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天蓬看了小说,领悟了多种神通后,他便成为天庭不可或缺的人物,甚至还赢得了与杨戬、李靖等人齐名的天庭战神名号。

牧尘以为,如今的天蓬已经彻底改变了原有的命运,不会再因为调戏嫦娥而触犯天条,被打入畜牲道了。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天蓬虽然没有触犯天条,但却因为自己和东岳大帝的一场大战,被卷入了畜牲道。

“糟了,该不会真成投进猪胎了吧?”

牧尘脸色一沉,一对眉毛紧紧皱了起来。

再怎么说,天蓬也是自己的老读者了,在自己这儿觉醒了多个神通,完全可以获得‘铁杆粉丝’的称号,既然是‘铁杆粉丝’,那自己这个当作者的,就不能允许自己的粉丝出事!

他当即舍弃了东岳大帝,朝着六道轮回飞去,试图挽救天蓬。

东岳大帝见牧尘突然中止了战斗,好奇地看向轮回,随后也是大惊失色。

“天蓬元帅!”

他惊呼一声,一张脸上顿时苍白如纸。

天蓬元帅在天庭的声望很高,深得玉帝重视,虽然不知道这胖子是怎么跟文圣混在一起的,但如今天蓬元帅在自己的地府出事,而且还是因为自己召唤出来的六道轮回……这要是让玉帝知道了,自己即便是高贵的东岳大帝,也逃不了一番严惩。

“不行,天蓬元帅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一念至此,东岳大帝也收了神通,跟在牧尘的后头,直奔轮回。

轮回边缘。

小龙女抱着双膝愣了好久,脑子里全都是刚才天蓬救自己的画面,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这位救命恩人落入了轮回。

“不,怎么会这样?天蓬哥哥,你不能有事,都怪小龙女不好,都怪我!”

小龙女哭红了眼睛,看着前方徐徐运转的轮回,她贝齿轻咬粉唇,打算跳进去,去轮回里寻找自己的天蓬哥哥。

刚迈出一只脚,一张厚实有力的大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小姑娘,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小龙女带着泪痕的娇美容颜回头看去,便见一位白衣青年正含笑看着自己,也不知为何,她只觉这位白衣青年很是亲切。

这种亲切感,是她在自己父王敖广身上都不曾感受到的。

“嗯?你认识我?”

牧尘察觉到这位少女异样的目光,不由好奇问道。

奇怪,总觉得这位少女有些眼熟,她的身上,似乎还有文道的气息。

他越看越奇怪,直至少女一脸茫然,擦着眼泪,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腰间的白玉狼毫笔突然飞出,欢悦地在少女身边转了几圈,才在空中写道:

【伟大的主人,您谦卑的仆人向您汇报:

这位美丽的少女,正是您当初在地府与地藏王那个光头老六战斗的时候,余留下的一些才气所化。

我能感应到,这股才气就留在她的体内,如果您需要,我可以随时帮您收回,当然,收回才气后,这位美丽的少女也将失去生命的根基,在此间彻底消亡,请您慎重选择哦,~

(≧▽≦)/~。】

早已形成灵智的白宇狼毫笔在空中写写画画,落款时依旧是那熟悉的颜文字。

牧尘恍然大悟,难怪他感觉这少女有些熟悉,原来是自己的才气所化。

当然,在这其中有太多的机缘巧合,比如这份才气恰好进入轮回,又受到各种神秘力量的影响,最终才降临人间。

“呵呵,收回才气就不必了,她能获得这些才气,是她的机缘。况且,我现在也不缺才气。”

牧尘淡淡一笑,这才看到,这位少女头上的龙角。

所以这位少女,就是东海龙宫的小公主,天蓬元帅一直都在寻找的小龙女?

我去,居然真的让我给整出了小龙女!

牧尘心中大惊,当初天蓬元帅看了《春光灿烂猪八戒》后,便入了魔怔般满世界寻找小龙女。

一开始,牧尘还有些同情天蓬,如今看来,小龙女真的出现了,小丑竟是我自己!

