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仙楼密室之中。

姜临不知该如何是好,现在宗族被灭门,自己实力有如此低微根本不可能为族人讨回公道。

“唉,到底是为什么啊!”

姜临抬头看着漆黑的玄铁房顶,无奈地低吼道。

“你除了会自怨自艾你还会什么?只知道抱怨吗?别只会当个说白话的废物!”姜耀看着此时颓废的姜临怒吼道。

“你该做的是努力修炼,哪怕现在的你实力弱小,但只要你不停止前进你就有强大的可能,而不是只会在此怨天尤人,武道世界本就是残酷至极,弱肉强食你若是强大了又有谁能轻易拿捏你。”姜耀继续愤怒地说道。

“我……”

姜临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抬起的头颅也渐渐的低了下去,像是犯了错的小孩正在被长辈训斥一般。

此时的姜临被残酷的现实所影响,甚至无法面对已经发生的一切,因为这意味着将来他将要肚子面对未来的一切未知,他担忧,怯弱,甚至有点恐惧。

“姜临,你真的太少让我失望了。”姜玥微微叹了一口气道。

“你知道在之前的大比时,为何我会屡次出手帮助你吗?”

听得这话姜临微微的抬起头,看向正在注视着他的姜玥。

“那是因为在大比之前,母亲跟我说当你有困难时帮你一把,我也不知母亲的用意是什么,但是这么多年的观察来看,家族中几乎所有的长辈都会关注你的成长,显然大家将你看的很重。就连我也没有得到你这么多的关注,所以之前我才会故意试探你,看你到底是真的废材,还是应宗族要求隐藏实力。”

“但是你现在的表现太让人失望了,你知道吗?我能清楚的感知到大家对你的期望是很高的,甚至超过了我这个表面上的宗族第一人,而你呢?现在为族长爷爷们的看重而深深地不值得,就你现在的实力与心性,宗族还有希望吗?我们还有光复宗门的那天吗?我们还能有机会为惨死的族人讨回公道吗?”

姜玥一连串的反问,深深地刺激着姜临幼小的心灵。

是啊,今年的姜临才年方十岁,这要是在普通家族以现在的年龄应去学堂学习而已,然而小小年纪的姜临却要早早承担起宗族大任。

姜临那稚嫩的脸庞此时已布满泪水,他不知该如何向姜玥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也不知现在到底该怎么办,细长的双手早已握紧小拳,指尖深深地插进白嫩的血肉之中。

姜玥看着紧握双拳的姜临,以为其生自己的气,不阴所理的数落了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去照看一下太勤爷爷们,你们好好呆在这里。”姜玥说罢随后便向们外走去。

“母亲,玥儿一定会找到您的,一定会拼命的变强,为家族讨回公道!”姜玥深知以后宗族的未来只能靠自己一个人了,姜临软弱无能心性及其脆弱,难堪大用,姜耀与那神秘的少女虽然天赋与心性俱佳,但是其心不可知终不是宗族核心之人。

想到这里姜玥无奈的摇了摇头,继而继续向门外走去。

看着姜玥那孤单的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落寞。

姜临知道其肯定是对自己失望透顶,唯一与其一起幸存的核心族人竟然是如此颓废,不堪大用。“呵呵,确实自己现在的确是个废物,在那些敌人面前自己只不过是随手就能解决的废物罢了。”姜临自嘲的道。

“姜临,你怎么变得如此颓废了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你想要变强的心去哪里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姜临的耳边响起。

“是你吗?器灵?”

姜临转身四处张望着什么。

“不用找了,我在你的意识之中。说来也奇怪,为何你现在的实力阴阴还未到黄玄境,但是我我却得到类似玄力的补充,继而提前苏醒了过来。”

原本已经深深绝望的姜临仿佛在此刻找到了那唯一的救命稻草,颓废的神情瞬间开始变得有气力了起来。

此时的姜临已经不在乎器灵是如何苏醒而来,他只在乎自己能否快速地提升实力,急切的想要从器灵哪里得到些什么,虽然他不知道器灵的来历究竟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器灵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强如那华山宗的雷姓男子也未能入侵他人的精神世界之中,而器灵却可以如此轻易地存在于自己的脑海之中。

“你能告诉我如何才能快速地变强吗?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可以,只要能够快速地变强,哪怕付出我的生命都可以!”姜临急切询问道。

看着姜临突然询问,器灵也有点不知所措。

“这小子怎么几天不见就变得如此急躁了,还是先看看他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吧。”器灵没有立刻回答姜临的询问,而是进入其灵魂印记之中查看其近期的记忆碎片。

“这……难怪这小子如此急躁,竟然发生了如此之事。”器灵从姜临的记忆碎片之中看到华山宗·之人屠戮姜氏宗族族人的场景,到看到姜太勤等人被雷姓男子重伤,废除修为。

“啊~~为何这一幕会如此的似曾相识!”

当器灵看到那雷姓男子释放自己强大的雷属性玄力之时,器灵那尘封的记忆有了略微地松动,这强大雷属性玄力使其感到十分熟悉,难道这自己被封印的记忆有关?

但是任凭器灵再怎么仔细回想,终究还是没有什么结果。

“唉,算了,还是帮这小子解决眼下的问题吧,自己记忆还是得靠这小子逐渐强大起来才能逐渐揭开当年的谜团。”

“小子,武道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既然你族有此一劫躲也是躲不过去的,唯有坦然接受。殊不知在强大的人物都有毁灭的一天,更何况你们这偏居一隅的小宗族而已,若是你自己不能走出自己的枷锁就算这大陆之上最顶级的修炼之法放在你面前,你也根本无法触碰它,更别说修炼了就也没了变枪强这一说法。”

器灵看着此时似乎癫狂的姜临道。

听着器灵的话姜临那急躁的心,才慢慢缓和下来。

“或许此次宗门的不幸,方才真正意义上是你快速成长了一番,世上之事有因必有果,此时你若选择放弃自己,那你就是那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颓废下去,因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自己完全无法战胜的敌人,他会彻底摧毁你的信念。”

“你不是想知道有没有快速变强的办法吗?告诉你,绝无可能!世上每一位站在顶端的强者无不是一步一步想山峰攀登而去,他们也曾跌落低谷,但是他们从不会放弃更不会因为对手的强大而自怨自艾,相反越是强大的对手更能激发其那用攀高峰的信念。”

“给你时间考虑,若是你想就此沉沦下去,我会另寻他人,且将会把这五年来借用你的气血之力全部交还于你,这样你就能快速变强,达到武战体中期成为这华谭城同龄人之唯一的王者,但这真的只是你想要的?”

器灵说道:“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考虑清楚了想要再来找我,记住当你汇聚全身的感知力之时就能唤醒我,好自为之,姜临。”

器灵说罢,其声音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姜临的脑海中,只留下其字字诛心的话语在姜临耳边不断地徘徊着。

“我真的能成为那拯救宗族的英雄吗?我只是想其他族人不要笑话自己是废物而已,我只是想让父亲在家族中的威望不要因为自己而威严大损而已。”

姜临痛苦的针扎着,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承担的了家族复兴的大任,他只是个十岁的孩子,他现在应该沉浸在长辈的夸张之中,而不是如今这痛苦的选择之中。

十指紧紧地插入那乱糟糟的黑发之中,不断地抓扯着那凌乱的头发,神情呆滞,双目无神,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一般。。

这就是在姜耀眼中姜临此刻的颓废之态。

“放任这废物在这里发疯吧!恋依我们走。”姜耀知道此时旁人再怎么训斥都没有用,终究还是要靠其自己认清现实,因为自己曾经比其更年幼之时就已经历了这世间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