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孤儿,15岁那年,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一个陌生的小女孩,忽然拉着我的手。

她喊我喊‘哥哥’。

还将我带回了‘家’。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

————————

————————

那是一个清爽的夏天上午,我在水库钓鱼。

水库周围十分幽静。

我只有一个人。

但我一点也不感到害怕。

因为,我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浮标上面。

我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浮标,生怕错过每一个有鱼上钩的机会。

功夫不负有心人。

忽然,浮标动了一下。

然后,勐的往下沉。

我赶紧抓着钓竿,用力的往上拉。

但水下的家伙,力气似乎有很大。

或者说,块头似乎有很大,我一下居然奈何不了它。

不知道发了多少力气,我才拉了上来。

可能是我用力太勐了吧!

这家伙在被我拉出水面的须臾,忽然朝我脸上砸过来。

与此同时,一股腥味也朝我扑来。

这股腥味很浓,令人作呕。

我的脸,被重重啪了一下。

但我还是很高兴。

钓到一条大鱼,脸被啪一下又算什么呢。

可接下来,我惊得没差点石化掉。

因为,我钓上来的根本不是一条什么大鱼。

而是一只手。

准确的说,是一只断手。

手指头居然还会动。

动着动着,突然张开五指,朝我脸上抓来。

“啊!~”

我吓得大叫一声。

当我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全班的同学都在看着我。

“呼……”

我捂着胸口,长长舒了一口气。

原来,刚才又在做噩梦了。

年青漂亮的班主任走了过来。

班主任用慈母般的眸神凝视着我。

“杨格,你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嗯。”

“以后少看那些恐布电影或者恐布,知道吗?”

“知道,但是,老师,我最近没看,是真的。”

“没看就好,记住,以后尽量不要看,对身心都不好。”

“谢谢老师,我记住了。”

我很喜欢这个班主任,真的,她对我很好。

就像亲姐姐似的关心我。

这对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少年来说,很温暖。

好好的午睡被我一下给搅黄了。

自然,有很多同学的心里会不爽。

不过,当着班主任的面,他们也都不好发作。

而且,他们也不敢发作。

虽然我是个孤儿,但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放学后,我背着书包,慢慢在回家的路上徜徉着。

我的家就是孤儿院。

我从小就没有亲人,一直以来,我跟孤儿院的奶奶相依为命。

这个善良的奶奶,也一直将我当她的亲孙子来疼爱。

我也很爱奶奶。

可总感觉缺少了什么。

我总是喜欢遐想,我的父亲是谁?我的母亲是谁?我的爷爷是谁?我的奶奶是谁?我的姥爷是谁?我的姥姥是谁?我有没有哥哥?我有没有姐姐?我有没有弟弟?我有没有妹妹?

顶点

虽然父母把我抛弃了,但在我的心目中,他们一直是一种很正面的形象。

我一直认为,他们是迫不得已才抛弃我的。

或者是不小心把我给弄丢了。

反正,绝不会是故意狠心抛弃我。

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还记得我吗?

甚至,我还老喜欢幻想出他们的样子来。

我将我那个从未谋面过的父亲勾勒成一个英俊而又很有能力的男子。

将母亲勾勒成一个年青美丽善良的女人。

他们生活在一栋干净而又舒适的别墅里面。

除了父母之外,我还幻想出一个妹妹。

妹妹十岁左右,聪明、漂亮,很淘气。

对了,别墅里应该还有一个五十岁的老佣人。

这个老人家一定很爱干净,做事也很认真,平时不喜欢乱说话。

就在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我的右手被谁给拉住了?

紧接着,一个甜甜的声音在喊我;“哥!”

是谁呢?

我返脸一看。

“啊!”

我惊得目瞪口呆,差点没跳起来。

拉着我的手喊我‘哥哥’的是一个小女孩。

她正歪着脖子,调皮地冲着我笑。

问题是,这个小女孩,跟我幻想出来的‘妹妹’一模一样。

她也是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身澹黄色的格子花连衣裙,背着一个上面有卡通画的小包,扎成两束小辫,看上去很漂亮,很可爱,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个小酒窝和两排洁白的牙齿。

“小妹妹,你是谁?”

“哥,你怎么啦?精神恍忽得连老妹都不认识啦,嘻嘻。”

“你是我妹妹?”

“是啊,哥,你好小气呀。”

“什么?我小气?”

