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铃声响起以后,许念念总算是迫不得已放开了若初音。

若初音松了一口气,抱着几本笔记就回到了教室。

一坐下来,她就发现自己的课桌上摆在一个东西。

“又是笔记本?”她疑惑地翻开。

果然,上面的字迹潇洒而工整,各种要点和考试重点都清清楚楚,

但是,这是谁的笔记本呢?

若初音拿了起来茫然的看了看。

但是周围的同学都在各自认真的听着课,完全没有人注意到她这里。

若初音轻轻的抚了抚这个突如其来的笔记本,这个字迹,似乎很眼熟的样子。

一张纸条突然笔记本里掉了出来,她赶紧抚平一看。

“加油。”

上面只有这样简单的两个字,也没有写上名字。

很显然,这是特意送来给她的。

但是,是谁呢?

若初音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某个人的名字,又猛然摇了摇头。

不会吧……

她咬着嘴唇,心里五味杂陈地将笔记本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还是还给他吧……

之前发生的事情仿佛历历在目,她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这种因为某个人而成为众矢之的的感觉,其实并不好受。

老师在上面讲着这节课的重点,若初音晃了晃头,还是认真听起课来。

下课以后,若初音抱着笔记本正要出去,却被廖秀秀一把拦住。

“若初音!你不要光答应却不做事呀!”廖秀秀歪着头,一脸不满:“我们大家都在等你的指挥呢。”

其它同学也纷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附和着廖秀秀。

“对呀!到底要怎样弄呢?”

“我也好想参加这次的冬令营呀!”

“你该不会只想自己考第一名,但是不顾班级荣誉感吧?”有女生怀疑的盯着若初音。

若初音被围在中间,慌忙摇手:“不是的!我没有这么想!”

“那你倒是快说说有什么准备呀!”廖秀秀抱着手臂,抬着下巴,颐指气使:“不要搞到最后我们班没有得第一也就算了,还成了倒数第一!那都是你的责任!”

“我……”若初音向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和人争辩,遇见这种明显为难的场景,也只敢尽量的解释:“我会尽快拟定一个计划出来的。再……再给我半天时间。”

廖秀秀冷笑了一声,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希望你说道做到。”

说完,她就踩着小皮鞋,和其他女生一起讨论明星去了。

若初音松了一口气,垂头丧气的抱着笔记本走出了教室。

高三四班……

她探头探脑的走在走廊里,一间教室一间教室的找着。

到底在哪里呢?

皇家学院的教学楼是仿照哥特式建筑建造的,宛如一个华丽而壮大的迷宫。

若初音在七拐八拐的楼层之间绕晕了头,一不留神,一头就撞上了一具温暖的身体,脚下一踉跄,手里的笔记本就散落了一地。

她吃痛的惊呼出声。

“对不起,没事吧?”

一道温暖的声音传来。

若初音愣愣的抬起头,入目是一张非常俊美的脸庞,微微弯起的嘴角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眉目之间尽是风流倜傥的潇洒。

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若初音愣了愣神,慌忙一边捡着笔记本一边说道:“没事,是我没看路。”

被撞到的那个男人微微笑了起来,也屈膝半跪在地上,替她捡着笔记本:“你没事就好。”

修长的手指在碰到某本笔记的时候突然停住,摊开着的笔记本上写着张狂的三个字……

宫靖遥。

手指的主人顿了顿,璇即又若无其事的合拢了笔记本,将它交到了若初音手中。

若初音大大的呼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宫靖遥的这本笔记本本来就被他折腾的四摇八晃的,这么一摔竟然还没散架也是奇迹。

男人弯了弯嘴角:“能告诉我高三七班在哪边吗?我似乎……有点迷路了!”

高三七班?那不是宫靖遥的班级吗?

若初音皱眉,看了看眼前这个有着温和笑意的男人一眼,犹豫着抬起手指了一个方向……

“往前走然后右拐再走到尽头左拐就是了!”

男人大笑了起来,颇有点无奈,抚着额头叹着气说道:“拐来拐去……怎么弄得清啊!”

若初音颇有同感,心有戚戚然的点了点头:“我都巴不得找张地图来。”

“地图?”男人仿佛听到了什么搞笑的事情,笑得更灿烂了,最后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自己去找吧,谢谢你了,小妹妹。”

若初音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歪了歪头……

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真的好眼熟啊!!

而走过了拐角的那个男人,此时,脸上的一贯的微笑面具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若初音不认识他,但是他却知道若初音。

前阵子宫靖遥大半夜把他从床上挖起来,不就是为了给她看胃病么?

他本来以为宫靖遥和这个小女孩不过是泛泛之交,现在看起来并非如此。

别人不了解宫靖遥,但是他却了解。

竟然连笔记本都舍得送出去,看来……

那个诱发宫靖遥病情的人,就是这个平凡无奇的小女孩?

他微微皱眉……

这下麻烦了。

男人正在思索着一些细节,他要找到人却抱着篮球出现在了眼前。

宫靖遥一手抓着篮球,一手指着他的鼻子,毫不客气的说道:“苏无用,你来这里做什么?”

