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水君和岩君的离去,这里也变为了原来的样子,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可就不是那么好说的了,现在最难的就是,他们的实力和水君还有岩君比起来,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要知道那两个家伙可是第二层的霸主,现在这样的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的不利的,至于他们这方的战力,和对方比起来也有着很大的差距,最起码现在的情况和之前处于劣势之中。

看着周围的环境,牧锐也是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现在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一时间哪怕是他也是变得有些难受,在来到这里之前,哪怕是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这一次真的是多谢你了,要是这次没有你出现在这里的话,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简直就是不用去想的事情。”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现在主上还没有彻底复苏,要是对方现在发起进攻的话,我们是没有任何办法去抵抗的,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制定一个完美的计划。”

“最起码也必须挡住那个家伙,不然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还真的不好说,既然现在你已经站在了我们的阵营,那么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你了。”

“主上当初的手下还没有陨落,再怎么说当初主上也是一位大帝级别的巅峰强者,手下的强者还是非常的强大的,那是真正的准帝级别的强者都有着一位。”

“当然,想要唤醒那几位大人物,还是需要主上的指令的,或者说拥有主上气息的存在,而在刚刚你已经接受了主上的力量,现在这件事情由你来做,简直就是再适合不过的事情。”

一时间哪怕是族长也是有些无奈,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哪怕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并且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内心。

但是刚刚的情况让他感受到的依旧是深深的绝望,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希望,在那样的强者的加持下,可以说那个时候就是真正的地狱,要不是因为主上赐予的力量。

让牧锐在短时间内达到了那样的境界,现在的情况会变成什么样子的,还是犹未可知的事情,最起码现在的情况和之前的情况比起来,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或者说那怕是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忙的事情,要知道当时仪式才刚刚开始,而那两个神秘的强者就出现在了这里,这在之前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要是当时牧锐不在那里的话,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简直就是不用去猜测的事情,或者说在那样的情况下,等待他们的只有绝望。

现在主上也仅仅是复苏了一丝真灵罢了,想要彻底的复苏,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们的势力就是最低的时候,要是这个时候,和对方进行战斗的话,到时候他们的处境也是可想而知的。

好在现在还没有达到最危机的时候,对于现在的情况,哪怕是族长也有着自己的打算,不然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这里,至于所谓的威力,一直都是存在的。

而当初那些战将没有出来的原因,就是为了给主上护道,但是哪怕是他们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对于现在的情况而言,什么样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他还是非常的清楚的。

看着面前的牧锐,族长内心也是逐渐平静了下来,哪怕是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在之前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或者说那两个家伙实在是太强大了。

不然根本就不可能现在察觉出来,在他们的构想中,这两个强大的存在,哪怕是出现也不可能在现在出现,而是在过一段时间,但是现在看来,他们似乎低估了这两个家伙的决心。

或者说是低估了主上在他们心中的重要程度,这样看来的话,当初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是那么的简单,毕竟主上当初可是大帝级别的强者,竟然会被两个窥真巅峰的存在击杀。

这本来就是不合乎常理的事情,但是现在却是真实的发生了,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他也是有些拿不定主意的原因,这样的情况,现在看来不稳定啊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你觉得我还会帮助你吗,或者说你有什么样的条件可以让我帮助你,要知道刚才我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当然你们的主上也给出了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条件。”

“但是从刚刚战斗结束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和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已经完成了我的约定,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那就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了,或者说那样的情况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不在重要的事情,我还有些其他的事情。”

牧锐看了看一旁的族长之后,便直接拒绝的族长的邀请,对于现在的牧锐来说,对方已经拿不出任何可以让他心动的物品和条件,既然这样的话,再呆在这里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他也不是什么出入修炼界的小白,一个看不到任何的利益,只有危险的事情他是不可能答应的,在说了双方本来就是交易的关系,现在交易已经结束,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可待在这里的理由。

从刚才的情况也可以看出来,再这样的情况下,什么样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他还是非常的清楚的,不然在刚刚他就不会直接拒绝。

“我知道现在让你答应这件事情有些不太可能,现在的我也的确没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办法拿出可以打动你的物品和条件,但是那里所得的物品都可以归你,而你只需要唤醒哪里的战将就可以。”

“再怎么说,哪里也曾经也是大帝留下来的遗迹,要说里面没有什么天材地宝,恐怕你也是不会相信的,我想这样的条件应该可以打动你了吧。”

“要知道哪里可是大帝遗迹,里面出现的任何宝物,对于现在的你来说,都有着非常大的作用。”