“你难道还不小气吗?上次说请我去迪士尼,请我吃肯德基,结果,一直到现在都没请。”妹妹边说边都着可爱的小嘴,似乎有点不太高兴了。

“我上次说请你去迪士尼?吃肯德基?什么时候?”

我是越听越湖涂了。

“才三天啦,怎么你就忘记啦!好啦哥,咱们赶紧回家吧,今天是妈妈生日呢。”

妹妹边说,边用力拉了一下我的手。

“回家?”我脑袋又冒黑线了;“妈妈今天生日?”

“哥,怎么你连这个也忘啦?好啦好啦,快回家吧!妈妈今天过生日,要我们早回家呢。”

说完后,妹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我就往前走。

而我呢,也稀里湖涂的跟着她走。

在路上,妹妹蹦蹦跳跳,边说边笑,还故意扮鬼脸来吓唬我。

我呢?也很开心。

而且我发现跟她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就好像这个漂亮可爱的小女孩真是我的亲妹妹一样。

……

经过七弯八拐,妹妹把我拉到一个别墅区里面,然后再拉进一栋别墅大门面前。

站在风格典雅的不锈钢大门前面,妹妹大声叫嚷;“老爸,老妈,我们回来啦!~”

“蓓蓓,你跑哪去了?哥哥呢?”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年青阿姨从别墅里出来,她很开心的打开大门。

这个年青的阿姨长得很美丽,很干净,长发束成马尾,乌黑发亮,脚上穿着拖鞋,腰间系着围布,好像刚才在忙厨房里面的活似的。

“哥哥也回来啦,嘻嘻。”妹妹调皮地笑着,大大的眼睛眯在一起。

年青的阿姨看到我,就像母亲般慈爱地摸了摸我的脸,然后很亲切地攀着我的肩膀。

但我在这个时候,我却再次惊得目瞪口呆。

因为,这个年青美丽的阿姨,跟我脑子里面以前幻想出来的‘母亲’,竟然是那么的相似。

更让我震惊的故事还在继续,别墅里面的男主人正好也开着小车回来了,而他呢,跟我幻想中的‘父亲’也是一模一样。

还有,别墅里面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佣人,跟我以前幻想出来的那个老佣人,也一模一样。

总而言之,我以前对家庭所产生出来的幻想,在这一天下午,全都实现在我的眼前。

这天的晚上我第一次没有在孤儿院睡,为了让孤儿院的奶奶别担心我,我跟她打了一个电话,我还高兴的告诉她,我已经找到父母了。

孤儿院的奶奶很替我高兴,她要我别牵挂她,有空的时候回孤儿院看看就行了。

我说行,有空的时候一定回来。

挂了电话后,我心里有些忧伤,毕竟,她将我抚养成人,在我几个月大的时候,她就收养了我。我发誓,有空的时候,一定要回去多陪陪她老人家。

这个晚上睡得并不安稳,倒也不是说因为换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是我这个妹妹太顽皮了,睡到半夜的时候,她居然将臭袜子塞到我嘴里,还用手挠我的脚心。

第二天,我要去上学了,爸爸没有送我去学校,他也解释为什么不让我念贵族学校,因为他想磨砺我。

磨砺不磨砺对于一个在孤儿院长大的我来说倒无所谓,因为我在这十几年里一直被磨砺。

到了学校后,我在课上老是打哈歇,老师问我是不是昨晚没睡好?我说是,但没有告诉她是因为我那个调皮的妹妹造成的。

还好,在学校里面,她不会来捣蛋。我想。

但我的想法是一厢情愿的,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一下没注意,饭菜里面忽然多了一只蟑螂。

怎么回事?我赶紧将饭菜倒掉。

就在这时,我背后忽然有哈哈大笑声。

我返过身子一看,原来是我妹妹在身后。

“蟑螂是不是你放进我饭菜里面的?”

