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巨鼠虚影一飞冲天,天空中的雷电化成一条条银色巨蛇向着躺在地面上的黑色巨茧劈了下去。

“居然是化形雷劫。”张小飞惊叹道。

化形雷劫只有高端妖兽在化形的时候才会产生的雷劫,只要渡过化形雷劫,从此以后便可以一飞冲天,成为正真的大妖。

“小灰需要我给你帮忙不?”张小飞传音道。

“爸爸,这点小事情何须你动手,我便可以轻松解决,你只要为我护法便可。”小灰信心满满的道。

听到这话,张小飞也变放心了下来,手持雷电之刃,神识全覆盖,站在不远的地方,为小灰警戒四周,

黑色巨茧中伸出一只漆黑的长尾,小灰的尾巴如同长鞭一般,用力抽打出去,这片天地崩裂,长尾甩在一道雷劫上面,雷劫瞬间便成劈成了粉碎。

小雷从张小飞的口袋中冒了出来,一张嘴一块散掉的雷劫便进入到了他的嘴中,宛若吃糖豆一般,吃的干干净净。

每一次张嘴便都可以吞食一块劫雷,张小飞看着有些无语,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小灰卖力的打散劫雷,而小雷则是卖力的吃掉劫雷。

“小雷,你这也太不仗义了,我好不容易把劫雷打散,怎么现在全都进了你的肚子,不说也给我留一点。”小灰的脑袋从黑色巨茧中探出一个脑袋说道。

“大哥,我这不是怕你消化不了,所以才帮你吃的吗?”小雷嘿嘿笑道,又是一张嘴,一块劫雷落入到了他的嘴中。

小灰气的牙齿痒痒,最后也只能点了点头,示意小雷不允许和他抢。

突然,小灰发出震天咆哮,一只巨大的黑色鼠影从他的体内窜了出来,遮天蔽日,仿佛要吞没世间所有的一切。

黑色鼠影张开大嘴,用力一吸,那些雷劫仿佛好像是面条一般,全都被吸入到了黑色鼠影之中,黑影消失,小灰吧唧了一下嘴笑道:“味道真是不错,要是能多来一点该有多好。”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无语,别人都是怕雷劫来的太多,希望能够少一些,而小灰确是希望雷劫能够多一些。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小雷看着漫天的雷劫消失的没有了影子,撇了撇嘴,说道:“大哥,你不能这么玩赖,我刚才只不过就是吃了你的一块雷劫,你有必要一口全都吞下去,至少给我留点渣渣也行...”

小灰瞪了小雷一眼说道:“卖萌可耻,这本来就是我的雷劫,谈何抢一说,等到你渡劫的时候,我帮你看紧,不要任何人抢你的雷劫怎么样。”

......

听着两只异兽的谈话,张小飞实在有些无语,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其他人则都是目瞪口呆,何时见过这么凶悍的妖兽,居然把雷劫当做零嘴一般。

小灰对着天空发出一声咆哮,人立而起,说道:“老天,你在不降下雷劫,我可就算渡劫成功了,不要背后搞偷袭。”说完还对着天空竖起了一只中指。

天空中一道闷雷闪过,一条雷龙从云朵中窜了出来,张了张嘴,仿佛也是在说什么,又是一头钻进了云彩中,消失不见。

小灰也是傻眼了,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原本是想多弄点雷劫碎片,可惜雷劫根本就不上当,也只能作罢。

黑色虚影一闪而过,一位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张小飞看着眼前俊朗的少年,随口吐出:“妈的,这不就是当年的我吗?”

“妈妈,你真不害臊。“小雷鄙夷的说道。

张小飞实在有些无语,,这和他当初见小灰的时候的样貌基本相差不大,没想到小灰化形成功后,居然挑选了自己原来的年轻时的某样。

真可谓造化弄人。

“小灰,你怎么化形后变成我的样貌了。”张小飞问道。

小灰扭捏了半天说道:“我见过的人本来就少,但我觉得爸爸,你的样貌是最好看的,所以我就按照你的样貌进行化形了。”

听到这话,张小飞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小雷在旁边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说道:“马屁精....”

