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

庞统最终还是没能拦住鲁肃。

不一会,鲁肃带回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人被朝廷征辟前往雒阳做官,从南阳开始就与庞统、鲁肃同行,名叫张机,为长沙太守张羡的弟弟。他的另一个名字大家可能更加耳熟——张仲景。不错,就是写了《伤寒杂病论》的那个张仲景。

庞统连忙向张机行礼:“张先生。”

张机也不废话,拉住庞统的手就开始诊脉。

庞统见他样子郑重有些心虚:“张先生,不知…”

“嘘。”

张机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让庞统不要出声。

庞统只能噤声,和一旁的鲁肃小眼对大眼。

过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张机才开口说话:“你没有感染伤寒。”

庞统刚放下心就听张机又道:“但你应该戒酒戒色了,年纪轻轻就酒色不断,肝肾双虚,若是再过几年小心再也支棱不起来。”

庞统脸皮微红,还好他本就脸黑,倒是不太明显。

“多谢张先生。”

张机随手书写了一个方子塞到庞统手中:“每日早晚服用,辅以戒酒戒色,一个月就能将身体调理好。”

庞统连连点头致谢。

张机又道:“这个驿站没有足够的药材,咱们进了雒阳就能买齐药,现在还是先上路吧。”

庞统和鲁肃都对张机行礼,目送张先生离去。

庞统赞叹道:“张先生真神医也。”

鲁肃叹道:“朝廷召张先生入朝为医药府主官,定是看重张先生擅长治疗伤寒。不过我也曾听张先生说过,他此去雒阳除了当官还想看看书写《急救论》、《疫病论》、《幼儿疾病论》的王垕是何等人物。”

“无所不能王厚土吗?”庞统喃喃道。

这一路前往雒阳,庞统不知听到了多少关于王垕的传说,光是那贯通司隶的宽敞大道就吓了他一条。

鲁肃的解释更加让他吃惊,这条路去岁才开始修建,这才一年不到,东起虎牢,西至长安,南达武关,北至河东,一个十字型的主干道居然全线贯通了。

庞统向来对鬼神之说嗤之以鼻,见到这条路的时候竟有了一丝动摇。

“难不成王厚土真有鬼神之力?”

张机听闻呵斥庞统:“勿要因看到不懂的事情就全都托在鬼神的身上。以前有很多人认为疾病都是鬼神在作祟,一旦生病就去找方士、鬼祝那种人求助,反而容易耽误病情。我们现在知道生病不过是人的五气不调、阴阳不合。当然,王垕的《疫病论》也说过,疾病分内外两种,内症和五气、阴阳相关,外症却和疫气有极大的关系。对此我表示十分的认可,据我的观察…”

张机越说越快,越说越深,很快庞统和鲁肃就再也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了。

鲁肃捅了捅庞统:“张先生又变成这样了。”

庞统深深的点头:“是啊,平时和个闷罐子似的,一说起医术就变得滔滔不绝起来。”

鲁肃:“咱们还要等多久?”

庞统看了看天色:“不知道,在太阳落山前估计不会停吧。”

鲁肃提议:“那咱们先去喝一口?”

庞统面露难色:“张先生不让我喝酒。”

鲁肃听闻拿出一个酒壶:“好吧,那我就自己享用了。”

庞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张机的长篇大论果然一直持续到天快黑才结束,还好他们都是骑马赶路,不会耽误了路程。

在道路的尽头,一座大城已经隐约能见到了。

————

天快黑了,一座大城就在眼前,刘琦回忆自己上一次来江夏是什么时候,却发现很多事情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那一年刘琦十三岁,他和父亲、刘综一起来到江夏。刘综才五岁,特别粘刘琦。父亲本来说要将他放在家中,但是在熬不住他的吵闹,只能一起带来。三弟刚刚出生,可身体不好就和母亲留在了襄阳。

黄祖刚刚因击杀孙坚的功劳升任江夏太守,得知刘表来了出城三十里相迎。

迎接的队伍站在道路两侧绵延足有数十里,无数的乡老、豪族代表来想父亲敬酒,更有数名妙龄少女陪伴在父亲左右。

父亲十分满意黄祖的态度,凡是敬酒者来者不拒,少女也尽数收下。

刘琦一开始还记得出来前母亲吩咐的话,想要规劝父亲。但当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拉住他手时,他就将母亲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了。

在江夏的那几日真是刘琦最难忘的一段时间。

美酒、美食、美人。

讨好、巴结、阿谀。

刘琦沉迷在其中,直到回家后被父亲一巴掌打醒。

“他们只是有求于我,所以才会逢迎你。你要记住,权利不掌握在手中,地位再高/也不过是一个傀儡。”

很多年来刘琦都不太理解刘表当年对他说的这段话,但最近,他有些明白了。

“父亲,我一定会将荆州拿回来的。”

刘琦带着两个随从迈步走入江夏。

“大公子?您怎么来了?”