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只觉自己经历了这么多事后,以后碰到再怎么离谱的,估计都是基操了。

这时,东岳大帝跟了过来,许是因为他救人心切,竟是忘了刚刚还在跟牧尘战斗的事情,此刻直接来到牧尘身边,沉声问道:

“怎么?还能把天蓬捞出来吗?”

牧尘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小老子,你离我这么近干嘛?咱们俩应该不熟吧!

他干咳一声,随后目光落向六道轮回。

这六道轮回乃是地府的根基所在,平日里有平心娘娘看管,只不过自封神大战之后,平心娘娘陷入了沉睡,轮回也就由道门天庭和佛门共同掌管。

“我们晚了一步,天蓬已经坠入畜生道,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牧尘叹了口气,深知西游故事走向的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即便是圣人都无法改变。

“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东岳大帝眉头皱地都快拧成一股儿绳,这次当真是闯祸了。

“前辈,还请您一定要救救天蓬哥哥,天蓬哥哥是因为我,才坠入轮回的。”

一旁,小龙女直接朝着牧尘跪了下来。

她虽然不认识牧尘,但她觉得,这世上就没有牧尘办不到的事情……这是一种来自心底的信任!

东岳大帝见状,也是带着几分希望地看着牧尘。

毕竟,他跟牧尘本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跟牧尘战斗,也只是为了遵循玉皇大帝的吩咐,探探这位文圣的底。

至于生死簿那玩意儿,丢了就丢了呗,关我东岳大帝什么事儿?

况且经此一战后,东岳大帝对牧尘的实力也算是有了一定的认识,那就是:还未至圣人,但深不见底!

既然是深不见底,那被他夺了生死簿,玉皇大帝也就不会再说什么!

只是眼下天蓬元帅坠入轮回,这可就真关他的事情了!

“咳咳,那个……文圣大人啊,这事情还有解决的可能吗?”

东岳大帝舔着脸道,把姿态放地特别低。

不远处正看热闹的十殿阎罗都是下巴都快惊掉了,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刚正不阿的东岳大帝吗?

牧尘瞥了他一眼,玩笑道:“呵呵,现在知道客气了?你刚才不是都快牛逼上天了吗?”

东岳大帝老脸一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见状,牧尘淡淡一笑,也不再打趣,转而面色变得严肃起来,取出一部文道名书,书名正是:《春光灿烂猪八戒》。

如今天蓬已经坠入轮回,此事已成定局,无法更改,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天蓬投入猪胎后,能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变成人!

当然,至于修为什么的,肯定就没有了,不过也总比真成一只猪要好。

想到这儿,牧尘直接运转体内才气,将源源不断的才气注入到《春光灿烂猪八戒》中。

“哗啦!”

随着才气的注入,这部文道名书绽放出刺眼光芒,其中仿佛有无数个文字活了过来。

“吾乃牧尘,今日言出法随,将此书投入轮回,此书中所言,即为吾言!”

他缓缓开口,声音在整个地府空灵回荡。

下一刻,他在万众瞩目之下,将此书投入轮回。

轰隆!

轮回剧烈颤抖起来,仿佛是大道的回应,随之而来一道白光,将这部书笼罩,直至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

人间。朱家。

“生了生了,是个大胖小子,老爷取的名字能用上了,以后他就是我们朱家的小少爷,朱逢春。”

“老爷老爷,大喜事啊,猪圈里的那头老母猪也生了,居然跟夫人是同时产子的!”

几乎是一前一后两道声音响起,正在朱家大堂喝茶的朱家老爷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自家夫人跟一头母猪同时产子?

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不行,我朱家的少爷,怎么能跟一头猪同时出生?

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看笑话?

“来人,把猪圈里刚出生的小猪仔给我杀了,消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老夫这会儿去看看夫人和逢春怎么样了。”

朱老爷说着,背着手,美滋滋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