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语前辈你来了。”

姜临看到门口的万花语,站起身道。

“外面的情况,我已经打探清楚了,你们都过来我有事情跟你们说。”万花语边说边走,来到了姜临等人身前。

此时的万花语面容憔悴,哪怕她极力掩盖自己的情绪,众人看出了其心中的无奈。

“肯定是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又或者是宗族其他族人不知去向,也不知道素英姑姑怎么样了。”姜临满脸愁容,自知可能会听到不好的消息了。

“姜氏宗族的各位长老前辈们,花语在此对不住你们了……”

万花语突然躬身对着姜太勤等人道,脸上的无奈显露无疑。

“花语前辈,外面到底怎么了,我母亲还活着吗?有其他族人的消息吗?”姜玥一连串的声音带着哭腔而出,本就是淡红的眼眶此刻又渐渐湿润起来。

万花语面对姜玥的询问,不知该如何回答,继而转身看着姜临等人道:“此次姜氏宗族之事,以远远不是那么简单,华山宗的青龙堂堂主亲自前来,就连隔壁宝山城的万蛇宗也有强者前来,而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姜氏宗族。”

“怎么会?我们宗族虽然在华谭城好似是强大,但是在这些庞然大物眼中我们根本不值一提,岂会得到他们如此重视?”躺卧在床的姜太勤勉强坐起身道。

万花语不语,燕飞扬曾经猜测过姜氏宗族或许藏有惊世宝物,或许是有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是这些东西都是现在的姜氏宗族所守护不了的,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没有强大的实力就算得到最好的宝物也只能给自己带来灾祸。

万花语看着一此刻震惊的众人,相信了自己的判断,可能姜氏宗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拥有奇珍异宝,而不是燕飞扬猜测的那样,姜氏宗族的重宝就藏在这些人身上。

若是真有绝世宝物在手,他们岂会放任自己的宗族覆灭而不用重宝,想来也是云里雾里,却惨遭横祸。

“总之现在的情况很危急,他们这些外来势力,都想分一杯羹,现在外界都在搜寻你们宗族的幸存者,企图从他们身上获取点什么,但是你们放心,现在还没有消息有你们和核心族人被抓获。不过……”万花语说道这里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是有族人出事了吗?”姜太勤神情俨然,凝重的表情显露在苍老的脸庞上。

“唉~”

万花语叹息道:“据我们望仙楼的密探传来的信息,在王氏宗族附近看见姜起阴父子的身影,且与姜武等人走的很近。”

“咔嚓~”

姜太勤一掌打在床边的木桌上,并不强大的掌力却也震裂了桌角。

“这个畜生,枉我这么多年如此待他,他竟然做出这种欺师灭祖之事来!”姜太勤此时面部青筋暴起,本是苍白的面容此时早已充斥着醉酒般的怒红之色。

姜临十分不解,为何就连自己的大伯都能背叛家族,为何自己人也不放过。看着太勤爷爷的表情难道这其中还有其他事情?此时貌似并非是那样的简单。

看着暴怒的姜太勤,万花语也十分不解,她也不能理解,为何身为姜氏宗族族长的嫡长子,将来必定是族长的继承人,为何如此残忍残害同胞族人,败坏自己的名声从此沦为人们口诛笔伐之人。

“唉!这一切都是我当年的错,算是我自作孽,害的我族之人呐……”

姜太勤继而叹息道,看着此时情绪复杂的众人姜太勤慢慢的道:

“早在四十年前,我曾游历广星帝国各大主城。于那距离华谭城不知千百里之地的湖风城,遇到了姜起阴的母亲,那时我遇到她时,他还是一个小小世家的丫鬟正早遭受管家的毒打。当时的我年轻气盛,看到一位女子如此凄惨,便出于好心救下了她,随后她便一直跟随与我游历,直至回到华谭城。”

