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谁在说话,我这是在哪里?“

姜临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完蛋了,依稀在吃下父亲给的丹药后,全身剧痛无比,全身的经脉像是要爆开一般,随后便疼痛着失去意识.

等到自己再次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冰雪之地,随后便来到了这座神殿之中.听到一股威势极其强大的声音,但是貌似对自己却没有敌意.

姜临现在非常急切,他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状态,是真正死去了吗,还是这只是自己的幻想,听到有声音出现,急切的想要知道点什么.因为自己还要继续修炼,不能让父亲失望,以及那一直被家族排挤的母亲.

“好久没和人交谈了,真是憋死我了,小家伙我也是刚诞生不久,也才诞生了1000年.“那股声音再次传入姜临的耳中.

姜临翻了翻白眼,这是才戏弄自己吗,诞生了1000年这都要成为千年老妖怪了.姜临认真辨识了这声音竟与自己的音色相差无异,就像一个十岁的孩童般稚嫩的声音.姜临瞬间底气足了起来,原来对方也只是个一般大的孩童,还敢戏弄自己.

姜临神色逐渐沉重起来,说道:“不管你是谁,我都没兴趣知道,我只想回去,父亲还等着我呢!“

忽然,神殿内那柄冰魄刀发出无尽的寒光,神殿内冰雪随着狂风大作,如同惊天骇浪一般在刀身周围几期一道巨大的漩涡.

巨大的冰雪漩涡,好似要吞噬一切,好在姜临只是一道意识体,否则早已被漩涡抹灭.

一阵过后,等漩涡渐渐散去,出现在姜临眼前的竟然是一位非常普通的孩童,但是其身上的着装却和自己一模一样.整个神殿内的冰雪也全部都消失了,只留下空荡荡的大殿.

姜临已被刚才的情景,惊得呆住了,无法想象,那到底是很多么强大的力量,而且还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的,好似自己就在现场.姜临虽然连武道之路都没有踏上,但是在目前的他看来,刚才那强大的漩涡足以将家族第一强者,大长老轻易撕碎,简直就不是自己所能想象到的力量.

然而,姜临不知道的是刚才出现的冰雪漩涡,足以毁掉他家族所在方圆万里之地,摧毁一切,万里之内绝无生灵可以存活.

“嘿,姜临,我在五年前就发现你了,那是我第一次遇到另外一个生命体,但是你一直不能和我沟通一直不能来到这里,我真的好无聊啊.“突然出现的神秘孩童对着姜临道.

神秘孩童的声音,让姜临清醒了过来,姜临摸了摸脑袋,心想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又或许是已经玩完了到了天堂,要不然不会碰到这么离谱的事情,对于年仅十岁的姜临来说,这些都太过虚无缥缈.

姜临道:“这到底是哪里啊,你又是谁,我实在做梦吗,怎么这次做梦时间这么长,怎么还没醒,难道是已经挂了?“

孩童道:“这里是我诞生的地方,我从有意识开始就在这里了,一直都是一个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五年前你的记忆进入了这里,但是只有我能知晓你的存在,你却不知道还有我的存在.“

“也是看到你的生活记忆,我才知道我已经存在近千年了,一直一个人呆着这满是冰雪的地方,而你之前看到的那把长刀应该就是我的身体吧“

姜临十分惊讶,眼前这个孩童竟然是传说中的器灵,那可是连爷爷都只能仰望的超级强者才拥有诞生器灵的神兵.姜临觉得这一切都太过不可思议了,这怎么会让自己遇到.

器灵孩童又道:“多亏了我,要不然你现在早已经没了,你父亲给你吃的丹药,根本不是你现在的身体能承受的,我帮你吸收了大部分的能量,你的身体才能慢慢吸收从而改善体质.但是你目前还是处于昏迷迷状态,身体需要慢慢吸收这股药力.“

姜临得知自己没有死去,脸色沉重的神色渐渐散去,他意识到自己之前的问题找到了,自己五年来的刻苦修炼却毫无进展,也许就与这位诞生不久的器灵有关.

“那怎么样我才能回到我自己的身体里去,我有很急切的事情要做,不能再这里耗下去.“姜临对着器灵道.

“我知道你想去做什么,放心,就你们家族那些小家伙根本不值一提,等你这次苏醒之后,实力绝对会有非常大的突破,之前你的五年修炼毫无进展,是我阻止了你进入炼体,因为根基太弱,提早进入武战体未来成就注定不会很高.“

姜临现在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五年来,毫无进步,原来是它搞得鬼,导致自己一直备受欺凌,就连父亲也在家族中抬不起头来.姜临一时间表情复杂,却又无可奈何.

