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正逢三伏天,烈日当空,乔阳似火.

姜氏宗族族府,演武场.

几位十岁般大小的孩童正在举着石墩好像在炫耀着什么.只见一位看似只有十岁般大小的孩童,走向百斤重的石狮,双臂大开,神情凝重.

“喝~~~“,只见孩童大喝一声,百斤重的石狮就这样被他抱起,随后立即放下.

周围的孩童立刻欢呼起来,一起围了上去.其中一个孩童说道:“姜虎哥,你好强啊,现在就已经快接近两百斤的气力了,马上就要达到武战体初期的水平了,真实厉害!“说话的正是现姜家家主第三子姜起东之子,姜临.其他家族旁系子弟也在一旁夸赞着,满是崇拜的表情.

要知道姜临的父亲姜起东,现在的境界也才到武战体巅峰之境,也就是五千斤气力,可想而知姜虎以目前十岁的年龄达到如此水平是多们的恐怖,更何况那些在生活在偏远地区的旁系子弟.

姜虎道:“嘿嘿,姜临表弟,我都是托我爷爷的福,我父亲也从小教导我,才会有如此境地,比起你们只是借了外力而已“.说完温和的看下周围的其他的旁系族人.

原来这位神力少年,乃是宗族大长老之孙,难怪如此恐怖,对于一个十岁的孩童,便能举起近两百斤的石墩,对于家族旁系之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姜临道:“姜虎哥,你这么说我可是要羞愧死,我爷爷是家主,可谓是先天条件优厚了,但是现在还是只有五十斤的气力,哎何时才能突破百斤啊!“

“姜临表弟别灰心,或许你的天赋在精神力呢,我可是听我爷爷说过他曾经见过精神力强者呢,临空击杀对手,恐怖如斯“.姜虎见姜临心情低落安慰道.

姜临也知道姜虎这只是在安慰自己,精神力强者何等罕见,就来父亲也爷爷也未曾见过,自己或许真的就是废材少年吧,坐拥家族核心成员的地位与待遇,却没有武道天赋,倒也是一种悲哀。

看着烈日当空,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可能与那件事有关吧,姜临楠楠自语陷入了回忆之中。

在姜临五岁时,他曾在家族禁地外游玩,因为非常贪玩,也不懂事,想去哪就哪家族大少爷的身份让其他人额也不敢多说什么。

姜临就这样,漫无目的在家族中游玩着。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几乎家族的每个角落都被他走遍了,所以对于这个平常从来没见过的家族禁地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来到禁地不远处,只见一间其貌不扬的小屋子,上挂了个牌匾,上面写着家族禁地四个大字。然而外面确是杂草丛生,一点也不像是庞大的宗族禁地,更像是小孩子的恶作剧。

一间废弃的茅草屋,门上挂着布满灰尘的牌匾,看上去阴森恐怖的样子,但其实却是那样的普通,随意。

姜临一下子就兴趣来了,平时住的都是金碧辉煌的的建筑,宗族掌握经济,主府建造的格外富丽堂皇,哪里能见到如此景象的草屋。

但是在外人看来这里却充满着诡异,但是对于一个人五岁的孩子而言,他又懂什么呢,只知道贪玩而已。

年幼的姜临蹦蹦跳跳的像禁地走去,一点也没意识到这其貌不扬的茅草屋竟然会改变他的一生.

说是禁地,但却是无人看守,也没有坚固的房门阻隔,不禁让人疑惑这真的是华谭城四大宗族之一的姜氏宗族禁地吗?也许只是简单地草屋罢了.

慢慢的姜临走到了房屋门前,一股阴风吹来凄凉的草屋看似更加营生恐怖.但是对于这般大的姜临来说,无比的吸引,因为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场景.好奇的他推开了草屋的房门.

“吱~~“,草屋的房门被打开了.引入眼帘的只是非常普通的农村草屋的摆设.

