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坦白从宽的人,从来都是少数,而这个张前进,显然不属于那个少数。

而他曹志强呢,也不是个善于审讯的人,所以在连续问了张前进两次, 对方两次都坚持原来的说法后,也就放弃了。

因为曹志强没那么多时间跟他耗。

反正不管对方说的是真是假,曹志强的猜测对不对,其实问题的关键就是一个,那就是沈振华。

只要能把沈振华叫过来,当面询问他一番,一切就都明了了。

虽然曹志强猜测, 沈振华现在大概率被人控制了。

不过不要紧,只要敲开这个张前进的嘴, 一切应该都好说。

毕竟从这些人被扣留,到自己赶过来,其实过去的时间不算长。

而根据曹志强刚刚与沈振华的通话情况来看,似乎对方还没什么大问题,至少还呆在王府井书店附近的公用电话摊里。

是的,就是公用电话摊。

要知道,虽然王府井的新华书店内部,也有电话,但那個电话,在他们的经理办公室,只有他们的经理才能用。

红光出版社派去的人,虽然可以在新华书店里呆着,但想要用电话,就只能用外面的公用电话摊上的电话,不能用新华书店的电话。

要问原因,表面看来当然是原则问题,可实际上呢, 只是新华书店的领导不想这么做。

开玩笑, 如果用新华书店自己的电话,那这边打个电话过去,就只能接通经理室的那部电话。

如此一来,堂堂一个经理,还得跑去通知外面的人过来接电话,累不累先不说,这多掉价啊。

再者说,新华书店旁边十米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公用电话摊,打那个电话,其实也一样。

也就是说,曹志强真要打电话找沈振华跟刘东海,只需要打电话去那个公用电话摊就可以了。

因此,如果沈振华真的被人控制了,大概率是被控制在那个公用电话摊里。

嗯,也不好说是不是真被控制,但不管怎么样, 沈振华还能去那个电话摊跟自己通电话, 这是事实。

这起码说明,沈振华现在还没什么危险,至少能在那里找到他。

但要营救沈振华的前提,是要先搞清楚那边的情况,而这,就需要先敲开张前进的嘴。

至于如何敲开张前进的嘴……

没关系,曹志强这方面不专业,可以找专业人士啊。

曾科长一看就很凶的样子,搞突击审讯,应该没问题吧。

想到这,曹志强也就不再跟对方废话,直接扭头出了房间,重新找到了曾科长。

跟曾科长把那边的情况、自己的猜测及要求一说,曾科长立刻就哈哈一笑:

“哈哈,我早就觉得那小子不对劲,只是顾忌你的面子,才没一上来就动粗。

既然事情不对劲,那你稍等,我这亲自去,保证用最快的速度,把那小子的嘴巴敲开。”

说完,曾科长一拉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锤子跟一本厚厚的日历。

“怎么样,一起去?”曾科长笑着看向曹志强。

曹志强眨了眨眼,又看了看曾科长手里的锤子跟日历,还是笑着摇摇头:“不了,我就在这等消息吧。”

曾科长笑道:“也是,你是文化人,少见点这种场面也好。那你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

然后,只过去了五分钟,曾科长再次出现。

“咦,曾科长?”正坐在一边看小人书的曹志强愣了愣,“你怎么又回来了?落下什么东西了?”

“那倒不是。”曾科长笑着摇摇头,“那小子肯招了,你跟我过去一趟吧,仔细听听他说啥。”

“这么快?”曹志强讶异。

“嗨。”曾科长活动了一下手腕。

“那就是个怂包,我还没真的上手段呢,只是吓唬了他几句,他自己就吓的什么都肯说了。

我寻思这种事儿最好你在场,就来找你了。”

曹志强一听这话,点点头:“那好,那就去听一听。”

等曹志强跟着曾科长,重新来到关押张前进的房间后,就看到张前进双眼通红,满脸惊慌,看起来吓的不轻,一点也没有之前的愤慨与不满。

扭头看了看一脸铁青之色的曾科长,曹志强暗中点了点头。

果然很专业。

啪!