一道剑芒从天空中划过,径直砍向张小飞。

张小飞一声冷哼,一拳轰出,剑芒被震成了粉碎。

“阁下是何人?为什么偷袭。”张小飞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在下正气宗黄三运,你无辜打伤我正气宗弟子,是何居心?”黄三运怒斥道。

张小飞听到这话,忍不住大笑起来,说道:“你居然连事情的青红皂白都分不清楚,竟然就跑过来这样兴师问罪,你正气宗真是好大的威风。”

“我正气宗就是正义的代表,我们说他是白的就是白的,说黑的就是黑的,胆敢挑衅我正气宗威严,便是死路一条。”黄三运身边的柳蟹说道。

一拳轰出,带着一缕正气之道,轰击向了张小飞。

张小飞心中暗惊,此人虽然胡搅蛮缠,但是他拳法中的正气之道确是货真价实,他的心中也不免泛起了嘀咕。

正气之道乃是天地之间最神秘莫测的大道,只要心怀正义,方可修炼,而眼前的这些正气宗弟子都是飞扬跋扈,居然也能修炼成正气道,真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张小飞不敢大意,一掌拍出。

“居然修炼了盘古大力神通,只要你交出盘古大力神通,我便可以饶你一命。”柳蟹的眼中闪出一丝贪婪之光。

“你真想要,那就自己过来拿,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有本事从我手中拿走。”张小飞冷笑道。

一道雷印从天而降,向着柳蟹劈了下去。

柳蟹猝不及防,一道雷电正劈中他的发髻,发髻炸裂,头发散乱,原来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荡然无存,只剩下了一脸的狼狈之色。

“你找死。”柳蟹大喝道,他本来就注重样貌,可是现在发髻散落,头发零散,仿佛是一个花子,让他的形象一落千丈。

张小飞冷笑一声说道:“你真是好大的口气,正气宗何时这么大的口气了.....”

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径直向着柳蟹轰了过去。

柳蟹一声冷笑,正义拳一拳轰出,带着无尽的正义之气,向着天空中的雷霆轰去。

雷霆化成一条巨龙,大嘴一张,一口居然把正气拳吞了下去,一个神龙甩尾,抽在柳蟹的身上。

柳蟹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

“大胆贼子,居然敢袭击我正气宗的弟子,真是不知死活。”黄三运说道,手中的拂尘一甩,化成一只大手,轻轻扶住了倒飞的柳蟹。

柳蟹看着黄三运,眼中闪出一丝感激之色,说道:“谢师兄救命之恩。”

“真是一群做作之辈,只允许你们欺负别人就不允许别人欺负你们,好一个正气宗,真是正气道家了....”张小飞忍不住笑道。

“小畜生,我们正气宗做事都是秉承天地正气,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有什么理由来批评我们。看剑。”黄三运说道。

拂尘一抽,一柄长剑出现在手中,一剑劈出,带着无尽的正义之气,向着张小飞砍了过来。

雷电在张小飞手中化成一道雷电之剑,向着黄三运劈了过去。

两剑相撞,带起一股恐怖威压,仿佛世界都要末日一般。

“师姐你抓住了。”虎谥皓拽着花茉莉的玉手说道。

“师弟,你放开我吧,他们二人爆发出来的实力太过强大,产生的能量冲击,我们这些人中只有张海师兄能够承受住....”

就在花茉莉要松开手的时候,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嘴中吐出一个泡泡,把众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你们这些人类,真是麻烦,如果不是我爸爸让我们救你们,我真想看看,你们这些狗血的故事.....”小灰瞟了一眼虎谥皓和花茉莉。

花茉莉听到这话,白皙的脖颈瞬间变成了粉色,虎谥皓万年不变的呆板脸,此刻也产生了一丝红晕。

“小灰,你难道不去帮助你爸爸?”柳丽娟说道。

“小姑娘,我爸爸是怕你们承受不住这里的威压,才让我来帮助你们的,爸爸已经推算到修罗殿马上就要开启,你随我先到修罗殿中,他随后就来。”小灰说道。

不等其他说完,从身后甩出一只细长的尾巴,尾巴勾住黑色气泡,一个闪身便消失的没有了影子。

见到小灰带着众人离去,张小飞才放下心来,对着黄三运说道:“现在人都走光了,我们可以好好玩玩了。”

黄三运嘴角挂着一丝冷笑说道:“正如我所愿,既然你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就要做好死的觉悟。”

“我应该不是人族,你到底是什么种族?为什么要假扮正气宗之人?”张小飞说道。

“你真是聪明,可惜聪明的人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做好死的觉悟。”黄三运笑道。

一只巨大的蝎尾从身后伸出,化成一道闪电向着张小飞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