“呵呵,我不告诉你。”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你。”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我本来想惩罚她一下,但看到她那可爱的笑容,又于心不忍了,毕竟,这是我的亲妹妹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要读书吗?”我问她。

“中午自习,所以我跑来啦,嘻嘻。”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快回去。”我严肃的道,我想将她送回去,她在一所贵族小学念三年级,离我们这不远。

“古拉古拉古……”

妹妹调皮的张开双手,冲我做兔子耳朵,还吐舌头。

“我送你回去。”我忽然又这样说,因为我担心她在路上不安全,毕竟她还小,像过斑马线的时候,我怕她闯红灯。

“我不要你送,古拉古拉古……”

妹妹朝我翻了翻白眼。

又张开双手,冲着我做兔子耳朵。

然后,蹦蹦跳跳的跑了。

这天下午,回到家里,我想将此事向父母反应,好让父母管束一下妹妹。

但妹妹好像知道我的企图似的。

她翘着嘴巴,紧紧看着我,又是摇头,又是满脸的担忧。

妹妹的样子让我又爱又怜。

我决定放她一马。

但我不能让她继续再犯,因为,一旦纵容她的话,便是害了她。

于是,我将妹妹拉到一边,警告她,下次别再顽皮了,要是再这样的话,我一定要告诉父母。

“知道啦。”

妹妹翘着嘴巴,将手反剪在背后,不断地扭着小身躯。

“知道就好。”我说。

我以为妹妹真的知道了。

我没想到她的报复心很强。

她偷偷摸摸地在我的书包里放了一只蛤蟆进去。

然后悄悄躲在一边,等着看我的洋相。

可惜妹妹失算了,因为我根本不怕蛤蟆。

“是不是你放进去的?”

我抓着肚子胀鼓鼓的蛤蟆质问妹妹。

“唔……”

妹妹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不是你才怪。”

我生气的看着妹妹。

我本来想拧她的小脸蛋,可当指尖刚触碰到她那肉乎乎的小脸蛋上时,又下不了手了。

“你啊,唉!~”我叹了口气。

为了提防顽皮的妹妹,这天晚上,我在睡觉之前将门打了倒锁。

而且,我还用凳子将门顶住,这样,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不过我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痒醒来的。

一根长满了毛毛的狗尾巴草,在我鼻孔里面塞来塞去。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听见了‘嘻嘻’的笑声。

母宁质疑,是妹妹在搞鬼。

我打了一个喷嚏,将妹妹拽了过来。

“你是怎么进来的?”

“嘻嘻,你猜。”

“我怎么知道?”我没声好气的看着她;“你说不说?你要不说?我就要打你屁股。”

一听说我要打她屁股,妹妹吓得将手往回缩。

但她那小小的手已经被我拽着,自然挣脱不了。

“我说,我说。”

“……”

“今天早上,我跟老妈说,想帮你搞卫生,老妈同意啦,然后她就用钥匙把你的房门打开啦。”

“你一定是骗妈妈。”

“没有,我没有。”妹妹连忙摆手;“哥,我没有。”

“没有才怪。”我‘狠狠’瞪了她一眼。

这一天,调皮的妹妹又来我们学校了,是在上物理课的时候,我忽然感到有个人趴在我背后,还用指甲掐我。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妹妹趴在我背后。

“老妹,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来上学啊。”妹妹边说,边在嚼什么?

好像是在嚼口香糖,没错,是口香糖,因为,她嘴里很快吹出来一个大泡泡。

“你在上小学三年级,我们这里是初中三年级,快回去,听话!”

“我不回去嘛。”

“你不回去、我要告诉爸爸妈妈听,我说你逃学逃到我们班上来了。”

“嘻嘻,哥,你不会的。”

“你看我会不会?”

“好啦好啦,我回去。”妹妹又翘着好看而已可爱的小嘴巴,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忽然,她做出一个我没想到的举止,她偷偷将嘴里的口香糖吐在手里,然后一下贴在我脸上,接着,赶紧跑了。

“嘻嘻,老哥,我听你的话回去了哈。”

“你?~”我想追上去打她屁股几下,因为我很生气。

可看着同学们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的时候,顿时又放弃了打她小屁股的想法。

当然,放学后,我肯定要严厉处分这个顽皮的妹妹,否则,随着时间的推移,到时她还不翻了天。

“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了,我妹妹太顽皮了,放学回家后看我怎么收拾她,呵呵。”我讪讪笑道。

看着我讪笑,同学们看我的眼神更奇怪了,我理解他们,这么顽皮的妹妹,是挺奇怪的,顽皮应该是小男孩的专利才对。

放学后,回到家里,我没有顾及妹妹的反应,直接将她逃学的事情告诉了父母。

让我诧异的是,父母竟然没有责备妹妹,反而表扬了她一番,说她聪明,是个好孩子,逃学没什么大不了的,顽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小时候不顽皮,长大后就没这个机会了。

我真是欲哭无泪,想不多父母竟然如此纵容妹妹,这哪里是爱她啊,分明就是害了她。

而妹妹呢,见父母不但没有批评她,反而还表扬了一番,于是更加得意了,对着我不停的扮鬼脸。

吃了晚饭后,我心情不好,想去孤儿院陪一陪奶奶,在要出门的时候,妹妹追了出来。

“哥,你去哪里啊?”

