鲁莽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姜虎此时静脉寸断,武战体初期之下之人根本经不住王帝天一击,且此子心狠手辣毫不留情,切不可意气用事。”姜玉清随后又对着众人道。

战台之上,姜无畏与王帝天正四目相对,其都在静静观察对方,寻求其破绽一击致命。

“上了!姜无畏主动出击了!”

观看的众人也都开始渐渐又呐喊起来,为其助威。

姜威天迅速上前向其攻杀而去,姜威天的强势在于其习得罕见的身法之术,其在速度上领先王帝天,初次出击便靠着速度的优势,一掌击中王帝天使其倒退十步之远,才稳住身形。

“呵呵,速度不错,但是力量还是差的远了,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绝对的力量!”王帝天说罢,全身气力开始疯狂的汇聚。随即向姜无畏,攻杀而去。

姜无畏见状也不敢轻视,立即使用武战术“游身步”躲避其强大的攻势。

二人逐渐缠斗在一起,但是姜无畏强在其身法,力量上并不是王帝天的对手。长时间的消耗使其身法逐渐缓慢下来,反观王帝天却越战越勇,其力量与速度都在不断地攀升。

“砰!”

最终随着一声撞击之声落下,姜无畏被王帝天一拳击中背部,狠狠地撞击在战台的护栏上,摔落在地,口吐鲜血连战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看台上的众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姜无畏都战败了这简直无法想象,别人还只是宗族的第二人就接连击败我们两位强者,最后众人都把目光看向那阴面上的宗族第一人姜威天。

姜威天看着众人的眼光,淡淡的笑了,总算是轮到自己出场了。。

姜威天在众人的注视下向王帝天走去,然而正当众人都以为二人会进行一场激烈的战斗之时,面向王帝天的姜威天突然与之相视一笑,继而转身与其站在一起对着满脸惊愕的众人欲要宣布什么。

其接下来所说之话,让所有族人都陷入了震惊,迷惑,愤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