“一起经历了山河的日子里我两早已暗生情愫,且她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那孩子也就是现在的姜起阴。但是她却遭到了族中大部份人的反对,当时的我还是族长唯一的候选人天赋出众,家族中早已给我安排好了联姻的对象,但是我一直不肯放弃她,哪怕族长长辈对我试压我毅然不从。”

“就这样我们一直生活在家族中一年之久,哪怕其中有人指指点点但是在我的坚决反抗之下也还能过得下去。直到姜起阴的诞生,家族中的态度一下子就变得极其强硬起来,强行分开了我与姜起阴的母亲并告知我只有我达到黄玄境才能与其相见。”

“于是我没日没夜的修炼只为早日达到黄玄境,好与其相见。谁知,待我踏入黄玄境之时竟收到了她离世的消息,我悲痛欲绝,甚至一度想要带着姜起阴远走高飞。但在族中众多长辈的劝说之下,我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继而接受家族安排,把对她的爱尽力的弥补给起阴这孩子。”

姜太勤原本通红的脸庞已逐渐变得憔悴起来,接着道:“此事只有少数几人知晓,当初的长辈已都老去,只有四位长老知晓,我想肯定是姜太止那个老狗将此事告知了姜起阴,导致这孩子误入歧途,对家族产生怨恨之情。”

“这叛徒!只可惜……”

“唉”

姜太初叹息道:“这么多年枉我还一直将其当做老友般对待,没想到其竟然如此恶毒,竟然如此无情残杀同门!”

“姜太止,才是最恶毒之人,他一直受宗族的供奉到头来却残害同门,我定要将其碎尸万段,食其肉,饮其血!”性情暴躁的姜太戈怒吼道,神情极度狰狞。

原来如此,姜氏宗族以前表面看似平稳和谐,内部却如此错综复杂,人心难测,在这武道世界唯有强大是实力才是保证生存下去的唯一保障。

“花语前辈,您还是有什么话没说完吗?”姜临道。

“现在华谭城三大宗族以华山宗与万蛇宗马首是瞻,到处围剿姜氏宗族的侥幸逃脱之人,且他们已经将目光转向望仙楼而来,或许是担心望仙谷的怒火,不过今日他们对望仙楼的动作越来越大,估计是要正式于我望仙楼宣战了。”

“所以你们得赶紧离开华谭城,立即马上否者他们若是打上门来,你们将无可走!”万花语急促的道。

“那花语前辈你们怎么办,要是他们前来没有找到我们定会迁怒于你们的。我们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姜临看着此时满脸焦急的万花语道,他知晓其想保护我们离开此地,但是那华山宗之人岂会放过望仙楼之人,还有那天的神秘黑袍之人,也不知其是哪一方的势力,他们必定知晓我们是被望仙楼的人救走,万花语前辈他们必然逃脱不了干系。

“花语楼主,请你带着临儿他们走吧,我就不走了,本就是老骨头一把了,现在又成了废人,在走也没有意义了,我无颜面对那些惨死的族人,更不能再苟活着了。”姜太勤神情平淡的说道,仿佛已经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

“我们也一样,不走了,最后时刻能为他们做点事情吧。”姜太初与姜太戈随后附和道。

“不!”

“太勤爷爷你们不走,我们也不会走的!”姜临早已湿润的眼眶此时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流着泪水。

“临儿,替我照顾好你的父亲,若是有朝一日你武道有成,希望你能替我们那些死去的族人讨回公道。但爷爷更希望你不要整日生活在仇恨之中,渐渐迷失自己,总之好好活下去,活下去一切才有希望。”姜太勤深知华山宗的可怕,远不是此时的姜临所能感受的,若是一味地让其沉浸与仇恨中只会蒙蔽他的双眼,甚至误入歧途。

其只希望姜临等人能够活下去,在大陆的另一个地方重新建立起姜氏家族,远离纷争。。

“报!禀楼主,城主府之人前来望仙楼,此时他们已在大厅等候,并要求楼主亲自迎接。燕楼主已经前去大厅了,他叫我告知您三思而行。”

“姜临你们得赶紧离开了,再不走就都走不了了!”万花语看着姜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