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萌快速看了一眼顾烨之,还有其他的几个人,一句话没说,径自往外走。

顾廷之才回过神来。

“家主。”

可周晓萌停都没有停。

顾廷之身形一顿,脸上闪过一丝不好的东西,就要追上去,可是双腿却像是灌满了铅块,根本挪不动。

“老三,你看到了吗?家主,家主刚才看我的眼神?”

“大哥,你别往心里去,家主就是担心沈公子。”

顾唯之安慰道。

顾烨之刚才被周晓萌撞了一个趔趄,他好不容易才站稳,也是有些目瞪口呆,低着头,听到大哥和三弟的对话,才回神,看着他们。

“她去哪儿了?”

顾廷之和顾唯之却都没有回答。

顾烨之心里涌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来,一会儿盯着自己的几个兄弟,一会儿又痴痴地盯着周晓萌离开的方向,许久之后才怔愣着也跟了出去。

却被顾廷之喊住。

“老二,你要去哪儿?你还嫌弃不够乱吗?”

“大哥,我出去找找。”

他犹豫着回答。

“不用你去,你别去添乱就好了。”

顾廷之控制不住对顾烨之嚷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明明知道不能都怪二弟的,可是家主的变化让他慌乱,他不受控制的就全都把火洒到了二弟的身上。

直到留意到二弟胳膊上还包扎着白纱布,才稍稍压下火气。

“你留下,你身上还有伤。”

“嗯,好。”

顾烨之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木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沈青书怎么会走了呢?

真的是被自己给吓走的吗?

突然,他想起昨晚上依稀听到的动静,莫非,莫非那个时候就已经走了。

他想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大哥他们,可是他们都已经去各自忙去了。

低头,才发现几个孩子还蹲在地上哭。

看着这些孩子哭的凄惨的样子,他心里也很不好过,尤其这些孩子看他的样子,就跟看仇人一样。

他想开口说话,可是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直到其中一个叫沈昱的孩子把一把碎银子朝他扔过来,对他怒吼。

“这是哥哥留下的,说是赔给你修复厨房的。”

碎银子砸在身上有些疼,尤其一块还正好砸在他受伤的胳膊上,可是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分明觉得自己没有做错的,可是看着他们一个个对他失望的样子,他心里却也不禁开始怀疑起来了。

还有一个叫沈虎的,想着对他做出拳打脚踢的样子,却被沈昱给拉住了,好像他多可怕一样。

顾烨之悲哀的苦笑着,也往外走去。

他突然意识到沈青书要是真的找不回来,自己在这个家也岌岌可危。

……

周晓萌气急之下出门,正准备一路追问着去找找看,可是却突然被人拦了下来。

“周老板,你来得正好,你们美食街卖的东西有问题,差点把我爹爹给吃死,这件事怎么解决?”

一个身形壮硕的女子见到周晓萌,直接冲了过来,拦住周晓萌,牢牢地抓住她的胳膊。

周晓萌有些着急,本来直接想甩开,可是回过神才发现竟然有这么多的人围在美食街这,其中自己羊肉串摊的小伙计此时正被人围着殴打。

这让她一下子警惕起来。

一把甩开这人的钳制,快速拨开人群走到小伙计身边,看到小伙计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当时就火爆三丈,瞪大眼睛看着周围动手的人。

“是谁动的手?”

没想到这老板会直接袒护自己的人,还这么吓人,刚才围着气势汹汹动手的人,吓了一跳,也没有之前那么嚣张了。

“我跟你们说,我们的羊肉串是没有问题的,这么多人吃了都说没有问题,怎么就你们家吃了有问题,你们找大夫看过了吗?会不会是本身身体就有毛病?”

赵大姐和周二姐还在费劲儿的跟人们解释。

周晓萌听了一耳朵,才明白似乎是有人吃了这摊位上的东西出了问题。

“大姐,二姐,你们过来。”

周晓萌护着小伙计,狠狠地瞪了一眼动手的人,走到两位大姐身边。

这才看到两位大姐身上也有一些伤痕,虽然不如小伙计身上的重,可是也不容小觑。

“晓萌,你怎么出来了,赶紧回去,我们能解决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晓萌却不这么觉得,要是真的能解决,就不会被打成这副样子了。

周二姐伏在周晓萌耳边简单说了几句。

原来是一大早就来了一伙儿人,说是外地来走镖的,路过这里,非说昨天吃了这里的东西,一晚上都拉肚子,其中一个年纪大的还直接病倒了,一伙儿人气不过一大早就来闹事了。

不是本地人,人多不说,还个个气势汹汹的,场面一时混乱不堪,保安队来了也是自由被打的份儿。

“小张,你还记得这些人吗?你是否卖给他们过?”

