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柔过世半个月之后,本以为日子能够清静一阵子,赵云织这段时间也是告诫自己一定要振作起来,因此也就强制性的渐渐忘却了亲人的死去。

今日,赵云织正无聊着,在自己的凤祥宫中散步,这段日子,她清瘦了许多,脸色也是苍白,整个人憔悴极了。

拂袖伴她左右,见赵云织近日虽然肯好好吃饭睡觉,但身体依旧消瘦无比,且脸色看起来极差。

“拂袖,你昨日说要告诉我一件事,什么事?”赵云织沙哑着嗓子问道,赵云织昨晚困的不行便匆匆睡下了,拂袖昨晚有事跟她说,都被她给回绝了。

听到赵云织问了起来,拂袖连忙回答:“回娘娘,是二皇子,最近每天都往宫里送一份桂花糕,”

听闻是纪尘橪送来的,赵云织心中一阵烦闷。

拂袖见赵云织心情极差,于是又接着说道:“还有,二皇子还托奴婢告诉您,让您一定要开心,二皇子还说……他要把你给追回来……”

“你让他死了这条心。”赵云织打断了拂袖的话,心中极其愤怒。

赵云柔才刚死几天?他就又来追求自己,这让赵云织如何接受,更不用说,她的心已经彻底死了,哪里还会对纪尘橪这种男人动心呢?

“就说是本宫说的,本宫现在已是皇上的妃子,与皇上甚是恩爱,让他以后少来打扰我,把他送的东西都给我扔出去。”

拂袖一愣:“娘娘,那些糕点毕竟是您爱吃的……”

“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赵云织冷眼扫向了拂袖,让拂袖吓了一跳,急忙回复:“拂袖不敢,”拂袖不敢违背赵云织的意思,于是也只得遵命。

拂袖走后,赵云织心中极其烦闷。

而这刚刚的对话,都被一个女丫鬟给听到了。

…………

陈淑妃纤纤玉手抚了抚自己头上的金钗,听着这位女丫鬟的描述,嘴角勾勒起了一抹淡笑,轻声喃语:“真是天助本宫,正愁没办法对付这个赵云织呢,就让我发现了这样一个好机会,真是太好了!“

陈淑妃一心想解决掉赵云织,却苦于没有机会,这下终于等到了这个好机会,自己怎能不开心。

“本宫早就听说那赵云织不是什么正经女子,与那二皇子甚是亲密,之前急着嫁给陛下,最近这几日本宫派去的眼线发现她这几天不怎么吃饭。该不会……该不会赵云织是怀了孩子,找不到冤大头了,所以才急着要陛下娶她的。”

陈淑妃喃喃自语的这般推理,

她的心中也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如果赵云织不是怀了野种,为什么那么急着嫁人?而且二皇子这几日现在找赵云织找的很是频繁。

陈淑妃在心里就敲定了这个想法。

陈淑妃:“赵云织,终于让我抓到你的弱点了,看本宫如何让你身败名裂。”她红艳的嘴唇快咧到了下巴壳子,眼眸中闪烁着阴毒的光芒。

在确定了这个想法之后,陈淑妃巴不得这件事让整个后宫的人都知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先去找了皇后娘娘魏淑绾

商量一番。

............

“不知道姐姐最近可听说了一些风言风语?“陈淑妃试探性问着。

“这是什么意思?”魏淑绾坐在主位上,神色悠闲的问。魏淑绾虽然衣着华丽雍容,但是浑身珠宝却没一个值钱的,这让人看了之后不免觉得魏淑绾就像是外表光鲜亮丽,其实内里就是一个土包子。

“赵贵妃私通奸夫!”陈淑妃直截了当的说。

魏淑绾听到这句话,脸上微微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看向陈淑妃的目光有些异样:“你是从谁那儿听说这件事情?你有什么证据?本宫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又是从哪知道赵贵妃有私通奸夫这件事?“魏淑绾的问题一连串的抛出。

随后,陈淑妃把打探到的消息,和自己的想法全部说给了魏淑绾听。

魏淑绾听完,沉吟片刻,道:“可这也只是你的推测罢了。”

“皇后娘娘若是不信,我们可以设个局把他们约到一块,到时候皇后娘娘便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陈淑妃继续提议,这次她是铁了心要对赵云织下狠手。

“此事容本宫好好想想,”

魏淑绾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让陈淑妃回去。

见状,陈淑妃也摸不透皇后到底什么心思,不过还是离开了。

陈淑妃走了之后,从魏淑绾身后的屏风中,走出来了一个女人,她慢悠悠的提着青色裙摆走到魏淑绾面前。

魏淑绾见到她,立马挤出笑容:“刚刚的话,想必你都听到了,您打算怎么办?”