一声惊呼响起,刘琦的第一反应是隐藏起来,但随即想到自己的使命,连忙站稳看向呼喊的方向。

那是一位身材极其雄壮的勇士,皮肤晒得黝黑,穿着一身红袍,腰间别着一对小巧的铃铛,走起路来叮当作响。

刘琦有些尴尬,因为他不记得这人是谁。若是以往可能他就随便搪塞两句对付过去。但现在他要反抗刘备,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才,而眼前之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雄才,怎能不结交一番。

“这位勇士,好久不见。”

勇士微微有些惊讶:“大公子居然还记得我?”

刘琦脸皮微红:“确实不记得勇士的名字了,但勇士如此样貌很难不让人铭记于心。”

勇士好似有些不好意思:“我叫甘宁,曾在州牧大人麾下效力。”

刘琦心中大喜,这个叫甘宁的居然曾经是父亲的手下。

“甘勇士如何来到江夏?”

甘宁有点不太想开口,但还是说:“州牧大人不喜我,所以…”

刘琦也觉尴尬:“这个…”

还好甘宁很快就打断了刘琦:“不知大公子来江夏何事?”

刘琦神情一正:“我有要事找黄太守相商。”

甘宁面露难色:“大公子不知道吗?太守最近一直在夏口练兵呢。”

“什么?”

刘琦前几日才路过夏口,但为了赶路并未停留,现在得知还要返回夏口,顿时觉得有些泄气,更怕刘备会派人来抓他回去。

“我要赶紧前往夏口找黄太守。”

甘宁忙道:“现在天色已暗,城内就要宵禁。大公子不如明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日再去夏口。”

刘琦摇头:“不行,我现在就要去。”

甘宁还是劝他:“大公子,您就算现在离开江夏,城外也没有敢在夜间出行的船只,还是先随我前往驿馆休息一下吧。”

可刘琦态度坚决,这就唤过随从准备离去。

甘宁再次拦住刘琦,无奈道:“既如此,还是让我来送大公子去夏口吧。至少军舰在大江上更加安全,没有胆肥的小贼敢冒头。”

刘琦大喜,这就跟随甘宁前往江夏水营。

甘宁领着刘琦上了一艘中等型号的斗舰。

刘琦催促赶紧启程。

甘宁劝道:“大公子不要着急,总要做好了一切准备才好上路。”

刘琦没有办法,只能看着甘宁带着几十名水手上下忙活,好一会才准备完毕。

“现在可以走了吧?”

刘琦急匆匆的询问。

甘宁意味深长的看了刘琦一眼:“可以了。”

刘琦松了口气:“太好了,终于可以去夏口了。”

斗舰离开了江夏。

刘琦回望江夏城在夜幕中缓缓消失,心底暗暗发誓:“我还会再回来的。”

甘宁命人准备了一些饭食给刘琦三人,有鱼有肉,还有三壶好酒。

刘琦觉得这是一个笼络甘宁的好机会,道:“甘勇士也一起来吧。”

甘宁笑了笑:“我还不饿,大公子先吃吧。”

刘琦无奈。他大半天没有吃东西,着实有些饿了。两个随从也一直渴望的看着他,他便点头,三人坐在一起吃喝起来。

很快刘琦三人就吃了个肚圆。

刘琦满足的拍了拍肚子,自从他仓皇逃离襄阳已经很多天没有吃过这么满足了。

正好甘宁又来船舱看望他,刘琦连忙起身:“多谢甘勇士。”

甘宁摇头:“不用谢我。既然吃完了咱们就上甲板吧。”

“上甲板何事?”

刘琦心有不解,但甘宁已经转头离开。

刘琦只能和两名随从走上甲板。他惊讶的发现甲板上有很多水手,甘宁正坐在一个水桶上等他。

“甘勇士到底有何事啊?”

甘宁冷道:“吃饱喝足,该上路了。”

刘琦不禁一颤:“上什么路?”

甘宁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

两个水手拔出长刀一左一右拉住吓倒的两个随从来到船舷边上,一人一刀捅入随从体内,再踹出一脚将奄奄一息的随从扔入大江。

刘琦吓傻了,瘫倒在地上。

甘宁走到刘琦身边,单手将其拉到眼前:“奉左将军令,诛杀叛逆刘琦。”

刘琦:“你…”

噗!

甘宁没有给刘琦再说话的机会,一刀剁下了他的头颅。

————

三国小知识:

历史上刘琦死于209年,正好是孙刘联军赤壁击败曹操的转年。刘琦没死的时候刘备以刘琦的名义来掌管江夏等地,还上表朝廷封刘琦为荆州刺史,又以刘琦这个荆州刺史的名义征讨荆南四郡。待荆南四郡一到手,刘琦立刻就合理的“自然死亡”了,多巧啊。但反正刘琦也死了,刘备的部属们就推荐刘备自领荆州牧。

ps:感谢大家的等待,明日还有一天的会,月底最后几天了,我的全勤还能保住吗?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