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希澈正了脸色。

其实他一直都是和霍均曜类似的性格,毕竟是霍均曜一手带大的,他认真的开了口:“实验室在强留人才。”

一句话,让苏南卿挑眉:“强留?”

“对。” 霍希澈开了口:“就是不让走人,你们来了,估计他们也会开始派人监视你们,不会让我回国。毕竟,我可是他们选中的人才。他们给了我很大的福利待遇,

还说会给我分房子,工资也不低……”

但他是缺钱的人吗?

霍希澈只是没对外暴露身份而已。

苏南卿开了口:“你把我们喊过来,不是因为这个吧?霍希澈身边有几名高手,他自己也是个高手,随时可以逃离,真用不着他们亲自跑一趟。”

霍均曜也训斥道:“这都逃不掉?真没用!”

霍希澈:“……”

他抽了抽嘴角,看了一眼苏绵绵。

年纪大了,爱面子,尤其是在绵绵面前,他不习惯被爸妈这么说。

他摸了摸鼻子,把霍均曜的小动作也学了个彻底,这才开了口:“不是我。”

“还有我的同事。” 他抬头看向了苏南卿,“妈,我有23名华夏同事,也是这种情况,他们都是华夏大学和华中大学毕业的,当初出国留学,后来没有回过,因为这事儿还在网

络上被骂过。可其实他们中有一部分人,不是真心留下来的。是因为大学里跟着导师接触到了高端行业,这才被迫留下来,不能回国。”

“他们也想回去……”

“类似的人,还有很多。”

霍希澈一个学校里面,就有23个了,况且很多人都是在这里结婚生子了,想带着老婆或者丈夫和孩子一起回去。

但霍希澈能力有限。

他可以一个人逃走,甚至带两三个一起走,可他没办法带走所有人。

23个人都眼巴巴看着他,想要跟他一起走,他丢下谁,带上谁,都不合适。

所以……有问题就找妈。

他才十五岁呢,解决不了这么大的问题很正常。

苏南卿:“……”

霍均曜也沉默下来。

霍希澈给了苏绵绵一个眼神。 苏绵绵顿时软绵绵的对苏南卿开了口:“姑姑,那些人好可怜啊,他们都像是小实哥哥一样,明明是想回家的,国内的人们不理解他们,被骂卖国贼,国外的

他们却回不了家……他们的父母应该也很想他们吧。”

苏南卿:“……行吧,救。”

霍希澈:“那救几个?”

苏南卿看向了他:“既然要救,就一个也不能少。”

她歪了歪头,忽然笑了:“看,尾巴来了,既然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那就去你的实验室看看吧!”

“行。” 一群人吃了早餐后,浩浩荡荡来到了实验室门口,霍希澈说明了他们的意思:“我爸妈和妹妹还没有住的地方,我想让他们住咱们实验室里面的招待所,可以

吧?”

门卫看了看苏南卿和霍均曜,“等一下,我请示一下。”

他拿着对讲机走到了旁边,询问道了一通:“长官,可以让他们进去吗?” 对面的人开了口:“不过是三个弱鸡罢了,华夏人看着真是瘦弱,让他们进去吧。不要碰到华夏人就紧张兮兮的,要知道,华夏人里面,只有戚门大师姐和殷

门大师兄能让我们吃瘪,其余的,不用放在心上!”

“是!” 于是,门卫放开了门,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放进去了两个什么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