魏淑绾贵为皇后,却对眼前这个女人点头哈腰,可见这女子在魏淑绾的心中地位有多高。

只见女子拿着手中的孔雀羽扇遮住嘴角的微笑,缓缓说:“配合陈淑妃,这可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呀,“

她笑起来眉眼弯弯很是漂亮,听到这位女子说的话,魏淑绾大气不敢喘的连忙点头:“是是是,都听您的。”

“你啊,别总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赵云织聪明的很,你一身假货,她会看不出来?心里不免会起疑心。”她扫了一眼魏淑绾身上的破烂珠宝。

“是,都听您的。”魏淑绾继续低眉顺眼。

魏淑绾这幅样子,让眼前的女人很是满意,她笑盈盈的说道:“既然如此,你就顺着陈淑妃的意思来,我们能利用就利用,失败了,还有陈淑妃这个蠢女人当替罪羊。“说完之后,这位美貌女子便转身离开了。

………………

第二日,阳光明媚充足,照耀的人眼睛生疼,开花的味道迎面扑来,让人很是欣慰。

赵云织早晨起床后,梳洗了一翻后,便准备吃饭了。这段时间,她都没有怎么吃饭,胃口不好,所以想趁着今天做些好吃的给自己补一补。

她刚想吃点好吃的,拂袖就在旁边提醒着:“娘娘,刚刚陈淑妃有约,让您吃过饭了和她一块去宫外的后山亭子转一转,一同去的还有皇后娘娘,说是怕您想不开。”拂袖恭敬的禀报道。

“我怎么不相信她会有这么好心?”赵云织冷哼一声,“她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可是反正赵云织也没想在众人面前留下什么好印象,陈淑妃给她这样的好机会,欠抽欠揍,她何乐而不为呢?

为了能够有足够的力气怒怼陈淑妃,她特意这一顿吃了三碗饭,两个鸡腿,还喝了一碗燕窝粥,一碗银耳汤。

可谓是比猪还能吃,这让赵云织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用过早膳后,赵云织便打算去赴约,心情不好,正愁没地方发泄呢,陈淑妃就送上门来了,她也压根不生气,明知道她不安好心,她也不生什么气。

……

宫外的后山,是一片很寂静的地方,基本没人过来,听说会有许多偷情的侍卫和宫女常常来此处。

赵云织来到这里之后,发现前面那个人不是陈淑妃,看背影,怎么那么像纪尘橪?

赵云织感觉情况不妙,另外看着纪尘橪就来气,所以转身就要离开。

纪尘橪见到她来就要走,哪里能给她这个机会,他上前立马拉住了赵云织的胳膊:“云织,云织你别走,我知道你愿意见我,就是还愿意听我的解释。”

“我何时想见你了?你做梦梦疯了吧,放开本宫,不然我喊人了。”赵云织怒视纪尘熙,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可惜,他抓的紧,根本就挣脱不开。

“不是你派人来告诉我想见我的吗,先不说那么多了,云织,你我之间有太多太多的误会,我知道你不是真心喜欢三叔,这段时间我反思了很久,我也很忏悔当初不该听信赵云柔的话,那样现在成婚的人就是我们了。”

纪尘橪深情款款的看着她,盼望着她能听他的解释。

“给我住嘴,我不想听,你害死了我妹妹还不够,如今你还想害死我?”赵云织怒瞪着他,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前世她才会被赵云柔害死,这一世,他又把赵云柔害死。

纪尘橪就是个祸害!

“不是的不是的,你听我解释,云织,你听我解释好吗?“纪尘橪见赵云织对她恨意极浓,不由得焦急的解释。

“我呸,你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听了赵云柔的话,这是事实,赵云柔因你而死,这也是事实,我不管你有什么原因,事实摆在这里我,我就不可能为此原谅你。”

赵云织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原谅纪尘橪。

这是不争的事实,是他根本没办法否认,他现在的解释,也只不过是在为了自己的过失找借口,可惜赵云织不会再听一句。

没想到下一刻,纪尘橪直接强硬的把她抱在了怀里,紧紧的抱着,生怕她跑掉似得,下一刻就要吻上她。

赵云织用力挣脱,没想到关键时刻。

她身后突然出现了鼓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