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清早水溶醒来,见天色才刚刚亮,外间伺候的小厮还在打瞌睡,便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喝。突然间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耳坠,不是一对,而是只有一个。

碧绿色的,虽不是很名贵,但质地不错。

水溶本以为是哪个丫头收拾房间落下的,拿起来放在手里,却突然感觉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难道是她的?”

水溶想了想,握在手里,大步来到团宠的房间。

“王爷早。”

“王爷早。”路过的仆人们都低声向水溶问好。

水溶来到团宠房间前,招呼一个正在扫地的丫头。“你进去看看,那个小丫头睡醒没?”

刚说完,房门便开了。只见团宠急三火四的出来,满脸惊喜的看着水溶。“水公子,是有姐姐的消息了吗?”

水溶死死的盯着团宠的眼睛,那眼睛里充满了童真,清澈的很。水溶撇开眼睛,把手掌伸开,露出耳坠来。

“看看,可认识这个耳坠?”

团宠想都没想,直接说道:“认识!这个是姐姐最喜欢的耳坠!你们是从哪找到这个的?看没看见姐姐?有没有把姐姐救回来?姐姐现在好不好?”

从一连串的问题把水溶直接问懵了。水溶轻轻的咳了一声。“还没找到你姐姐,只是找到了这个耳坠儿。我就让你认认。”

“耳坠在哪找到的?那姐姐一定在附近。”团宠激动的说道:“水公子,您能不能带我去,我要去找姐姐!姐姐这么多天了,一定饿坏了,也吓坏了。”

水溶上下的打量团宠,看的团宠直犯嘀咕,最后道:“你太小了,去也不耽误事,还是在家等消息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留下团宠撅着嘴,呆呆的在原地祈祷着。

水溶来到书房,看着面前的这个耳坠,陷入了沉思。因为昨天晚上,自己的亲兵阿达明明白白的回复着。“京城四周都找遍了,没有一点晴姑娘的消息,没人看见过她。”

可怎么今天自己这就出现了这个耳坠呢?而且就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面。

水溶想着:能悄无声息地进了卧室,又没被人发现。那乃是何许人也?要知道,自从阿斯国王子住进府后,这府上明哨和暗哨可足足多了一倍。

到底是谁给送来的呢?又为什么送来?他想干什么?

这些问题一直在水溶的脑袋里,来回飞速的旋转着。

芋头一直不敢打扰,最后忍不住的问道:“主子,您都看着耳坠看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是怀疑什么吗?”

“你说这事和那莫撒耶有没有关系?”水溶一下一下的用手指敲着桌面。“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呢?”

芋头略有所思。“主子,您是怀疑晴姑娘在他们手上呢?”

“若跟他们有关系,这事就复杂了,那就不是单单晴姑娘了,弄不好就是两个国家的事了。到底他们是想引着我干什么呢?”水溶想了片刻,吩咐芋头,“你去晴姑娘家附近打听打听,晴姑娘到底是哪日不见的?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王爷,您是怀疑那个叫团宠的小姑娘在撒谎?”芋头道。

水溶道:“这也不好说。主要是莫撒耶哪都不住,偏偏住在咱们这儿,然后紧接着晴姑娘就不见了。怎么那么多人出去找都没有消息,偏偏第二天早上耳坠就人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我卧室了。这太奇怪了,若说没有什么事,我自己都不相信。”

芋头紧张的问道:“那王爷,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要不要派暗卫监视那个撒莫耶?”

“我还害怕他是调虎离山之计啊!这也得防着才行。”水溶思考了片刻,吩咐道:“这样,我亲自去四王爷那问问这件事,你在府里注意点,那个小姑娘若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不要让她接触外人。”

“对了还有,要阿达继续找!仔细的找!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把人找到!”水溶边在换衣服边吩咐道。

芋头领命,“放心吧,王爷!属下这就去办!”

“我也出门,告诉老太妃今就不回来吃了,让老太妃自己好好用膳。”

话说水溶到四王爷这,两人在书房里讨论了一下午。四王爷想得则比水溶更多一些,道:“我看这事还是禀告圣上为好。”

水溶奇怪的看着四王爷,“不过是一普通女子丢失,禀告圣上,会不会太小题大作了?”

“我不仅仅是这件事。”四王爷放下茶盖道:“拉斯国王子不住驿馆,不拜见太子,偏偏住在你那。这事儿瞒不住的。要有新人编排,还不如咱们提前去打个招呼,反而坦坦荡荡起来。”

水溶吓的“腾”一下站起来,看了看四周,小声道:“四哥,你是说怕别人以为咱们勾结外族,想要……”说完做一个抹脖子二弟动作。

“肯定会有人说的!”四王爷点了点头,“人言可畏呀!你先回去,我会派人盯住那个莫撒耶,你派人全力找那个晴姑娘。”

“是,四哥!”芋头后怕的说道。

四王爷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道:“其实那晴姑娘除了出身不好以外,其他方面还真是不错。这次若大难不死,就纳进来封个格格吧。以后若有缘分,生个孩子,再抬侧福晋也是可以的。”

“多谢四哥,不过”水溶舔了舔上嘴唇,“我……我现在对她没有那种感情了,其实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娶她吧,我现在真没什么感觉,就比陌生人能强点。不娶吧,别人还得说我不认账,说我是负心汉。可我……唉!”

水溶叹了一口气,双手一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就一切随缘吧,走一步看一步,反正这事有不急。”四王爷最近沉迷佛教,什么事都要讲个缘分。

水溶在心里道:“随缘,随缘,这倒是逃避的好法子。”

众人不知道的是,一切现在都绕了弯路,向着不明的方向走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