器灵看出姜临心中所想,没好气的道:“小小孩童知道武道基础有多么重要吗,竟然还敢埋怨我。”

姜临知道器灵也是为了自己,但是听器灵这么说,它也是才刚接触人类文阴不久,又怎能十分了解如今的修练之道。便问道:“你说你自己已经存在近千年了,但是为何知道五年前你才接触到人类文阴,再者你现在是什么实力水平,能有我的爷爷强吗?”

听到这里,器灵一下子就骄傲起来,满脸神气的道:“小家伙,我虽然看似和你一般大,但是我已经诞生一千年了,从你所生活的文阴而言,我就是已经存活一千年了,再者,要以你们的实力等级来说的话,你们家族的最强者根本不够看。五年前一次意外,你们家族一个强者还想探知我的存在,简直是痴人说梦。”

“按照你所知道的武道级别划分而言,我早已超越你们的最强者,但是碍于很多记忆都缺失了,只有通过你不断地变强,我才能逐渐找回记忆,恢复原本的实力。”

器灵的神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继续道:“你肯定在想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而我为什么会帮你,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我会来到你的身边,我知道知道我诞生之初,就充满着怨恨之意。那种无尽的怨恨,但是我却不知道在怨恨什么,我疯狂的回忆但是却什么也就想不起来。我想知道答案,但是无可奈何。

直到五年前你的出现,从每次你的刻苦修练开始,看到你每天坚持不懈的努力,哪怕十年如一日受尽嘲讽,但是依然没有放弃,这种感觉让我很熟悉,好像我们似曾相识。渐渐的我慢慢地恢复自己关于武道的记忆,阴白想要找到我千年前发生了什么,只能我们相互依靠,我找到我要的真相,你实现你振兴家族,保护家人的理想。

听完器灵的话,姜临瞬间阴白了什么,也不在怨恨什么,因为他知道,面对如今的处境只有自己不断地变强,才能打破之质疑,不让父亲与家族失望。

随后姜临道:”既然我们都有自己的目标,那就一起奋斗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想来肯定是现在的我远远接触不到的,唯有的就是不断的修炼,一次又一次的超越自己。

随后器灵将自己已经觉醒记忆,关于武道修练一途详细的告知了姜临。

根据器灵觉醒的记忆,姜临所在的大陆乃是南方大陆所属下青玄大陆的最偏远之地,天地玄气稀薄,武道修炼极其困难。近千年没有绝世强者出现。武道之路,先基为炼体,这个阶段称为武战体期,只有肉身气力达到五千斤方可化气为玄,进而成为武道强者,修炼玄力方可真正算得上是踏入武道修炼之途。

而武战体修炼之道,却是将来能否成为绝世强者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多少巅峰强者因为初期的懈怠,而导致后期难以突破肉身极限,最后郁郁而终。正说着,器灵又没好气的白了姜临一眼,好像再告诉它,不知好歹。

姜临也是硬着头皮笑着,难以掩盖自己的尴尬。

器灵又继续道:”武道修炼之路,绝非是一帆风顺的,它必定是充满荆棘和坎坷的,唯有意志极其坚定之人才有机会去攀登巅峰之路。之前五年的相处,我知道你是一个意志坚定之人,但是未来成就如何却又是充满着未知的。但是之所以选择你,那是因为你那每次失败后的坚持,一次又一次好似曾经见过一般模糊的记忆告诉我你可以,所以我选择相信你。

姜临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孩童般的的器灵,一定经历了许多,千年前肯定发生了什么惊天剧变,导致器灵如此之强都被打的重新凝聚新体,丧失所有记忆,姜临暗暗许誓自己一定要成为那绝世强者。随着姜临那逐渐变强的意志,器灵也发现了异常。

一个平凡世家出身的孩童,又怎么会有如此意志,且血液之力貌似有点异常,然而以现在器灵的实力却远远看不出姜临血脉的异常。

一个普通世家诞生的孩童,又怎会有如此之意志呢,或许只是恰好碰到意志坚定之人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姜临一直跟随器灵在神殿内修练,倾听器灵讲述武道修炼之路。

渐渐的时间慢慢过去,而姜氏宗族族内大选,也即将到来。

姜氏宗族,族府。

姜起东正在姜临的身边,距离族内大选,已经只有五天了,姜临自从一个多月前昏迷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姜起东,一直在自责,都是自己害了儿子,才会这样。如今的姜起东,看起来以非常憔悴,丝毫没有当初那个姜家嫡系传人的风采,现在他只一心想姜临早日醒来。

殊不知,在姜临昏迷的这段时间,家族已不是一个月前的景象了,各大族人为了利益甚至不惜勾结其他三大世家,平静的姜氏宗族即将迎来未知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