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希醒过来的时候,首先看见的是洁白的天花板,鼻尖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

病房里没有人,房门虚掩着,有断断续续的谈话声从走廊里传进来。

明希翻身下床,套上拖鞋,走过去隔着门听了起来。

“阿玖啊,抱歉,这次是爸爸错了。”

顾父眼底有些疲惫,靠着墙看着眼前的儿子,“我不该忘记你的生日。”

顾玖手环在胸口站着,神色淡淡的,“还有事吗?没事我要进去了。”

顾父往病房里瞥一眼,“晚星醒了你替我跟她说声对不起,我就不进去了。”

顾玖总算正眼看了顾父,总是事后道歉,当时脑子干嘛去了?

“你那夫人不简单,我只跟你说这一次。”

顾父其实也不傻,稍微回想一下生日宴上的细节就能发现端倪。

继母总是似有似无的用话让他想起来顾玖以前做过的混事,让他生气。

再让局面回到有利于她的那一面。

顾父轻哼一声,“还不是你以前太混了,不然我怎么会……”

“那是你蠢。”顾玖也不客气。

这次明希晕倒都是因为他,他太软弱了,一个男人反过来让喜欢的女孩为自己出头。

以后他不会再让这种情况发生。

“你……”

顾父被自己儿子指着鼻子说蠢,心里憋屈极了。

顾玖不想再在这里废话,直接点明,“以后我会住在外面,你自己好自为之。”

“还有,顾枫是个好孩子,不要让他被那个女人带坏了。”

悲剧……发生在他一个人身上就够了。

顾父楞楞的眨下眼,他这个父亲……当的还真是失败啊。

“你走吧。”

顾玖说完便不再理会顾父,转身推开了病房门走进去。

病房门轻轻合上,顾父也抬脚离开。

病房里,明希已经坐回了病床上。

顾玖几步跨过来,伸手给明希拉了拉被子,“怎么起来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明希摇摇头,一双眸子笑吟吟的。

顾玖眼里也缓缓有了笑容。

“饿不饿?”

“不饿。”

顾玖:“可是我饿了。”

一起住的时间也不短了,顾玖十分清楚他的女孩有挑食的毛病。

顾玖去把陈嫂送来的饭菜提过来,拉开病床自带的小桌子,把饭菜摆上去。

很快,病房里就充盈着饭菜的香气。

陈嫂的手艺不错,做出来的东西也很美味。

明希也认同,所以吃了一些菜。

看明希放下筷子,顾玖紧接着就把药递过来。

一手拿着药,另一只手端着水杯,中间是一张英俊帅气的脸。

明希无法拒绝,拿过药和水,开始吃药。

“医生说你身体情况有好转,以后可以减少吃药的频率。”

明希咽下嘴巴里的药丸,满意极了。

不枉她用仙力养了这么久,总算有起色了。

顾玖把空了的水杯拿走,塞给明希一颗糖。

明希拆开糖纸送进嘴里,拄着下巴看小孩走来走去。

病房里有残留的味道没散开,顾玖去打开了窗户,让风吹一吹味道。

装菜的盘子和碗他也依次收好,等着陈嫂来拿。

明希往后躺了躺,享受着小孩的服务。

养孩子的乐趣,不正在此嘛。

等病房里的味道差不多散去,顾玖又去把窗户给关上。

医生说不能吹冷风,还有不能干什么来着……

顾玖瞥见空了的热水壶,拍下脑袋。

对了,不能喝冷水。

顾玖拎起水壶,“我去打热水。”

明希笑吟吟的歪了歪头,“辛苦哥哥了。”

顾玖被这一声软甜的‘哥哥’冲昏了头脑,反应过来时明希已经被他撑着手臂困在自己和病床中间,动弹不得。

铮——

顾玖脑袋直接当机,脸迅速泛红。

他在干嘛?

他……

忽然,顾玖眼前画面一晃,下一秒,唇角处传来温凉的触感。

明希落下轻轻一吻,一触即离。

“哥哥不是要去打水?”裹着笑意的声音传入顾玖耳中。

顾玖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出病房的,脑海里全是那个吻……

“小伙子,你水壶满了。”

“哦!”

顾玖低头一看,水壶里的水已经漫了出来。

顾玖赶紧拎起水壶,站到一边。

后面的老奶奶把水壶放上去,脸上笑出了褶子,“小伙子在想女朋友?”

顾玖脸上有些发热,没有否认。

老奶奶立即笑了出来,“哈哈哈——我就说我没猜错!只有在想女朋友的时候才会这么入神,还一边想一边傻笑。”

顾玖:“……”

傻笑?

他……有吗?