曾科长忽然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紧接着,他就对着张前进大声道:“张前进,现在你可以说了。

我再警告你一次,我们的政策你应该了解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现在你已经是笼中之鳖,不想当替死鬼,最好老实交代!”

“是,我,我一定交代,一定坦白!”张前进连忙点头,“保证句句属实。”

很快,张前进再次道:“不过伱们也得保证,我交代完之后,保证不能抓我坐牢,我,我其实就是个拉活儿的,这事儿真跟我无关啊。”

“行了,别废话!”曾科长一瞪眼,“还敢跟我讨价还价?赶紧给我老实交代!至于之后怎么办你,那得看你表现!”

张前进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低下头叹了口气:“好吧,我说,我全说。”

紧接着,张前进就开始一五一十的交代起来。

果然,跟曹志强猜测的一样,这就是个骗局。

只不过这个骗局呢,是一场临时起意的骗局。

要说起来,张前进本人,的确是京城本地的一个二道贩子,这从他的口音就能听出来。

之前,张前进只是本地的一个二流子,因为没有正式单位,只能帮忙跑个腿,买个火车票,或者倒腾个电影票啥的。

后来,他稍微有点钱了,就开始倒卖录音带,南方杂志,还有南方服装之类的东西过来卖,反正是什么赚钱倒腾什么。

说白了,他就是个摆摊卖货的个体户,主要产品是杂志跟录音带。

然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摆摊卖录音带的时候,发现旁边有卖图书的。

那人只卖一种书,卖的价格比图书定价高,但却偏偏很快就能卖光。

他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套新出的诗集,叫什么《江湖行》。

本来他对诗集不感兴趣,但看到这么好卖,他也拿起来看了看。

结果发现,这一套是两本书,其中一本书是诗集,另外一本书则是武侠。

诗集里的那些诗呢,他虽然不是太懂,但也知道是好诗,反正读起来很有感觉。

但那武侠,却真的好看,反正他张前进呢,一看进去就拔不出来了。

不过,张前进不单纯是个武侠爱好者,他还是个个体户。

所以他很快就发现了商机。

既然人家能以高出定价的价格卖,而且很快就能卖掉,自己为啥不行?

于是,他就去新华书店大批量的买这套书,然后再用更高的价格摆摊售卖。

一开始还好,可很快他就发现,来新华书店买书的人越来越多,搞的他每次来进货买书,都得排队。

再后来,他去的那家新华书店很快就没货了,于是他干脆去了王府井那边的新华书店。

昨天的时候,他就是那边排队中的一员。

他这次凑了很多钱,打算买多一点,可谁知道,还没等到他的时候,不光货没了,而且还要限购,每天每人只能买一套。

这样的话,那就没啥意思了。

本来他都有些灰心,只是觉得就此离开有点不甘心,所以还是依旧排队,想至少买一套回去也好。

结果呢,就在这个时候,里面一个卖书的人找到了他,那就是沈振华。

其实沈振华早就注意到张前进了,因为之前张前进过来买过很多次,每次都是至少买五十套,摆明了是个二道贩子。

最重要的是,张前进明明是个二道贩子,却总是穿一身西服,这自然引起了同样喜欢穿西服的沈振华的注意。

所以,看到张前进失望的买了一套书就离开后,沈振华就悄悄找到他,跟他说了可以用八元钱一套的价格,去仓库大批量的购买这种图书,而且数量不限,但起批价必须是一千套以上。

