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长河之中。

有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来自小世界的惊世天骄降临浩土,隐忍修炼,最后给某一支神族造成许多麻烦。

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个先例摧毁过某个神族,或重创过某个神族。

大多数都被提前除掉了。

就如此次的黑暗神族一般,动作很快,甚至圣皇强者暗中跟随,以确保万无一失。

虽是如此。

但也是给浩土提了个醒。

不过。

以黑暗神族为首的一些神族,非但没有以此为鉴,反而变本加厉,彻底将小世界变成了工具。

这一点。

太一神族便是不同于此,太一神族所掌控的小世界虽然只有三个,但也出现过一些惊才绝艳之辈,破开世界壁垒后,选择加入太一神族。

所以,对于禹皇此言,其他四皇都是赞同。

他们也看不惯黑暗神族对小世界的那般做法,但这也不是可以公开与之对立的原因。

太一神族比起黑暗神族,还是弱了许多。

凭空树敌,实在是太不理智。

那为首的月白道袍圣皇此时又开口道:“禹皇,我太一神族的安宁来之不易,况且这数十万载岁月以来,一直处于中立, 此刻若是得罪黑暗神族,恐怕日后的安宁也要毁于一旦了……”

禹皇闻言,难得正色道:“总是中立,看似明哲保身,真到了存亡之际,一个盟友都没有了……”

“可即使这样,您总要与我们商议商议吧……就算您觉得我们没资格让您费口舌,那总要去问下族长的意思吧!”

“你拿族长压我?”

禹皇含笑反问。

“不敢,但兹事体大,务必要让族长决断!”

“没错,还请禹皇您去见一见族长!”

四皇皆是开口。

禹皇十分抗拒道:“不见不见,你们明知道我和族长不对付,若是见了他,几句话说不到一起动起手来,我可打不过他。”

这时。

一个小童轻手轻脚前来禀报:“见过诸皇,族长有令,请禹皇前去。”

见到这小童到来。

其他几皇这才长舒口气。

这小童贴身照顾族长诸多繁杂之事,他的话,最具效果。

禹皇也是无奈起身。

见到禹皇和小童离开。

四位皇都是如释重负,估计也只有族长能够治得住禹皇了。

跟着小童一路来到一间庭院之中。

太一神族的族长就住在此处,这间庭院不太起眼,甚至还有些破旧,但其中一草一木,皆是蕴含大道真意。

若是寻常修士能在此参悟,修行便能一日千里。

对大道的领悟将会更上一层楼。

“来了……”

庭院中的老者手里正捧着一卷古书,见到禹皇到来,他放下手中的书,板起脸声若雷霆道:“谁让你和黑暗神族冲突的?你这是将我族放在了火上炙烤你知道吗?”

声音之大。

小半个北极岛都能听到。

禹皇看到这一幕,却是大大咧咧的笑笑:“一把年纪了,还吼这么大声,你那些书啊看来都白读了……”

“少嬉皮笑脸的,我不吼两声,其他人怎么能痛快?”

太一族长伸手指禹皇,道:“你演的也像一点,别老让我唱独角戏。”

“行行行……”

禹皇清了清嗓子,爆喝道:“少拿你那族长架子压我,老朽这徒弟今天收定了!你要是让我把他交出来,我告诉你,没门儿啊!”

声音之大。

几乎将半个北极岛的房盖都掀起。

“此事关乎到整个太一神族,容不得你做主!”

“我告诉你,别看你是族长,比起神之血脉,老朽比你纯正的多!谁知道当年你是用了什么手段当上的族长……”

……

……

听到两人的争吵在上空炸响。

四位皇都是无比痛快,众所周知,当年族长之位的争夺,便为两人的不和埋下了伏笔,禹皇也从此只醉心修行,几乎不问族中之事。

不仅如此,还多次公然违抗族长之命。

这一次得罪黑暗神族一事,又算是彻底引爆了两人之间的怒火。

庭院中。

两个人嘴上争执不休,手上却是已经在分而食之一只烧鸡了。

两人皆是有些不顾形象的将鸡肉抓在手中,大快朵颐。

小童在一旁候着,对这两位的做派却是一点不意外。

许多年来,族长和禹皇皆是如此。

而他也在旁边看了无数次。

他虽然是小童模样,但真实年龄已有几千岁,不过,他修的是赤子心,所以容貌秉性,全部如孩童一般。

他看着族长和禹皇此刻的样子,心中不禁觉得有趣。

恐怕,任谁都没想到,族长和禹皇不仅不是水火不容,反而是亲如手足。

此时。

禹皇将鸡骨头吐出,难得正色问道:“所以,你是怎么想的,这事如何收场?”

“干嘛要收场,也是时候该闹起来了……”

“你当真不怕黑暗神族?”

禹皇含笑问道。

“怕!”

太一族长很从心的开口,“黑暗神族强者众多,明面上的圣皇就有十位,说不定还有隐藏在暗处的强者守护,真动起手来,我族恐怕讨不到好处。”

“那你还赞成我收那孩子?”

“浩劫将至,正如你所说,我族不能再明哲保身了……”

说着,太一族长又问道:“你真觉得那年轻人未来有机会登临至高?”

禹皇笑道:“我看人很准的,就比如当年就看中了你,所以才将这族长位置让给你的。”

“事实证明,我确实比你强。”

太一族长沾沾自喜道。

禹皇则翻了个白眼,颇为无奈:“行了,不在这受你的气了,还得去领我那徒儿好好逛逛呢。”

“等等。”

太一族长出声叫住禹皇。

“怎么了?”

“给你说说下面的戏,免得穿帮了……”

太一族长笑道:“今日之事,我以你徒儿性命相要挟,你不得不向我低头,我又不敢真正将你逼走,万一你真反出我族,我岂不成了罪人……”

“后来呢……”

禹皇饶有兴致的问道。

“最后,你我各退一步,我罚你此生不得离岛。”

“那我要是离岛了呢?”

“离就离呗,到时候估计就有新的戏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