“去有事。”

“我也要去。”

“你在家里,哥去一会儿就回来。”

“不嘛,我要去要去,哄哩嘛哩哄。”

“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要老老实实的,知道吗?否则我不带去去。”

“好耶,没问题。”

顽皮的妹妹做出‘V’的手势。

“唉,男孩子都不会这样子。”我摇了摇头。

妹妹跟着我一起去了孤儿院,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真的履行了她的诺言,除了在路上问这问那之外,到了孤儿院之后,特别的乖戾。

看到孤儿院的奶奶时,我很亲热地喊她;“奶奶。”

想不到,妹妹也很亲热的跟着我喊;“奶奶。”

“哎哟,小格,你回来看奶奶了啊,呵呵。”

“奶奶,看望你是应该的。”我边说,边将一袋水果提到桌子上。

“看你看你,还买这么多东西来,你还在念书,好好念书就是对奶奶最大的好,下次别买了啊。”

“嗯。”

“呵呵,这小女孩是谁啊?水灵水灵的,好可爱。”

“这是……”

我正想说这是我妹妹,没想到妹妹抢先回答了;“奶奶,我是他妹妹。”

妹妹长得漂亮,声音又特别甜,嘴巴也特别甜,奶奶自然是更加喜欢了,将她拉到身边,眉开眼笑。

从孤儿院回来的路上,我对妹妹的表现感到很满意,重重表扬了她一番。

妹妹不接受我的口头表扬。

“那你想要哥哥表扬什么?”

“这样吧!请我吃肯德基,好不好。”

“好吧!你这个小吃货。”我刮了刮妹妹的鼻子,带着她去找肯德基店。

不知道妹妹是不是有意的,到了肯德基店之后,她放开肚皮吃,一口气吃掉了三个套餐,而且还不满意,要再来一份麦辣鸡腿堡。

看着她意犹未尽的样子,我是瞠目结舌,才多大啊,竟然能吃这么多。

出了肯德基店之后,妹妹走路踉踉跄跄,她不停地摸着肚皮说;“哎哟撑死我啦,撑死我啦。”

“活该。”我说。

“哥,你背我吧!”

“怎么?”

“吃太多了,撑得走不动啦。”

我白了她一眼;“谁叫你吃那么多的。”

我本来不想背她,可她竟然赖着不走。

没有办法,我只好背她回家。

回到家里后,就妈妈一个人在家。

我问;“爸呢?”

妈妈说;“你爸刚才在机场了,他要去国外出差。”

哇噻,去国外出差?老爸真有本事。

我暗暗竖了个大拇指。

几天后,老爸回来了,但不是他一个人回来,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对少男少女。

起初我不知道这两个俊俏的少男少女是谁,后来我才知道,他俩原来是我的哥哥和姐姐,而且,他俩还是一对龙凤胎,都在北美念书。

突然多了一个哥哥和姐姐,我是又惊又喜。

这下妹妹不会再来烦我了,就算要烦的话,至少不会再来烦我一个了,因为上面有哥哥和姐姐,可以让她烦个够。

哥哥和姐姐特别疼爱妹妹,回来后便抢着逗她搂她,还给她买了很多礼物。

当然,哥哥和姐姐对我也很好,也买了不少礼物。

让我搞不明白的是,他们好像早就认识我似的,不但没有一点陌生感,还都知道我的名字,真是匪夷所思。

“老弟,你为什么不想去国外念书?那边其实挺不错的。”姐姐问我。

“我没有这样想。”我不解的看着姐姐。

“没有吗?这么快就忘记了?上次你亲口跟老爸老妈说,喜欢在国内念书。”

“上次?什么时候?”

