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螭吻对吧,你和你的母亲长的很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

妈祖的声音变得很温柔,连样子都开始和蔼可亲起来。

“你认识我母亲?”

我从八岁记事起,就被送到师傅们那里修炼。

在我的印象里,父亲和母亲,都只有一个模糊的面容。

我一直没有见过他们。

我只知道,我父亲天界神龙,是个老色批,有九个老婆,九个儿子。

而我母亲,是个赌徒。

我就是被输到轩辕大帝那里做徒弟的。

我对他们没有多余的印象。

我的童年,除了修炼就是修炼。

然后就在所有天界修道士的嘲讽之中度过。

“天界修道吊底儿”的帽子,我整整戴够了十年。

所以,这一次下界封兽,我是堵着一口气下来的。

我一定要完成任务,并且修炼成最高境界的修道士。

在所有人面前扬眉吐气。

“当然,我们之间很熟。”

妈祖好像看出来我的不开心,“你好像对你的母亲有点偏见。”

“没有,生养之恩,螭吻不敢忘。只是她的名声在天界不算很好。”

赌徒之子的称号,我同样也背负了十几年。

我不愿意去回想起幼儿时候的我,被众人当着母亲的面喊我外号的情景。

我当时觉得很丢脸,所以对母亲一直不理不睬。

可能这就是她会把我丢给师傅,然后十年不跟我见上一面的原因吧。

“不管她的名声好不好,但是她一直在关注着你。”

妈祖朝我走近。

“是吗?”

我还不熟悉这个海神。

靠的太近,让我感觉不自在。

我拘谨的样子,被她给发现了。

她停了下来,却把手伸了出来。

“你的母亲知道你下界了,托付我给你一样东西。”

原来她刚才靠近我,是要送我东西。

我误会她了。

我看着她手里的东西,一颗灵气十足的珠子。

“这个是?”

这玩意我从来没见过,而且它里面的灵气又不太像是灵气。

灵气是纯白色的,但这珠子里面的灵气好像是灰色的。

“冥王珠。这里面装的是冥气。你母亲从冥界找到的。”

妈祖把冥王珠递到我手上。

我握着冥王珠,一阵冰冷刺骨的感觉传到手心里。

这珠子虽然小巧玲珑,但是蕴含的冥气数量可不低。

“找到的?估计又是她跟谁打赌赢回来的吧。”

东西虽然好,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用,而且它来历不明,我还是准备把冥王珠交还给妈祖。

她拒绝了我递过来的手,“不管怎么来的,它始终是你母亲对你的关怀。你要懂得感恩。”

“那你总该教我怎么使用吧。”

我知道要感恩,但是这冥气我没接触过,不知道能用在哪里。

“像吸灵气一样,吸到你的丹田里面,再用造金丹法,凝结成冥气丹。”

妈祖耐心地说道。

“可是我丹田里面已经有了三个能量丹了。”

我把实话告诉了妈祖。

灵气丹,妖气丹,杀戮丹。

不多不少,正好三颗。

“不碍事,你是五行慧根,丹田能容纳天地间的五种能量,你的煞气如果再糅合了冥气和魔气,就是五行合一的归元气。”

妈祖毕竟是海族大圣,见多识广,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天赋,并且还把冥王珠的使用方法告诉了我。

既然已经知道用法,我哪里还会客气。

按照她教的方法,照葫芦画瓢,把冥王珠给修炼成了冥气丹。

现在我的丹田里面,已经有了四颗能量丹。

充沛的冥气,让我的境界再次提升。

我现在已经是妖帅级别巅峰了,还差半步升级妖王级别。

也就是差临门一脚就到天仙境。

我的煞气在吸收了冥气之后,变成了混沌一团,暂且叫它四分混沌气。

等到再糅合了魔界的魔气,我应该就如妈祖所说,成了真正的五分归元气。

光想一想,我就兴奋至极。

要不是三天之后悬空岛那边还有比赛,我现在就准备跑到魔界去晃一晃。

“怎么样,决赛和妖尊的比赛,现在有信心了吧。”

妈祖笑道。

的确,我现在靠着妖帅级别巅峰,加上二转龙脉提升,再加上现在的四分混沌气。

我完全有信心和那个虎力魔队伍一战,再也不用靠师傅的威慑力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对于妈祖,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她。

最关键的有两个问题。

“妈祖大人,请问你境界这么高,为什么还要和帝俊一起,组织这一场杀手比武大会。异能者联盟不是和暗龙组织是对立的吗?”

我把心中一直想问的问题,趁现在有这个好机会,赶紧问了出来。

“傻孩子,在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对立不对立。你要记住,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帝俊需要我的庇护,我也有利用到他的地方。”

好险,妈祖没有对我冒昧的提出问题而感到反感。

“组织这一场杀手比武大会,他可以得到去魔界的机会,而我也需要他去魔界给我带回来一样东西。”

妈祖对我解释的很清楚。

“所以,为了你们两个人的共同利益,就牺牲了暗龙组织的上万名杀手,还包括异能者联盟的五个人。”

我开始对这种行为感到恶心。

虽然暗龙组织的杀手的确干了很多坏事,但是这样漠视生命,视生命如草芥。

为正统修道士而不齿。

“我没有想到,异能者联盟来参赛的人会是你。”

妈祖并没有和我争辩这些。

道心不同,看待同一件事情的观点也会不同。

我虽然感到恶心,但是我也理解妈祖。

修为到了她这种境界,的确能以天地万物为刍狗。

“现在不说这个了,还有一个问题。”

我此时心里还关心着另外一件事情。

“有问题你尽管说。”

妈祖对我依旧很有耐心。

“你为什么要给林小英包办婚姻?她并不爱你给她安排的订婚对象。”

这件事情在我心底纠结了很久,终于找机会问出来了。

我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

“林小英?”

妈祖仰起头,脑海里在回忆着。

我在等待她的回答。

“你是说林老九的女儿吧。我记起来了,好像她的订婚对象是叫做李承志,一个挺不错的年轻人。”

妈祖回答了我的问题。

“不过,替她定亲的人不是我,我不会管这种事情。给她订下婚事的是胡大。”

胡大?

胡雪莲的爸爸?

我刚刚轻松的头皮,又是一阵发麻。

林小英和胡雪莲,怎么又扯到一起去了。

本来今天史玥和张芳两个人,已经让我够发毛了。

现在,这另外两个又扯到了一起。

五朵桃花中,四朵都开始牵扯不清。

我要怎么做,才能生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