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谭城,城主府。

“禀城主,那边的战斗开始了。”

“哈哈哈,好!”

“传令下去,所有黄玄境的强者随我出发,除了三位长老,华谭城这百年未变得四大宗族势力,该换换了。”

随后一批全身被黑袍覆盖之人,悄悄从城主府迅速往姜氏宗族方向进发。

姜氏宗族,武战台处。

族长姜太勤站了起来,眼神格外凌厉看向前来的众位宗族强者。

随后看向姜武道:“姜武,我等一在容你念你苦修至今来之不易,你却死不悔改,以至于酿成今日之局,此次我等定不饶你,必将你这个宗族叛逆斩于此处!”

“轰!”

随即姜太勤从站台高处一跃而下,重重的落在战台之上,周身散发出阵阵玄之气息。

“这就是黄玄境的强者吗?族长爷爷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都能令我感到威压。”

被姜起东搀扶着的姜临,被姜太勤的实力深深的震撼了,心中对变强的渴望更加浓烈。

姜太勤来到姜玥的身边轻声道:“玥儿,你快去你三叔那里去,带他会带你们去安全的地方,快!”

随后其便带着三大长老一齐正对着王氏宗族之人,注视着姜武的一举一动。

正当姜玥想要离开之时,她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危险之意。

王氏宗族那神秘的黑袍人正一直注视着她,且似乎姜玥被什么东西锁定了一般,只要自己一动那死亡的气息就会来临。

此刻的姜玥终于明白今日恐怕要出大事了,从未见过爷爷如此慎重,且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太勤兄,您那孙女如此勇猛击杀了姜武兄的子嗣,不会就想就此不了了之吧,还出言威胁姜武兄,也太过目中无人了吧,”王生刚逐渐冷漠的说道。

“放心,姜武兄只是一时气话,他又怎么会向一个小辈出手呢?只是我王氏宗族的天骄看得姜玥娃娃天资过人,想与其切磋切磋,这点我想贵宗族不会拒绝吧。”王生刚又道。

姜太勤反手挥动大手,一股玄力在姜玥身前浮现,隔绝了那道致命的封锁。

随后冷哼一声道:“要战便战,以此卑鄙的手段对付小辈真是武者的耻辱!”

说罢姜太勤看向那神秘的黑袍之人。

“难怪王氏宗族有如此底气,那神秘的黑袍之人恐怕来头不小,太虚兄可能就是被他的人所牵制。就是不知其他宗族是何态度,偏偏今日赵氏宗族没有人前来。”姜太清看着黑袍之刃略有所思。

“这老东西怕是活腻了,看来你们说的没错,这姜氏宗族在这华谭城是无法无天了!”黑袍之人略带怒意的道。

“少宗,您说的没错,近年来姜氏宗族越来越猖狂,华谭城近乎一半的资源都被其掌握其中,隐隐有称霸华谭的野心啊!”王氏宗族之人附和道。

“既然他这么不知好歹,那今日就都灭了吧,从此华谭城再无姜氏家族,一个活口也不留!”黑袍之人站起声说道,随后向前走去。

“哗~”

黑袍之人掀开黑袍,只见一位头戴玉龙紫金冠,身穿金龙战甲,双目炯炯有神的少年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王生刚与姜武立即向其躬身道:“少宗!”

“少宗?”

“此人是谁,打扮的竟如此华丽,且气质高贵。”

姜太勤看到出现的此人,悬着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姜氏宗族大难临头了。

这金甲少年正是华山宗副宗主之子,姜太勤在在早年华谭大会上见过他。

姜太勤随即运用玄力将姜玥送至姜起东身旁。

“老夫有眼不识泰山,请少宗莫怪,只是少宗若是来我姜氏宗族做客我等必然以最高礼仪接待您。”姜太勤随后毕恭毕敬的道。

那金甲少年根本没有理会姜太勤所说之话,只是转头看向姜武冷漠道:“去把那个女子给我抓来,我要看到你的价值。”

听到此话,姜太勤立马传音给姜起东道:“我刚才已秘密吩咐下去,遣散族人了,你赶紧带着他们走,还有族中有内鬼,除了你自己其他人都不要轻易相信。”

姜起东来不及多想,也不能多想他知道宗族此刻正面临灭顶之灾,容不得其优柔寡断,有时该舍弃时只当舍弃。随后立即背起姜临,与姜玥一齐向族府深处跑去。

因为得知姜耀二人还在族府之中,他二人也是宗族未来的希望。

见姜起东想要逃走,姜武大怒道:“杀了我儿还想跑,今日你们谁也走不掉!”

“姜太勤,你还敢反抗?”

金甲少年振臂一挥,道:“杀!”