顾玖冲老奶奶点点头,拎着水壶转身快速走开。

老奶奶笑着感叹一句,“哎,年轻真好。”

……

……

回到病房里,顾玖发现明希已经睡着了。

把水壶放下,顾玖轻手轻脚的靠近病床。

上面的女孩睡颜恬静,白净的脸精致的好像橱窗里的洋娃娃。

顾玖看着,本来狂跳不止的心忽然就平静了下来,他搬了个椅子过来,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明希睡觉。

但其实……明希没睡着。

她是觉得小孩进来肯定会害羞不自在,才故意装睡的。

后面是真睡着了。

谁让她有一个病弱的躯体呢?

哎——

醒过来的时候,顾玖已经恢复如常,看明希的眼神还多了几分别样的火热。

蒂娅推开门走进来,看见醒过来的明希,脸上露出了几分惊喜的表情,“小姐,你醒啦?”

明希点点头,“嗯。”

陈嫂跟在后面进来,轻轻的关上了门。

“晚星小姐,您没事就好。”

明希突然晕倒的时候真的是吓坏了所有人。

还有少爷……

从来没有见过少爷那么着急的样子,就好像天都塌了一样。

还好晚星小姐没事。

顾玖把早上的盘子和碗给陈嫂,接过陈嫂带过来的新的饭菜,走到病床旁摆了起来。

熟练的动作看的陈嫂和蒂娅啧啧称奇。

蒂娅想上前帮忙,被陈嫂拽住。

这有什么可帮的,不用!

少爷明明就乐在其中嘛。

明希没有什么食欲,吃的明显比早上少了很多。

顾玖端起一碗粥,“再吃点。”

明希摇摇头,“不要。”

“你才吃这么点怎么行?”

还没药的量多!

明希往后靠了靠,明显是不愿意再动了。

顾玖有些头疼。

这吃的也太少了……

但明希不吃了,顾玖也没办法。

陈嫂笑着过来收拾。

“晚星小姐喜欢吃什么?”

她明天专门做。

明希:“都可以。”

这下,连陈嫂都有些苦恼了。

这没个明确的范围,她也不好做呀。

顾玖把陈嫂拉去了旁边,“她不爱吃蔬菜,多做些肉菜。”

其他的,他也琢磨不透。

比如这个菜明希今天会多吃几口,明天再有一样的她连碰都不碰一下。

多少有点玄学在里面……

陈嫂点点头,“少爷不用担心。交给我。”

她这几十年的手艺可不是开玩笑的!

顾玖点点头,但愿吧。

这边,蒂娅走到明希面前,“小姐,先生和太太下周一就会回国。”

明希挑下眉,“这么快?”

蒂娅道:“公司的交接基本已经完成,后续不需要先生和太太时刻盯着。”

这样啊,行吧。

就是这日子可能要热闹起来了。

……

……

明希在医院里住了三天,情况稳定后就出了院。

出院以后,他们没有回顾家。

顾玖带着明希去了别的地方。

一幢富人区的小别墅,没有顾家的小洋楼大,但胜在精巧。

顾玖上前开门,“这是我妈妈留下的房子。”

顾玖扫过院子里的每一处,神色有些恍惚。

这里的每一处都有他和顾母的回忆,就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明希走上前,站在了小孩身侧,抬头看他,“外面蚊子有点多。”

顾玖脑海中他和顾母一起的画面逐渐淡去,低头间,他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眸子,然后,他脑中缓缓勾勒出了一副新的情景。

“咔——”

前面的门被打开,顾玖捞起明希的手,轻轻握住,“走吧,我们进去。”

两人进去后不久,蒂娅带着大部队到达。

清一色的黑色装束,从大货车上搬着桌子凳子椅子衣柜床等等下来,很快,寂静的院子就热闹起来。

房子很久没有人住,打扫花费了很长时间。

一切弄完以后,天色也完全黑了。

选房间的时候,明希依旧选了顾玖对面的房间。

“其实,我更想跟哥哥住一间房。”

静——

明希最后被顾玖按着脑袋推进房间里面,房门在眼前砰的一声关上。

有明希在的地方,顾玖连关门都不会用力,这次可见他是真的慌了。

明希逗完小孩,心情极好的躺上了床。

……

……

后面的日子,明希和顾玖又恢复了每天同进同出上学下学的日子。

很快,迎来了高二的期中考。

顾玖被寄予厚望,每科老师都重点盯着顾玖,就怕顾玖又搞出考零分的骚操作。

主要是有前科在,就算顾玖多次保证自己会拿出实力实事求是的考,还是逃不开每科考试的时候都被监考老师重点关注。

考试的时间有一半多的时候监考老师都在顾玖身边转悠,明明四周答案都传的飞起,监考老师就像失聪了一样,看不见也听不见。

顾玖:“……”

大可不必这样,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