陈旧的炤台,布满灰尘的木板床,以及那许久未曾打开的竹制窗户.

姜临大失所望,看来又是一场空,还是没能找到比较新奇的,好玩的东西.

正当姜临要离开时,却不小心被散落在房屋内的毛草绊倒,身体一下子倒了下去,也不知道是磕碰到了什么,姜临的手流出了鲜红的血液,而此时一直被深埋在草屋之下的蓝色晶石,却爆发出异常的的光芒.

一时间整个草屋化为虚无,只剩下姜临一人失去意识趴在草地上,手上的鲜血停止了流动,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巨大的动静马上引起了族中长辈的到来.

大长老姜太虚修为最高,最先察觉到动静立马赶到,发现受伤的姜临,并立即将他带了回去,并与随后到来的姜家家主,以及姜临父亲姜起东说了些什么,就离开了.

随后,家主就下令谁也不能提及此事,否则逐出宗族.另外,把草屋此地永远封禁,宗族之人永不能踏入此地,否者同样的对待,逐出宗族.

此后家族之人渐渐地也没有提及此事,时间久了渐渐地就淡忘了此事.

姜临也只是因为磕碰到,短暂的昏迷,之后便醒了.

然而,谁也没有发现在姜临那磕破的手心中有一丝蓝色的点,细微,浅淡.谁也不知道大长老第一时间到达看到了什么,为什么要封禁此地,且不让任何人谈论此事,越是如此越是显得迷云密布.

事情发生不久,宗族内部之人,难免会有好奇之心,但是碍于大长老的压力,不敢过多的试探是什么.众人都在猜测,或许是家主想将家族那不为人知的重物交给姜临,才营造去这一事件,以掩人耳目.

一时间众多宗族内众多子弟,都开始与姜临套近乎,想从其口中得到什么,再加上其为姜起东之子,族长之孙,姜临逐渐成为姜家第三代子弟的核心人物.

但是年幼的姜临又怎么会知道其中的深意呢?

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家族中的少年开始接受长辈的教导,开始向武道之路进发.

然而,被众人以为得到家族重宝的姜临,在得到族中最好的教导资源前提下,却毫无进展,炼体气力甚至不如旁系子弟.渐渐地被众人所遗忘,要不是他是姜起东之子,或许都不会被大家所知晓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姜临也渐渐地懂事起来,知晓自己武道天赋极差,甚至不如旁系族人,给自己的父亲,带来压力.自己乃是家主之孙,从小受尽最好的待遇然而却如此差劲,难免会自生伤悲.

但是姜临自己也没有自暴自弃,这五年来一直刻苦修炼,可以说他吃的苦不比任何一个同龄人少,但是就是进步的非常缓慢,甚至可以说是止步不前.姜启东也是为了姜临,请了诸多名师,以及准备了非常珍稀的药材,但是还是没有太大的效果.

家主姜太勤也无能为力,最后只能希望姜临能好好学习经商之道,将来能管理好宗族的经济产业,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一生.

姜临,表面接受这一安排,但是内心却是极其的抗拒,他不想被安排,不想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安安稳稳的就这样虚度这一生.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就这样被打倒,接受命运的安排.

姜临知晓自己五年前的遭遇,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因为自从那次之后自己每次刻苦练习体魄,但是每次练完都会感受到血弱气虚,血气不足,根本提升不了自己气力反而还会更加的虚弱.但是总是找不到原因所在.

为此,姜临告诉了自己的父亲自己现在的状况,请教大长老也是不了了之,姜起东也无可奈何,只能对不起自己这个儿子了,小时候未能照顾好他.

“大长老之孙占尽天时地利,五岁开始炼体,五年两百斤气力都未达到,也敢如此张扬,好在只是在宗族中,这要是在外头岂不是让人耻笑我姜家无人?“一道格外刺耳的声音传入演练场众人的耳中,同时也打断了正在思绪过去万千的姜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