周晓萌拉着被打的浑身是伤的小张,不禁问道。

小张摇头。

“老板,我每天卖给那么多人,心思都在做东西上,哪里记得,可我保证,我的东西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我昨天也吃了,对了,两位老板也吃了,也没说有问题啊。”

小张脸上被打了好几拳,青一块紫一块的,一说话就疼。

见状,周晓萌赶紧安抚他,让他去一边休息。

赵大姐和周二姐也说不可能有问题,昨天他们的确都吃了。

周晓萌是相信他们的,他们这里的食材都是严苛把关的,根本不可能有问题。

而且赵大姐和周二姐也吃了,这要是有问题,不可能只有外地人有问题。

那就说明这些人有问题了。

外地人,走镖的,莫非是盘缠不够了,故意讹人?

周晓萌睥睨着这些人,不知道是她气势太足,还是眼神太过尖锐,有几个人还真的被她盯得有些心虚,微微后退起来。

周晓萌悄悄对赵大姐和周二姐使了个眼色,两位大姐便各自离开。

这些人见两位大姐离开不干了。

“走算什么?事情解决之前都不许走!”

“我才是这里的大老板,我都在这儿,你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好了,现在给我好好说说,你们昨天都谁吃了,吃了多少,刚才说谁的爹差点吃死了?”

“我们都吃了,都吃了不少,你们这里不是写着假一赔十,我们也没别的要求,按照十倍赔偿给我们,再赔给我们医药费,不然我们可是要报官的。”

“好。”

周晓萌笑了笑,点头。

“那还不拿钱来?”

为首的一个面色一喜,赶紧对着周晓萌伸出手。

周晓萌却笑着摇头。

“你什么意思?”

“我说好,是说报官好,可不是说给你们钱了事好。”

周晓萌道。

“什么?报官?”那人脸色一慌。

“怎么?你们可是受害者,还怕报官?”

周晓萌心中疑惑更重。

“谁说我们怕的,报官就报官,我们就等着,你们这里吃坏了人,你们才应该怕。”

“对,说的不错,那咱们今日就且等着吧,我已经派人去了,放心,一会儿官差就来了,到时候如果确实查出是我们的东西有问题,该你怎么赔偿怎么赔偿。”

周晓萌有恃无恐,还让人搬来椅子坐下。

果然不出所料,一听说要报官,不少人都面露恐慌,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周晓萌却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肚子,早上还没吃饭,便让人把小张烧烤摊上还没来得及卖掉的羊肉串烤熟给拿了过来,又买了一杯凉茶,一边吃烤串,一边喝凉茶。

原本还担心这里的东西是真有问题的人,见周晓萌都吃了,也是不禁开始纳闷起来了。

“我们是走镖的,忙得很,哪儿有时间跟你们浪费时间,这样吧,你把钱赔给我们,我们拿了钱就走了,也不耽误你们做生意了。”

那个带头的见周晓萌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也不禁开始担忧起来。

“那不成,万一我这东西没问题,是你们故意看到我们美食街的牌子,来讹人,那我不是吃大亏了,再说,这怎么赔偿,也得有个见证人。”

周晓萌却根本不听,还继续埋头吃烤串。

虽然早上不适合吃的太油腻,可是不得不说,这一口热乎乎的烤串,一口凉茶,了真叫一个爽。

见不少人都眼馋,她也不禁大手一挥。

“有没有想吃的,今天我请客,人人有份。”

一听不花钱,真有不少人都心动了。

当然,也有人担心真的有问题,可是又一想这老板都不怕,他们怕什么,便放下心吃了起来。

为首的人见大家伙竟然都吃了起来,一大早就来闹事,肚子空空如也的,不禁也有些开始眼馋了,嘴里的唾沫星子都多了。

周晓萌瞅着一个嘴巴不断蠕动的,问道。

“你要不要来点,很香。”

那个人果然心动,刚要开口,却被为首的拉了一把,才不情愿的闭上嘴巴。

“吃吧,你们的东西有问题,早晚会吃死的。”

只是大家伙都开始享受这免费的美味,谁还能听进去他们的话。

周晓萌很快吃饱喝足,又看着其他人吃的津津有味,不禁揉了揉肚子,伸了个懒腰,抬起头看着赵大姐和周二姐都已经来了,便招手。

“吃饱了,办正事了。”

几个人闻声往后看,果然看到不少官兵都来了。

心里顿时一慌,可是想到这里每天这么多人,怎么可能会记得他们到底有没有买,便又安心。

只是随着周晓萌一句,“把这些闹事的都抓起来。”

他们也慌了。

“你,你凭什么抓我们。”

“凭什么?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们的东西有毒,可是又口水直流,而且你们这么多人,要是真的买了,我想小张不可能没有印象的,不然我问问你们,昨天买了多少,都是什么口味的,还有多少钱一串?”

“我们当然知道,我们不是一起来的,所以他才不记得,我们昨天每人买了十串,一串五文钱,口味不一……”

“好了,别编了,来这里的都知道这里买的多是会便宜的,而且一串五文钱不假,可是超过五串,会送一串,所以也不可能是五文钱一串,你只是看了我们这里的价格牌子,就现场背书,显然是对不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