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人来的挺齐啊,看来你们也听说了,我今天要宣布你们这一次实践的地方。”

看着下面那全部来上课的学生,谷云山就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了。

“没错,这次实践的地方已经确定了,就是河南,所以各位同学我们这次去的时间可能比较长,提前准备好衣物,到时候我们随大巴一起出发。”

河南被誉为地下文物第一,有着“历史天然博物馆〞之称,那里埋藏着不知道多少文物,虽然现在自己发掘了不少,但是还有很多隐藏在地下无人得知。

“今天我不给你们讲课了,我给你们一个任务,把我发下去的资料好好熟读,到时候我会抽查你们,不通过者,那就不要怪老师了,好了下课吧。”

下面顿时发生一片哀嚎,去古墓探险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的刺激,但是一听到要被那么多的历史资料时头都大了。

“行了,想要去的那就回去赶紧恶补知识吧。”

教室里的这几个人,垂头丧气的离开了教室,最后只剩下胡凡和陈沐了。

“胡凡,你好像对去河南不怎么感兴趣啊。”

陈沐这几天一直在家里疗养,绑架的事对她的影响有些大,今天她才从那件事情里走出来。

“他到底是不是救我的人?”

自己当时昏迷的时候,被一声巨大的声响惊醒,虽然只是短短的那么一瞬间,但是我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救了自己,那个人很像眼前的胡凡。

“没有啊,我就是在想去河南后,我该带些什么。”

说实在的,对于进墓穴自己兴趣真的不是很大,自己又不是没去过。

“这样啊,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说完陈沐离开了教室,留下了胡凡一个人。

距离去河南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里,除了胡凡其他人都在恶补着知识,就连那几个富二代也不例外。

下了课胡凡没有回宿舍,而是跑到了一个家具城,他要买些东西,新租下来的那个房子里,里面都是些女生用过的东西,他要全部换掉。

“沙发就不买了,屋子里的那个还可以,买些床单被罩,再买些小件就可以了。”

家具城很大,里面的东西也是各式各样,胡凡没有怎么挑,买了些服务员介绍的。

“下午你们给我送过去吧,这是地址。”

把地址交给服务员后,胡凡打车回到了公寓内……

“小叔爷,老爷让你现在来一趟老宅,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说。”

在回公寓的路上,胡凡接到了李明的电话,随后叫司机掉头直奔陈家老宅。

陈家老宅……

“二叔,你说小凡会帮我吗?”

在陈如生身后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是陈冠霖,现在的他满脸的愁容,应该是遇到了很棘手的事情。

陈冠霖和陈冠良不是同父同母,陈冠霖的父亲和陈冠良的父亲是亲兄弟,可是在几年前就不幸去世了,所以他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都会来找他这个二叔商量。

“啸儿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放心吧……小凡不是心胸狭隘之辈,耐心等待就是了。”

陈啸做的那些事情,马东回来都告诉了陈如生。

陈如生打电话让陈冠霖管好自己的儿子,不希望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不然后果自负。

时间不长,胡凡就来到了陈家老宅,他进大厅一看人还真是不少。

“今天陈叔和三叔都在,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看着满脸愁容的陈冠霖,胡凡就猜到了,真正要和自己说事的是他。

“小凡来先坐下,陈啸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三叔回家好好的收拾了他一顿,所以这件事你别怪罪你三叔。”

现在自己的侄儿有事求人家胡凡,姿态一定要放低些。

“陈老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了,我看今天找我的是三叔吧,三叔你有什么事就直说,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这是怕我不帮忙啊,我有那么小心眼吗?

“小凡……三叔真的不好意思来求你,但是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找谁了,这才让二叔打电话让你过来。”

陈冠霖一脸的不好意思。

“我来说吧,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陈啸晚上回家以后,被陈冠霖臭骂了一顿后,接着就被关到了屋子里,可是到了后半夜,他听到自己儿子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他打开房门一看,正好看到陈啸走到了窗户旁边,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而陈啸却浑然不知。

这一下可把陈冠霖给吓坏了,他还以为陈啸想不开呢,赶紧把他拉了回来,可是在看到自己儿子的脸色后,被吓了一跳,陈啸的脸色苍白无比,没有一点血色。

陈冠霖赶紧找来了医生,可是医生在检察过后,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最后还是一个医生说了一句话:“陈少爷不像是生病,而像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陈冠霖听到以后,脸色也是有些苍白,他当然知道医生所说的不干净的东西是什么。

像他这样身份地位的人,当然认识一些风水术师,可是那些人来了以后都说没有办法,就这样他才来找陈如生,看看怎么办。

“不干净的东西?我知道了,陈哥现在人在哪里,我过去看看。”

看样子这是有人在陈啸的身上动了手脚啊,会不会是她呢?

“好……谢谢小凡了,我们这就走。”

一听胡凡现在就去,陈冠霖激动无比。

“爸,我也跟着过去看看。”

就这样他们三人直奔陈冠霖魔别墅而去。

“老爷,胡凡他还会相术?”

这时马东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的本事,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陈如生虽然不知道胡凡学到了他爷爷多少的本事,但是能够让他和自己出山,这就证明胡凡的本事已经可以出师了……

陈冠霖家在距离陈家老宅不算太近,这一路上司机都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

“三叔,现在陈哥怎么样了。”

胡凡在车上问道。

“现在我派人把他给绑了起来,你不知道,只要放开他他就往窗台走去。”

这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把他给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