再说到这里的时候,哪怕是族长的表情也是变得有些微妙,要是其他的方法的后,他也不会使用这样的方法,毕竟遗迹里面会出现什么样的东西都是不奇怪的。

再怎么说那也是大帝留下来的遗迹,在第一层和第二层之中,大帝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强者,只有第三层的混乱之地才有可能会出现大帝级别的强者。

而且还是仅仅有可能,不过现在想来,第三层应该是有大帝级别的强者么,不然仅仅凭借水君和岩君就可以主导整个混乱之地的前三层。

而现在这两个强大的存在只不过是主导了前两层,那么也就说明,在第三层有着更为强大的存在,不然也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一时间那怕是族长的表情也是变得有些微妙,这在之前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现在竟然真的发生了。

“我可以答应你,不火焰我希望你记住你现在所说的话语,要是有任何的违背的话,我想到时候你也不想遇到一些不稳定的因素吧,再说了战将的能否真正的复苏,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

“如今仅仅是凭借你的一言之词,就这样相信你的话,是不是显得我很呆,还是说你在故意的隐瞒着什么,要是这样的话我想你应该是明白,这样做有什么不好的因素的吧。”

在说道这里的时候,哪怕是牧锐的表情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再怎么说哪里也是大帝留下来的遗迹,可你说现在对哪里最了解的就是这个家伙。

要是这个家伙耍什么心眼的话,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根本就是不用去想的,再说了现在的情况和之前比起来,已经发生了太大的变化。

要是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话,那么那两个家伙很有可能会认为,他和这个家伙是一个阵营的,到了那个时候,不管他说什么都是那么的无力。

刚刚的情况还是情有可原的,毕竟当时的他是出于被动的,而现在主动权在他的手中,想来族长也是明白的,那么现在依旧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无非就是想将他和他们的阵营绑定在一起,或者说这个家伙刚才说的话语也是不可信的,哪怕是可信的,也会有着很大的限制,恐怕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家伙会找他合作的原因。

要是他自己就可以打开的话,恐怕这样的事情他根本就不会说出来,再怎么说,那也是大帝强者留下来的遗迹,里面任何的东西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可以对他造成极大的提升。

所以说在没有完全了解这件事情之前,让他如此轻易的答应这个家伙的话语,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他并不是特别的畏惧。

但让别人当打手使用,他还是非常的不爽,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处于一个同等的地位上,最起码他必须只了解哪里的情况。

或者说哪里的位置,至于血缘,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这里,当时出现在这里的那股力量,他还是非常熟悉的,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他并不是特别的担心的原因。

看到牧锐的表情后,族长也是大致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对于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哪里是大帝留下来的一个遗迹,只要身上有着大帝气息的强者,就不会被哪里的生物或者禁制攻击,这也是为什么必须要找到你的原因,只有这样才可以安全的进去遗迹之中。”

“至于你担心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大帝在刚刚既然已经选择了你,那么哪里对于你来说完全就是走一个过场,至于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只需要得到你需要的东西就可以了,这一次也是我们的最后一个交易,当这一次的交易完成以后,我们将没有人的联系。”

“当然,你要是选择加入我们的话,等到大帝复苏以后,前两层的混乱之地完全可以任由你去探索,不过这样的选择所带来的危险的程度,也是前者所无法比的。”

毕竟付出了多少,那么才可以得到多少,除非你自身的价值,已经得到了让他另眼相看的地步,不过现在的牧锐还远远没有达到那样的程度。

哪怕是大帝已经认可了这个家伙,但是他们对于牧锐的态度,依旧是比较疑惑的,在他们看来除了知道这个家伙是外来者之外。

他们对于牧锐根本就一无所知,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根本不会也不敢去相信这个家伙,毕竟现在的他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能够走到一起,完全是因为利益。

听到族长的话语后,牧锐的表情也是变得平静了下来,对于族长所说的话语,他一时间也是没有办法去拒绝,毕竟族长说的优势,哪怕是他也是有些心动。

这样的话,他不仅可以剩下很多的时间,还可以将前两层完全探索,到时候可以得到什么,那简直就是不用去想的,甚至很有可能可以和大帝遗迹里面得到的东西相媲美。

毕竟那里严格来说并不算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真正的大帝遗迹,不然不可能存在到现在,要知道就凭水君和岩君的实力,进入其中的话,哪里很有可能是拦不住那两个家伙的。

在大致的交谈之后,牧锐答应了族长的要求,看着周围已经化为废墟的地域,牧锐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严肃,没有绝对的实力,在这里根本就无法存在下去。