只见姜氏宗族各大战台之上,旁系族人开始互相残杀起来,原来那些根本不是旁系的族人,而是金甲少年提前安排好的。

看着四周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族人一个个被残忍的杀害,姜临与姜玥皆红了眼眶,原本只是一场宗族的比试而已,没想到却成了许许多多族人的噩梦。

凄惨的叫声充斥着整个战台,武战体初期之下的族人,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皆被瞬间秒杀。

这些混迹在族人之中的少年皆是华山宗的弟子,个个实力超凡皆是武战体初期的实力,且拥有神秘的隐匿手段,导致姜太勤等人根本发现不了。

第一次感受到世道的残酷,姜临二人皆难以承受,本就是重伤的姜临昏死了过去,那一向坚强的姜玥也止不住泪水的流出。

姜起东看着此刻悲痛的两个孩子,自己何尝也不是如此感受呢,但是他必须强忍悲痛找到姜素英将二人交于她手,自己绝不能抛下族人独自苟活。

姜武出手了,第一个黄玄境强者出手了。

只见其手持黑色巨斧,向姜起东逃离方向劈砍而去。

姜太勤与三位长老立马欲冲上前去,阻拦姜武。

“轰!”

“什么?”

姜太勤与其他二位长老皆被轰到在地,他们惊愕的回头看向此时正露出微微笑容的姜太止。

“怎么会是你!”

“诸位,对不住了,人往高处走,况且你们还十分看重那个叫姜耀的小子,所以我不得不先下手为强。”姜太止淡淡的道。

姜太勤三人渐渐恢复身形,强行压住被偷袭伤势,现在最关键的是帮助姜起东逃脱,姜太勤立马向姜武攻杀而去。姜太初两人则留下对付叛变的姜太止。

“哈哈,太勤兄年轻人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我早就想领教一下你这位族长的实力了。”王生刚大笑一声,随之向姜太勤截杀而去。

“砰!”

姜武黄玄境的速度很快便追上了姜起东等人,一击战斧劈下险些击中姜起东等人,将周围的战台劈裂而开。

“姜起东,你死定了,今日你与那小娃娃都走不掉!”姜武狰狞的道。

“姜玥你赶紧带着姜临跑,去找你母亲,记住除了母亲宗族任何人都不要相信。”姜起东将姜临交给姜玥随后便抽出长剑与追来的姜武战在一起。

“三叔!”

姜玥哭红着眼,深知姜起东此去必然又去无回,自己又将失去一位亲人,但是其不能此刻倒下,她要活下去,带着姜临等人找到母亲,一起逃离这是众多族人拿生命换来的一条生路。

随后其毅然的向远处奔去。

金甲少年队姜玥极其感兴趣,怎么会如此就让其逃脱。

姜是宗族族府此刻早已被其之人占领,姜玥他们向族府而去只是自投罗网罢了,现在其只要做的就是拿下姜太勤与一众长老,并以其制衡那姜氏宗族第一强者姜太虚,这样姜氏宗族就完全被自己所掌控了。

所有人都在逃离,凄惨的叫声连绵不断,此刻的姜氏宗族昔日最宏伟壮观的武战台以如人间炼狱一般。

姜太勤看着如此惨状的族人,心中悲痛之情更加沉重,原本被强压下的伤势已然喷发。

王生刚抓住机会一掌击中姜太勤胸口,将其击飞数十步之远。

“噗……”

姜太勤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倚靠在破碎的战台支柱边,此刻姜太勤的心早已死去,他万万没想到今日将会是宗族灭顶之日,自己乃是宗族的千古罪人,将来又何面目去见姜氏宗族的历代先祖。

“桀桀,风光无限的姜氏宗族族长此时竟落得如此境地,真是可悲啊!”王生刚放肆的大笑道。

另外与姜太止交战的姜太初、姜太戈两位长老也都被打伤退至姜太勤身旁。

战台四周的族人几乎都被屠戮殆尽了,满目疮痍,血流成河。

姜太初无比的愤怒,他不解为何突然就要对姜氏宗族发动灭顶之灾,他对着金甲少年怒吼道:“为何要如此对待我姜氏宗族,我姜氏宗族一向对华山宗毕恭毕敬,丝毫没有得罪你们的地方为何,要如此残忍!”

金甲少年看着此时愤怒的姜太初,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似乎这样的场景好像在其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你很想知道那我就先了结你吧,这样你就不会有那么多想法了。”金甲少年淡淡的转过身子,看着姜太初露出极度扭曲的面容。

这就是武道世界的残酷,他人的性命在强者眼里,只是满足自己私欲的工具而已,金甲少年不知,今日其如此残忍的做法,日后将会给华山宗带来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