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出电梯门,一个小隔间和防护门出现在眼里。

这个隔间里面甚至没有进行贴瓷,周围墙面的混凝土中清晰可见针片状的重晶石,显得粗糙但又结实。

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灰浆味儿,并不算好闻,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呼吸不畅,除了一扇看起来充满科技感的防护门, 再无装饰。

等到剧烈的喘息稍微平静下以后,纪成把空气集水器拔出来啜了一小口干净的水,顺带用多出来的水抹了个脸,然后将身上的泥土尘灰简单清理了一下,这才迈着极沉重的步伐走到防护门前。

“夏娜出来,咱俩把这个防护门破解一下。”

“好的!”

随着夏娜显出身影,大段的代码在纪成的战术目镜上刷出。

他把代码反反复复,仔仔细细的看了三遍, 似乎要将上面的每个数字和字母都吃进肚子里似的,然后眼睛一翻。

“我竟然不会,你帮我破解吧。”

他能破解那些宇宙里常用的防御矩阵,但这道南港土制的、更为简单的防火墙却难住了他。

反而是夏娜,作为数据以太体,在蜂巢里侵入那台集簇智能之后,各种知识都有一些进步。即使‘计算机理论’的经验条连1%都没到,依然足够破解这处防护门。

“保证完成任务!”夏娜眉眼弯弯,婉然一笑。

对她来说这是个轻松的活,又能讨好取悦纪成。再加上刚刚死里逃生,心情正好,她立即轻快地凑到门前,留给身后的纪成一个美丽的背影。

…………

翡翠区的另一角。

陆尚柏和身边的邱定,看着远处巨大的火球,齐齐杵在原地,大脑空白了一瞬。

核弹的使用是在众多能力者的同意下通过了的,但核爆炸那种扬尘千丈、毁灭一切的压迫感, 那种气吞万里的气势,也能让人在看见的一刹那, 无可避免地浑身上下都僵硬住。

一道、两道、三道……足足十五道劲风刮过,虽然因为距离而不再有杀伤力,但风中残留的灼热和焦糊气味,仍呛得人窒息。

“鬼知道这些气味里面有多少是人类被烧焦产生的。”

邱定吐槽道。

“我只能说一个都没有,畸化动物到处乱窜,翡翠区的人肯定都躲地下去了。这里住的都是能力者家属,谁还没个安全屋啊?”

轰隆!

直到这时候,如同数万门火炮在同时开火的核弹爆炸声才传了过来。

陆尚柏看着路边一台不知是谁留下的高档轿车,轿车的橡胶轮胎在热浪中冒着阵阵青烟。这种车换个胎至少得花小十万。

他的心情有些幸灾乐祸,自从欠了纪成一大笔债,他就对金钱的数字尤其敏感。

不过,在陆尚柏的心中,是非常感激纪成的。

最当初认识的时候,纪成就给他留下了很好的第一印象。而后刚成为能力者,就马不停蹄地帮他顶了一次采矿任务。

再后来更是送了他一针珍贵到无法估量的二阶基因原体。

确实是送。

陆尚柏一想到这,就觉得亏欠他颇多。在白山星,二阶原体的价值根本没办法用货币衡量, 不管纪成喊着说多少钱,其实都算是白送。

因为实际上再多钱都买不来一支二阶原体, 无论是几千亿, 还是几万亿。

“你家到底还有多远呐?”邱定又问道。

“快了快了,没多远了。另外你注意点嗓门,核爆可能会吸引到一些畸化动物,咱得悄悄的。”

陆尚柏想到即将见到自己凶悍的媳妇,就又是开心又是恐惧。

脚步轻快中,微微颤抖。

“对啊,纪老弟该不会就是想着让我顺便回家接媳妇,才特意让我过来的吧?”

陆尚柏突然停下。

他对我也太好了!

…………

一分钟不到,当纪成用空气集水器重新收集好一管水的时候,沉重的防护门就被夏娜破解打开了。

门后面是一处极为宽广高大的空间,光这一个安全屋就比上面的宅院还要大,四周是合金轧筑的墙面,光芒冷寒。

顺手按开了旁边的电灯后,纪成便扯过一叠放在桌上的纸巾擦着头上的汗滴。

与自己家类似,正中间是一些全息投影仪,四周则摆放着许多不认识的精密仪器。

其后是一条幽深的通道,看样子通往生活区。

“走吧,到里面房间去坐会。”纪成招呼着夏娜,往里走去。

夏娜轻飘飘地从背后搂住他,不带任何重量,不过触感倒是极好。

哒哒哒哒。

脚步声在通道里响起。

若不是生活在白山星的人,是很难理解这颗星球的人对于住所的定义的。

即使是能力者,他们当中绝大多数的人的童年也是在被畸化动物袭击的恐惧中度过的——地下安全屋的创造比灾难发生要晚许多。

至少在南港。纪成认识的这些能力者,在获得地下安全屋之后,这种防御性建筑就成了他们的居住地、工作地点、娱乐场所,除了偶尔前往议会大楼开会和训练,他们在地下安全屋待的时间要远超地面的房间。

所以头顶上那个宅院装修得粗陋简单,纪成一点也不奇怪。对于能力者而言,只有地下的部分才是真正的家。

而出现在眼前的房间,实在是超乎了纪成的预料。

平心而论,这是一处根本不配让能力者居住的房间,大概只有七八十个平方,仅仅用普通的厚浆涂料在墙上草草刷了一层,甚至没有用砂纸打磨,肉眼就能看到刮刀在刮腻子时留下的痕迹。

显然并不是出自专业的建筑工人,更大可能是此间的主人亲手所为。

房间的陈设也再简陋不过。一张木质单人床,一方办公桌,一口简易的推拉式衣橱而已。

“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纪成很是惊讶,既然是能力者的住宅,至少也该有几个照顾日常起居的人吧,可这处地下安全屋都已经到头了,却半个人影都没见着。

如果自己不是成为能力者时间太短,多半也会在家里雇几个佣人的。

这家伙咋回事?

头顶上核爆的余响仍在不断回荡,单调而乏味。

纪成坐了一会,又来回在房间里踱了几圈,实在是太过无聊,终于走向了办公桌。

“反正这里也没人,我这应该算不上侵犯别人**吧?”

1秒记住猎文网网:。

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