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子瘦弱,他一把便将她拽出马车甩到地上去了,好在地上大雪盈尺,没有摔那么疼,只是腕间的镣铐顺势砸到了她的额头,堪堪砸出血来。

她已是惊弦之雀,喘息急促,面色惨白跪在地上,“主人。”

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内里的翻腾之气,却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住,因而执起马鞭,厉色问道,“你要去哪儿?”

一鞭。

“奴知错了。”

两鞭。

“何错之有?”

三鞭。

“奴不该离开主人。”

四鞭。

“既然知道,为何要逃?”<

《笼中雀她渣了疯批皇帝》第八十六章 人走不了,便叫心走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

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