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现在的沐云西,不但聪明冷静,还有一身了得的医术,而且穿着打扮也很素雅。

更重要的是,她现在看老四的眼神,要么是不屑,要么是厌恶,根本就没有半点爱意。

霍霖封实在无法将以前的沐云西和现在的沐云西看成是一个人,即使她们有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名字,霍霖封还是感觉那是两个人。

沐云西怕霍霖封起疑,她故作不屑的抱着手臂冷哼:“怎么,又觉得我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霍霖封诚实的点头:“变的不是一星半点。”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变化吗?”

“为什么?”霍霖封确实想知道,为何沐云西会出现那么大的变化。

“因为我要报复。”

“报复?”霍霖封不解的皱了皱眉,“你要报复谁?”

“报复所有曾经看不起我的人。”沐云西语气坚定,“而报复一个人最好的手段,不是让别人有多痛苦,而是让自己华丽蜕变,变得越来越优秀。”

霍霖封看着沐云西,似在细细咀嚼她的话。

沐云西看霍霖封眼里的疑惑打消了不少,她朝霍霖封眨了眨眼睛:“你一定没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沐云西傲娇的冷哼的一声:“以前的我你爱理不理,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霍霖封一听脸就冷了下来:“本王哪儿攀不上你了?”

“噗嗤!”沐云西一时好气又好笑,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你听话为何总是听不到重点?这句话的重点是,现在的我已经完美蜕变,以前瞧不起我的人,现在反而被我瞧不起了。”

霍霖封听了心里稍微好过了一点:“那现在被你瞧不起的人是谁?老四?”

沐云西认真的点了点头:“没错,我现在看见他就烦。”

霍霖封一听就笑了,微薄的唇轻轻上扬,带动那张俊美异常的脸,使得万物都失了颜色。

沐云西一时看得有些呆了,她从不知道这个男人笑起来这么迷人。

霍霖封看沐云西一直盯着他,他急忙收了脸上的笑意,咳嗽着清了清嗓子。

两人刚安静下来,似乎就听到远处的一座假山后面,传来沐向阳和窦氏的声音。

窦氏拉着沐向阳的手,一脸激动:“向阳,我们母子俩出头的机会来了。”

沐云西和霍霖封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

“什么出头的机会?”沐向阳不明白窦氏为何如此激动。

“哎呀,你真是个榆木脑袋。”窦氏恨铁不成钢的点了下沐向阳的额头,沐向阳头都被点偏了,他也不恼。

“杨烟茹那个贱人被降位了,那现在就是我上位的绝后的机会呀,如果我成为了将军府的当家主母,那你就是将军府的嫡长子了,那得是多尊贵的身份呀!”

窦氏似乎已经看见众人匍匐在他们母子俩脚下的情景了。

沐云西听了窦氏的话,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这个窦氏心可真够大的。

霍霖封面上却没什么表情,对于别人的事情,他可半点不关心。

沐向阳机警的看了看四周,因为沐云西和霍霖封在假山的另一面,所以沐向阳没看到他们。

沐向阳不满的看向窦氏:“姨娘,这样的话您可不要乱说,要是传到父亲耳朵里就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