听到这个消息后,张前进先是一喜,可很快就是一悲。

因为沈振华说了,起批量是一千套,低于一千套的就别去了,耽误时间。

张前进是有点小钱,但还远远拿不出一次性进一千套的钱。

一千套,按照一套八元钱算,那就是八千元啊,张前进现在一下子还拿不出这么多钱。

但是,沈振华又说了,一个人不行,可以找人凑一凑,合伙做。

这下子,张前进心思活了过来,并很快跟沈振华约好了,说让沈振华下班后别走,等他的好消息。

就这样,离开新华书店的张前进,很快就去找了自己的上级,一个叫李有福的二道贩子。

李有福虽然也是个二道贩子,但他跟张前进又不一样。

张前进只是个摆摊卖货的低级二道贩子,算是零售商。

而李有福,则已经脱离了个人摆摊的原始阶段,成了一个更高一级的批发商。

也就是说,李有福平时不摆摊卖货,而是专门从南方大批量的拉货过来,再把货分给一些摆摊的个体户,他从中赚一个差价。

这样一来,一些本地的小个体户呢,不需要自己去南方倒货,避免了旅途劳顿跟被人抓的风险,只需要去他家进货就行了。

因为这年头没有私人企业,所以李有福的买卖就算做大了,成了个二级批发商,但就身份来讲,他依旧是个个体户,只有个体户的执照。

张前进呢,平时都是去李有福那边进货,从这个角度看,李有福算是张前进的上级供应商了。

这个张前进找到李有福之后,本来只是想跟他合伙,凑够五千套,然后赚一笔大的。

毕竟李有福虽然算是批发商了,但他的身家也就那样,充其量也就是个十万元户,但现金却没那么多。

所以,张前进打算倾家荡产,跟李有福合作,吃下五千套,再多就够呛了。

其实五千套已经很可以了,毕竟一套书的进价只有八元,哪怕十元定价往外卖,也能一次赚一万元,很可以了。

甚至是,李有福是批发商,他只需要以十元钱的价格批发出去,很容易就能回笼资金。

毕竟《江湖行》这套书现在是真的火,市场上完全是供不应求,根本不愁卖。

就算京城饱和了,那不是还有外地嘛。

比如拉去天津卖,那应该就很不错。

张前进都打听过了,这套书上市没多久,总共还不到一周的时间。

不到一周的时间,京城本地就到了一书难求的地步,那要是在外地城市,肯定同样火。

所以这书,绝对不愁卖。

难得有这个用低价私下购书的渠道,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李有福也很赞同这点,毕竟《江湖行》这套书火不火,他也是十分清楚的。

于是乎,李有福就跟着张前进,重新去了新华书店,私下见到了沈振华。

那个时候呢,曹志强其实也在,当时他正在书店门口的汽车队里,跟人一起现场售书。

只是那时候呢,曹志强一直在以身作则的在后面忙着搬货收钱,忙的跟什么似的,自然也就没在意沈振华去做啥。

毕竟十辆车,十支队伍呢。

当时那么多人,场面那么乱,后车的曹志强,根本看不清前车的沈振华在做啥。

张前进跟李有福来到现场,看到现场的汽车队路边售书的情况呢,也很是震惊。

而他俩看到沈振华也在一辆车上负责卖书收钱,甚至还能指挥其他人的时候,立刻就信了他。

于是,等到售书结束,很快就有一群人找到沈振华,其中就有张前进跟李有福。

之所以是一群人,当然是因为沈振华当时并不是只找了张前进一个人聊这事儿,他其实找了好多他认出来的二道贩子,都私下聊过这事儿。

只是那些人呢,论身家,没有一个比李有福有钱的,且还有几个算是李有福的熟人。

于是乎,李有福做东,大家一起请沈振华吃饭,具体商量批发图书的事儿。

对了,当时一起吃饭的人,不光有沈振华,还有一个印刷所仓库的库管主任。

这个库管主任,是沈振华强行拉着一起去的,为的是给那群人一个定心丸。

然而,在吃饭吃到一半,并且情况也知道的差不多的时候,李有福偷偷拉张前进出去,说他有了个新法子。

按照李有福的说法,他们这群人加起来,一次性也买不了多少书,一万套都吃不下。

那个沈振华呢,也只说自己有关系,能从仓库里,把那些新书,以残次品的名义卖给他们。

他的证明呢,就是那个管仓库的库管主任的亲自背书。

说简单点,李有福觉得,沈振华说的这笔买卖,其实是一种监守自盗行为。

这种买卖本身就见不得光,所以要么不做,要做就一次做个大的,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赚到最多的钱。

