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萧王爷英勇威武,若是能有幸请他到府中一坐,我真是荣幸之至……”

这女人啥玩意啊,无耻至极,丧心病狂了!

萧彦婷脸显为难之色,摇摇头,“这恐怕……兄长是外男,他不会答应……”

长公主再没出声,但是脸色逐渐阴沉,寂静中气氛变得有些僵硬和尴尬。

萧彦婷略一思索,陪着笑脸说:“这样……兄长与我一起到宫中赴宴,兄长若是不胜酒力,醉酒后出宫去了哪里?婷儿就不得而知了……”

“呵呵……”

长公主阴沉的脸瞬间变得阳光普照,魅力四射,发自内心的嘴角上扬,冲着萧彦婷点点头。

哎呀!这二人狼狈为奸,达成共识了!

沈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算计大少爷?萧彦婷在算计一母同胞的亲哥哥……

沈青惊骇,瞪视着萧彦婷,骂道:“畜生不如!你连畜生都不如!”

萧彦婷就像疯狗,扑了过来,挥手还想施暴。

突然!

就在这一瞬间,沈青瞄准了时机,从靴筒中拔出匕首,一刀插进了萧彦婷的心脏……

快!准!狠!

一刀毙命!

她的手藏在身后,早已解脱了绳套。靴筒中就藏着刀,只待时机,以一敌二,毙了这两个毒妇。

.

“噗”萧彦婷胸口一凉、一痛,还没有反应过来,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血喷了一身。

沈青没有停留片刻,一下扑向长公主。

长公主大惊失色,这下的变化实在太快!刚才还半死不活的,怎么就挣脱了绳索?而且她身上怎么还藏了利刃啊?

长公主惊惧、呼喊着:“啊!来人……”

密室不大,几人又离着很近,沈青身姿敏捷,大开杀戒,绝不留情。

沈青虽然瘦弱,但毕竟有功夫在身上,爆发力很强,跳起来从上而下的扑倒了长公主,一刀扎下去……

“噗”一声,利刃刺入她的肋下。

沈青压在长公主身上瞬间拔出刀子,再下杀手。

长公主很有力气,掐着沈青的手臂与她对抗挣扎,但没有机会,她已经负伤了,殊死搏斗,她终是敌不过沈青,一命呜呼……

.

沈青拔出刀子,转身的功夫又分别在两个人身上补了几刀。她的样子如嗜血的狂魔,红着眼睛,太吓人了!

一身的鲜血,一切都结束了。

她浑身是血,握着刀子站在那,好半天,嗜魔的眼神才渐渐的恢复。

转头看向二少爷的床,两个人对视着彼此……

二少爷眼中有震惊,更多的疼惜和关心。

片刻之间,结局反转,长公主和萧彦婷都死了。但是沈青杀了这两个人,她会是什么下场呢?

.

缓了一会儿,沈青回过神来,到架子翻找,匣子里有解药,其中一个红药瓶。

“是这个吗?解药?”

二少爷无声的眨眨眼睛,看着沈青,眼神中是不再掩饰,不再压制对她的爱恋。

沈青喂完解药,然后解开了二少爷的绑绳,查看他胸口的伤,都是刀刃划开了,酷刑折磨。

沈青又在匣子里翻找,看到有两个瓷瓶特别眼熟,拿起来看分别写着逝忆丹和忘情丹。很多丹药瓶,但并没有找到自己解毒的解药。

.

二少爷的麻药一点点解开,他支撑着坐了起来,嘴也可以说话了。

他看了看两具死尸,又看了看沈青落寞低垂的样子。

“青儿,没关系的,是我杀了长公主和萧彦婷……”

沈青凄苦一笑,抬眸望着他:“真的吗?”

“嗯,与你无关,别担心。”

“二少爷,你对青儿真好!”

他笑了笑,听到这一句话,他觉得死也值了。

.

沈青低头,把两个白瓷瓶中的丹药都倒了出来,迎着光仔细看看,上面有唯月宫的标记,这是真品。

“这是什么?”

“是毒药,青儿给的,你肯吃吗?”

“我吃!”

沈青托着丹药递到二少爷嘴边,他没有片刻迟疑的张开嘴。可她却迟疑了,又收回来。

“二少爷,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傻,很好骗,你就不恨我吗?”

“恨啊!”

他眼中的情意就像烈酒,沉淀、厚重、浓的化不开。

“恨了你10年,也忘不了你,还做过梦……梦到你真的在滨州等我,我们成亲了。”

一抹忧愁,一抹苦笑,又有一点释怀。

“青儿,我的心意……你明白吗?”

“明白”

他笑了,很开心的说:“那就好,那就足够了。”

人生如戏,太悲哀了。兜兜转转一圈,最痴情的好男人当初就在眼前,只是她错过了。

.

沈青托着丹药的手,递到二少爷嘴边,他没有犹豫的直接吞了下去。

“现在能告诉我了吗?你给我吃的什么?”

“不是毒药,而是让你忘记。不记得这段痛苦的遭遇,也不记得青儿是谁了……”

“不……”

二少爷一声惊呼,他激动的抓住了沈青的手,然后又去翻找药匣。

无济于事,他因激动而抖搐着问:“你,你为什么?”

“二少爷,别闹了,我们安静的在这坐一会儿。你喜欢青儿,就再看看我……”

二少爷痛苦的闭上眼睛,“不要,我都说了,是我杀了长公主的萧彦婷!”

“二少爷,我病了,本来就时常咳血,真的就活不久了,换你好好活下去,这笔买卖不亏!”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他真的心疼啊,时至今日才明白什么叫肝肠寸断,无法形容的痛,生不如死的痛!

二少爷伸臂抱住了沈青,时隔十年,把心爱的女人抱在怀里。

药劲儿很快,脑子感到越来越昏沉,一声声的呼唤:“我不要忘记你,青儿……青儿……”

“青儿……”

“青儿……”

唯月宫的丹药,对于二少爷这种毫无修行的普通人来说,药力相当迅猛,他根本抵抗不了,片刻的功夫就昏了过去。

.

一切都该结束了。

在墙边找到了暗门的开关,转动一下,暗门打开,外面是一段向上的楼梯。

顺着楼梯上去到尽头,又是一扇暗门,再次打开是一个衣柜隔板,一排的衣服。

原来这间地下密室的通道是一个衣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