男人……也就是苏无用,脸上立刻泛起了不羁的笑容:“哟!靖遥,好巧。”

“巧个屁!”宫靖遥粗鲁的说道,不耐烦的捋了一把红发:“来找我?”

苏无用也没否认,直接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药盒,轻巧的扔到了宫靖遥的怀里,然后哦笑眯眯的说道:“有病就记得吃药。”

宫靖遥冷哼了一声,直接越过他就走了过去。

苏无用跟在他身后喋喋不休:“卧槽!别这么冷淡啊,你看我都不远千里特意给你送药过来,你好歹也关心我一下吧,比如累不累啊渴不渴啊之类的……”

宫靖遥猛然停住脚步,转过身来,语气颇为暴躁:“你烦不烦?没事别来找我,泡你的妞去!”

“哎哟别这么凶残,我也就算了,小心你的妹子都被你吓走!”苏无用依然歪着头,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宫靖遥的眼神瞬间警戒了起来,冷哼了一声。

苏无用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放在口袋的手指忍不住摩挲了两下。

但是脸上依然是风轻云淡的笑意:“话说回来,我之前还在走廊那头遇见一个很有趣的小姑娘呢,看上去好像那天你抱回家的那个……哎哟,长得老可爱了。”

宫靖遥猛然一把将篮球扔在了地上,一手拽起了苏无用的衣领,警告似的盯着他的脸:“苏无用,你只是我的家庭医生,懂吗?那些有的没的,少和你家主子打小报告,不关你的事情!”

苏无用的衣领被宫靖遥紧紧拽着手里,以至于两张脸靠得几近,近到苏无用可以将宫靖遥眼底的杀意丝毫不漏的看了个清清楚楚。

然而他只是保持着得体的笑容,轻轻拂开了宫靖遥的手,然后整了整衣领,轻描淡写的说着:“那当然……我只是随口说一下而已。”

宫靖遥盯了他半晌,确认他确实将自己的警告听进去以后,才冷哼了一声,甩头就走。

苏无用却在他背后,仿佛只是漫不经心的随口说了一声:“那个小姑娘手里抱着的笔记本不少啊……听说你们学校要弄什么知识竞赛?有不少朋友帮她吧?我看到了其中一本笔记,好像是一个叫秦朗的……啧啧,扫了一眼,那笔记的内容详细得都可以拿来当奥赛复习了。”

秦朗两个字传入耳中,宫靖遥的身影有了片刻的僵硬,苏无用甚至还听到了他低沉的咒骂声。

停在原地的苏无用看着宫靖遥大步朝自己来的方向走了过去,挺拔的背影崩得死紧,可以看出主人明显愤怒的情绪。

他低头轻笑了一声,还真是……经不起撩拨呢。

自己真坏心,明明他不能撩拨,却依然忍不住去试探一下。

真是个不称职的家庭医生。

他暗自嘲笑自己。

片刻之后,他的笑容凝固在了嘴角,然后拿起手机,缓缓拨通了一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手机那头传来了一个干净而温暖的声音,甚至还低低的咳了两声。

该不会又病了吧?

苏无用暗自想到,然后大笑了起来:“靖西,我跟你说个有趣的事情……”

高三年级所在的教学楼里,若初音还在探头探脑的站在四班的教室门口。

有男同学看见她,不由得轻佻的吹起口哨来:“哟!小学妹,找谁呀?”

若初音红了红脸,退了一步,轻声说道:“我……”

“初音?!”一道温柔的声音想起。

秦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俊秀的面庞上明显惊喜的笑容:“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其它男同学见状,纷纷打趣了起来:“哟!秦朗,什么时候认识的可爱小学妹呀?”

“别胡说!”秦朗回头微笑着,然后一边朝若初音说道:“找我吗?”

“嗯!”若初音盯着自己的脚尖,点了点头。

心里却尴尬得要死。

她和秦朗自从那莫名其妙的生日宴会之后之后就再也没有交流。

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情,秦朗从没有解释,也没有道歉,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朗低头看着若初音,笑了笑:“我们那边去说吧。”

若初音乖巧的抱着笔记本跟在他身后,直到离开了教室门口,若初音才叫住了他,然后将手中属于秦朗的那一本笔记本递给了他。

“学长……这个……还是还给你吧?”

秦朗低头看着若初音手中的笔记本,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

很久都没有说话。

若初音咬着嘴唇,递出去的手,收也不是,不收也是。

“怎么?不想要我的东西?”秦朗的声音不复往日的温柔,反而带着一丝冷漠。

“不是的!”若初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找了个理由:“已经很多人给过我笔记了,我想已经够用了……而且……我……”

她抬起头来,努力鼓足了勇气:“我不想让人误会!”

“误会?”秦朗的脸色十分阴沉,这和他平日温文尔雅的形象大相径庭:“误会什么?误会我喜欢你?误会你和我有关系?还是你怕什么特定的人误会?”

面对秦朗如珠链炮似的问责,若初音恨急了自己的笨嘴拙舌,呐呐的说着:“不是的,秦朗学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