但这事儿不能太多人参与,最好就他俩人知道,他俩人干。

于是,计议已定的李有福跟张前进回去后,就一个劲儿的给沈振华跟那个库管主任灌酒,很快就把那俩人给灌醉。

接下来,李有福跟张前进,就借口沈振华喝醉了,让其他人明天晚上再来具体谈,还说吃饭结账,以及今晚送沈振华回去的任务就交给他了。

等其他二道贩子走了,李有福跟张前进,就一人扶着一人,把醉醺醺的沈振华与那个库管主任,都带去附近的一个招待所住了下来。

来到招待所住下后,李有福掏出他提前写好的提货条子,要沈振华跟那个库管主任都在上面签字。

那个提货条子本身没啥问题,只是数字有点问题。

上面的数字,是四千套,只不过不是大写数字,而是用阿拉伯数字写的4000。

由于沈振华喝的醉醺醺,加上

再然后,李有福从一个车贩子那里,租来三辆五十铃,还招了一批什么都不知道的手下。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的时候,李有福亲自登门,然后用凉毛巾,强行把沈振华跟那个库管主任弄醒。

紧接着,李有福拿出一张他提前写好的提货条,要沈振华跟那个库管主任都在上面签字。

那个提货条子本身没啥问题,只是数字有点问题。

上面的数字,是四千套,只不过不是大写数字,而是用阿拉伯数字写的4000。

由于沈振华跟那个库管主任都是宿醉刚醒,脑子还不太清醒,加上李有福还直接拿出了一大笔定金,也就是一万六千元。

人家直接给了钱,合同看起来也没啥问题,沈振华又身体不适,确实不适合跟车,加上李有福本人还陪着他们,只是让张前进去提货,于是就跟那个库管人员一起签了字。

接下来,李有福本人负责伺候,或者说监视沈振华跟那个库管主任,张前进则拿着提货单子出去后,立刻在4000后面加了个零,从4000套,变成了40000套。

再然后,张前进带着人,开着三辆卡车,就过来拉货了。

也就是说,从头到尾,李有福只付出了一万六千元的定金,外加吃饭钱跟住酒店钱,当然还有租车钱以及招人的钱,就可以轻松从红光机械厂的印刷所仓库,拉出四万套图书,等于是八万本。

算算价值,哪怕以定价来算,四万套就是四十万啊!

如果是李有福自己的家产,绝对拿不出十六万的定金,但用了这么一个添加数字的小计策,就可以用一万六千元的小钱,弄出价值四十万的货。

这一来一去,简直血赚啊,跟空手套白狼也差不了多少了。

当然,李有福并不是想白拿这批货而不给钱。

他是想先把货拉出来卖,等卖了钱之后,再按照说好的批发价,把钱交给沈振华。

而且有了这么一遭后,沈振华跟那个库管主任,也算是被拉下水,等于都有了把柄在李有福手里。

今后,只要把这事儿拿捏住,沈振华这些人,就只能跟李有福同流合污,加大私下卖书的力度不说,说不定还能在价格上压的更低。

甚至是,如果能扩大规模,买通印刷所的人,加大印刷量,那赚的就更多了。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空手套白狼的法子,要的就是胆大心细,以快打慢,打对方一个疏忽大意,以及打一个时间差。

只要这笔空手套白狼的生意能成,借此赚到这一大桶金,今后是进是退,是继续还是抽身,都游刃有余。

李有福认定,这件事本身就不正规,属于违规操作,相关人等就算发现被人拉走了货,也绝对不敢声张,更不可能报警。

至少短期内不可能。

沈振华最多是个马前卒,背后肯定还有人。

因此,沈振华一旦被拖下水,为了怕担责任,肯定不敢声张,至少不敢立刻上报,更别说报警了。

就算沈振华背后还有大人物,可只要李有福他们散货快,回款快,并及时把货款打给沈振华,让沈振华能够交差。

这样一来,沈振华背后的人,别说不一定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就算知道了,也说不上什么。

一切的一切,都被李有福算计到,看起来是天衣无缝。

而且为了以防意外,李有福还没有亲自去拉货,而是去看住沈振华跟那个库管主任,只让张前进自己带人去拉货。

如此一来,万一出事儿,在外的李有福也可以随时抽身跑路,立刻撇清关系,不会有任何问题。

“事情就是这样!”张前进最后苦着脸道,“我们只是想趁机先多拿点货,等卖了钱之后,再把钱还上,并不是想赖账,更不是想偷盗,所以,这真的是个误会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