“看来你是真忘了。”姐姐摇了摇头,然后开始剥一个橙子。

到了晚上,哥哥跟我睡一张床,他跟我讲了许许多多国外的故事,哥哥跟姐姐才17岁,但在国外已经呆了7年了,都算是老国际了。

哥哥问我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我不知道。”

“记得你以前说最大的梦想是长大后当飞行员。”

“???”我脑袋又冒黑线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但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了起来,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有一个哥哥和姐姐,最好他们是一对龙凤胎。

虽然这个幻想停留在脑海中的时间很短暂,但我确确实实曾经这样想过。

真是不可思议,连我自己都差点忘记了这事,居然也在现实中发生了。

哥哥跟姐姐的性格都很成熟,就像是两个小大人。

问题是,妹妹对他俩似乎没什么兴趣,还是像之前一样,这顽皮的小家伙喜欢跟我吵跟我闹,有一次,我在下课的时候去男厕所,没想到她在这个时候忽然出现在我背后,还大叫一声,吓得我差点尿在裤裆里了。

哥哥和姐姐在家里没呆多久,便又飞往北美继续念书了,但没过几天,我忽然又冒出来一个弟弟。

弟弟比我小,比妹妹大,也就是说,妹妹仍然是家里最小的成员。

弟弟长得很帅气,真的,很帅气,是属于那种很斯文的帅气。

别看弟弟年纪小,但在妹妹面前,却派头十足,他将哥哥的那种威严表现得淋漓尽致。

按理说,对于我来讲,这应该是一件好事,因为,弟弟的出现,能够让妹妹将矛头转移。

可事实并没那么轻松,弟弟虽然在妹妹面前威严十足,但在我面前,却比妹妹更要调皮,而且他的恶作剧更让我头疼。

在弟弟和妹妹的折腾下,我的精神越来越差,上课的时候,也变成了神经质,生怕他俩又冷不防的在我背后冒出来。

我的变化被班主任看在了眼里,那天放学后,她特意把我留了下来。

然后很关心的凝视着我,问我怎么了?最近为什么精神老是不集中?

“唉!都是被我弟弟妹妹给折腾的。”

“你弟弟妹妹?你什么时候有弟弟妹妹了?”

“差不多一个月了吧?”我说;“唉!我弟弟妹妹实在太顽皮了,还经常跑到教室里来捣蛋,不好意思商老师,我那两个顽皮的弟弟妹妹也经常影响了你们的工作。”

“没有啊!他们什么时候跑到教室里来了?老师倒经常看到你在自言自语,好像在跟谁说话似的,但在你身边,除了我们班上的同学,没有谁了,所以,老师一直觉得奇怪,还以为你是压力太大了,想得太多了,所以才会这样。”

“不会吧?”

“老师建议你去看一看心理医生,真的,刻不容缓。”

“不会吧?我弟弟妹妹经常到学校里来找我玩。”

“但老师什么都没看到,就看到你在自言自语,杨格,你要相信老师的话,实在不信,可以去问其他同学。”

“……我——相信。”我仔细的回忆起来。

然后,我慢慢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

在班主任的陪同下,我去看了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听了我的讲解之后告诉我,这是幻想症,是一种心理疾病,这种心理疾病很容易发生在孤儿身上。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原来都是我幻想出来的立体形象而已。

也就是说,我跟我的幻想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

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了,可我不知道感到高兴还是难过?

就在我踉踉跄跄跟着班主任出了医院大门的时候。

忽然,身后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在喊我;“哥哥。”

是妹妹的声音。

我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只见妹妹穿着一身澹黄色的格子花连衣裙,背着一个上面有卡通画的小包,扎成两束小辫,看上去很漂亮,很可爱,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个小酒窝和两排洁白的牙齿。

反正她现在这个样子、跟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的样子是一模一样。

“哥哥。”

妹妹又喊了我一声。

声音很清甜,就像丛山峻岭之中的山涧水一样。

“妹妹,你怎么在这里?”

我感到很奇怪,真的很奇怪,太不可思议了,我情不自禁走了过去。

“我想你呗,呵呵!”妹妹调皮地笑着。

“……”我。

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怎么会是幻觉呢?

就在这时,班主任也返过她那美丽的脸颊。

班主任看着我,彷佛也看见了我妹妹。

“杨格,这个小妹妹是谁?”班主任好奇地问。

“我妹妹。”我激动的说。

“是你妹妹?”美丽的班主任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是啊!”我说。

然后,我用力把妹妹抱了起来……

【完,东广长安夏岗社区,2017年12月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