要知道混乱之地并不只是表面上的混乱之地,一个暴徒也会出现在这里,只不过是因为这里的实力太低,那些家伙不愿意来到这里罢了。

能够来到这里的暴徒,之前也有着窥真级别的实力,并且还是在窥真中走出一段路的强大窥真,不然在其他的时间想要进入混乱之地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紧接着族长来到完美领域的旁边,拿出一枚晶石,并将这枚晶石放在完美领域的旁边,和之前的晶石不同的是,这枚晶石内部蕴含的力量极为庞大。

甚至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在看到这枚晶石的时候,哪怕是牧锐的表情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这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实在是这枚晶石内部蕴含的力量太过于惊人了。

这在之前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在他看来哪怕是混乱之晶和这枚晶石比起来,也是有所不如,可想而知这枚晶石内部蕴含的力量是多么的庞大。

而现在这枚晶石竟然出现在了这里,紧接着更让牧锐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完美领域竟然直接融入到了这枚晶石内,要知道这可是完美领域。

只有大帝级别的强者才可以释放出了完美领域,而现在竟然被纳入到了这枚晶石内,一期间哪怕是牧锐也是感觉身体有些发寒,刚才的事情究竟代表着什么,他是在清楚不过的时候。

一个可以容纳大帝领域的晶石,简直就是颠覆性的产物,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这枚晶石完全可以容纳一个一次性的完美领域,到时候对于战斗的提升简直就是爆发性的提升。

最中要的就是这枚晶石将完美领域纳入其中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的排斥感,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完美,要是在之前这绝对的是让牧锐感到不可思议的。

但是现在他竟然只是震惊罢了,是在说这段时间以来,在这里见到的物品一次次的颠覆他的认知也许这才是混乱之地被称为混乱之地的原因。

不然仅仅凭借这里的混乱规则根本就不值得,这里被吹捧到这样的高度,更不要说这里每一次都有着大帝级别的强者护送,这样强大的阵容,现在想想,要是这里没有什么秘密的话,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之前的规则共鸣就让牧锐有了一些自己的猜测,现在看来这里的环境,还真的有可能达到了一个高度,而且这个高度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值,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暴徒会来到这里的原因,

外界几乎无敌的大帝级别的强者,在第一层就可以看到,并且直到现在他也不是很清楚,在第一层究竟还有些什么样的强者,在沉睡。

在想到这里之后,哪怕是牧锐的表情也是变得有些严肃,不过现在这些事情还不是他去考虑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刚刚的战斗中,牧锐的实力也是成功的提升到了开眼境界的巅峰,并且是绝对的巅峰,在半步大帝境界的加持下,可以说之前的困难和难题,简直就是一眼就看破。

接下来就是完善自己的天,但是在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之后,现在的牧锐对于天的凝聚也是有了一些自己的见解,在他看来天的凝聚,并不一定要在虚空中,也许可以将自身作为天。

让自身成为自己的天,到了那个时候他的实力绝对会爆发式的增长,早知道他可是仙体,自身拥有着一道本源规则印记,早知道本源规则可是大帝境界的代表之一。

要是可以好好利用这一道规则印记的话,那么他将可以在窥真境界内,拥有一丝大帝的威能,这在之前牧锐也仅仅是猜想罢了,毕竟他现在的躯体根本不可能承受大帝的威能。

哪怕仅仅是一丝,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现在在这里让他看到了希望,之前的规则共鸣在外界那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而在这里竟然在逐渐的完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里被称为混乱的原因,一个真正的混乱之地,哪怕是逐渐方法,还是自身所走的道路,都已经彻底的陷入混乱之中。

也许只有在这里才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这在外界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或者说他也应该彻底的疯狂一下,也许到时候会有什么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

再说了刚才的想法已经在他的脑海中,生根发芽,想要再次将这个想法给抛出去,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可以加入你们的阵营,但我也希望你可以记住你现在所说的话语,不然到时候那怕是对我自己不利,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看了看一旁的族长后,牧锐还是说出了这句话,毕竟现在的他几乎没有了其他的选择,或者说那个所谓的大帝遗迹内可以给他一些启示,这样的话也不算是完全没有收获。

听到牧锐所说的话语后,族长也是向着牧锐点了点头,既然刚才他敢出声邀请,那么就一定有着完全的把握,不然为什么会在这里提出这样的要求。

最重要的就是这样的方式和现在比起来,才是这个家伙最好的选择。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