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境灵魂之力么,这便是你霸道的资本?”男子冷哼一声,只见其手中出现了一枚黑色的金属之物,其中散发着暗红色的诡异光芒。

而后直接抛向空中,金属瞬间炸开, 红色光芒飞散而开,形成了一张巨网将此处笼罩,下一瞬,男子便是身形一动,朝着书生男子暴掠而去,手持黑剑,猛地隔空一斩!

书生男子眉头微皱, 似乎虚境的灵魂之力被其诡异的红芒手段所限制,但即便如此, 他身形依旧笔直,似乎不曾有半分惧色。

“铛!”

就在这是,火星激荡,一道寒光从远端掠来,径直朝着黑剑所斩出的黑光对碰在了一起。

两者碰撞之间,便是听到金铁撞击声。

只见远端,一道身影御剑而来!

而这道身影,赫然便是……剑向阳!

萧炎此刻在房间当中,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变故,他所有目光都汇聚在了那两名身着铠甲的男子之上,看着这两名男子,萧炎心中冷嘶。

“都身着和太虚分身一模一样的虚神铠甲,他们来此,恐怕不单是为了这虚神极虎。”萧炎顿时眼眸微眯, 心中略惊, 虽然不能断定,但他们突然的出现,绝对和萧炎释放出虚神分身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头虚神极虎模样虽然唬人,实力也算不俗,但还不至于让他们如此大动干戈,必定是其他什么吸引而来。

而这个吸引两位太虚强者出现的,必定就是萧炎的太虚分身。

以萧炎如今所了解到的太虚看来,恐怕他这具太虚分身早就被锁定,一旦出现,就会被太虚强者锁定,并且不惜一切灭杀之。

只不过萧炎将太虚分身及时封入了子辰虚灵塔的九棺当中,所以他们只是寻找到了萧炎最初暴露太虚分身之地,之后便是彻底感受不到任何波动。

来此为了一头虚神极虎大动干戈完全说不通,只有一种可能,他们来此,只不过是顺路,当然,也想查探查探,他们要追杀的太虚分身是否在此。

但进入此星之后,他们再三确认过了, 并无感受到丝毫,所以便没有再抱有希望。

“虽然二位来自太虚世界,但莫要忘了, 这里是玄阴真界,不论二位是龙是虎,都的盘着,更何况……二位既不是龙,也不是虎。”

“这般狂妄行径,有没有考虑到后果?”剑向阳柔和声音中,却仿佛带着剑罡般的犀利。

男子看着剑向阳,依旧没有丝毫畏惧,更是没有打算和剑向阳废话,便是准备直接动手,身形一颤间,刚欲冲出,却又突然停下了。

“罢了,这次就饶过你等!”男子忽然放弃,心念一动,脚下的虚神极虎双翼便是一震,朝着空中腾飞而去,完全无视万象城禁飞的规则。

男子身形一动,只见剑向阳袖袍一挥,并未出剑,手中有剑无剑似乎已经并不重要,双指一挥,一道剑气便是宛若利剑斩出一般,朝着男子呼啸而去。

只见男子身上的虚神铠甲犹如液体一般,在其手臂之上化作盾形,面对剑气抬手直接一档,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从手臂之上的黑盾之上扩散,在距离其数丈前,就将这道剑气生生挡下。

“你在寻死?”男子目光森冷的看着剑向阳,宛若天上的神在看地上的凡人一般,气势和姿态上,都是一种居高临下之感。

“哪里来的自信,就凭你身上这件龟甲吗?”剑向阳同样也是冷声开口。

“扰了女帝兴致,如此潦草就想走掉,这可说不过去。”

女帝?!

剑向阳声音一出,书生模样的男子目光微凝,直接朝着拍卖场当中看了过去,此时如青莲一般伫立在拍卖场当中的女帝,看着书生模样的男子,抬起纤细玉手,美眸弯成了月牙儿,对着他温柔的挥了挥手。

此刻拍卖场数万人,早已在此时,一哄而散,唯有水晶房间当中的萧炎,不为所动,就这样微微抬头,看着半空当中的战况。

即便这场拍卖会草草了解,数人都还没有意识到,如娇艳一般的伫立在拍卖场当中极其美艳如尤物般的女子,正是无数人因此慕名而来的女帝本尊。

或许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堂堂女帝,怎么会来主持一场无关紧要的拍卖会,再加上女帝本就消失了太久,且乔装一番,穿上了拍卖会主持者的衣裳,所以并没有人猜到……女帝就在他们眼前!

虚神极虎上的两人,听闻女帝也是眉头一皱,朝着拍卖场当中看了过去,原本没有任何忌惮的眼神,此刻明显警惕了许多。

“今日我们要走,就凭你可拦不住。”男子沉声说道,话音一落,虚神极虎双翼一震,便想直接离开。

不过就在此时,书生男子虚境的灵魂之力再度笼罩而来,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朝着两名男子的灵魂直接抓了过去。

限制灵魂的红光并不能持续多久,至少此刻,便是没有了限制。

“如果再加上小生,不知可否请二位留下一叙?”书生男子负手而立,脸上露出轻柔的笑容,无法洞察出他真正的情绪波动,亦或者是他,本就心如止水,从未动怒。

“今日你可以拦下我等,不过你可想好了,太虚世界是不是你们能得罪的,如果你们执意要战,我等奉陪便是。”男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剑向阳,又看了一眼书生男子,似乎在书生男子虚境的灵魂冲击下并不好受,甚至神智都有些不清了。

但他身上的虚神铠甲焕发着暗红色的光芒,似乎形成无形的波动,为男子抵御了部分灵魂之力的冲击。

剑向阳眉头微皱,但却并未有过任何惧色,似乎在他眼里,二人即便有虚神铠甲,依旧不是他的对手,若要杀,他便真的可以杀!

剑向阳没有冒然动手,而是等待女帝的指令。

“你意下如何,杀还是不杀?”女帝螓首此刻转头看向了水晶房间中的萧炎,这突然的询问,立刻也让众人注意到了水晶房间当中的萧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