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军赶忙接通电话,里面果然传来了段莽的声音。

“我改变主意了,你准备好那个人的资料,晚上十一点见面。”

“明白!”

挂掉电话后,钱军忽然脸色一变,右手一拍大腿说:“糟了,我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韩浩立刻警惕了起来。

“几个小时后我要去见段莽,可是我的肩膀……段莽是十分谨慎小心的人,他看到我受了伤一定会提高警惕,说不定就不会出现了。”

从钱军的语气和面部表情判断,他是真心跟韩浩站在一条线上了,韩浩心中松了口气,笑着说:“刚才你不是喊我神医吗?这点小事怎么难得住我。”

说完又拿出几根银针在其脖子和肩头刺了下去。

几针落下,钱军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肩膀好像跟没事一样,之前只是感觉不到痛苦了,但因为肩胛骨断裂依旧无法活动,但此刻跟没有受伤一样。

“神了,你是怎么做到的,能让断掉的骨头跟没事一样?”

“别多想了,我只是暂时让你恢复而已,你的骨头还是断的,后面还是要去就医才能彻底恢复。”韩浩淡定地解释着。

其实他不是没有办法接好钱军的骨头,只是没有这个必要而已。

而且本来韩浩的计划是跟着钱军一起过去,因为从李老那里已经得知段莽身边的两个保镖不是自己的对手,可他仔细想了一下,段莽既然如此警惕,若自己跟过去暴露的可能性很大,一旦对方产生了警觉不仅钱军有危险,自己想再接近他就很难了。

于是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改变了计划。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十点二十五,这段时间里韩浩和钱军也没有闲着,在韩浩的全程陪伴下准备好了车,这时接到段莽的电话。

“东鹏小区西门。”

对方只有这六个字,说完后直接挂断了电话,果然如钱军所说一样十分谨慎。

“你去吧,虽然我相信你,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下,跟我合作你全家无忧,一旦耍花样的话你会知道后果。”韩浩冷言提醒的。

钱军连连点头:“放心神医,知道你这么厉害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在你面前耍花样,而且我早就想脱离段莽了,这对我而言是个好机会。”

说完他还是皱起了眉头,有些担忧地说:“只是我有些担心,段莽会看出破绽。”

“放心吧,有货源这件事是真的,他不可能想到你会用真的事情去骗他的。”

待到钱军走后,韩浩也离开了酒吧,不过他没有急着回去,要等到计划顺利执行下去他才能安心,所在这条灯红酒绿的街上开始闲逛。

马路对面那家不起眼的药店的门还开着,之前闻到的药材香味似乎比白天更浓了一些,反正此时也无聊,韩浩便朝药店走去。

跟白天来的时候一样,柜台里那个老者依旧在看书,也没有因为有人进入店中而抬头,甚至连一句招呼的话都没有。

“老板,你好像对这本寒杂论很感兴趣啊?”韩浩主动寻找话题。

“哦,又是你啊。”老者抬头看了韩浩一眼,随后又将目光移到书中,淡淡地补充说:“我不是对寒杂论感兴趣,而是对医术感兴趣。”

韩浩点点头,接过话说:“这么说您以前应该也是个医生吧。”

他故意说了‘也’这个字,也是向对方传达自己也是医生这件事。

老板却摇摇头,“不,医生这两个字是很神圣的,你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精通医术的人,想要配得上医生这两个字,还不够格。”

听到老板的这番话,韩浩心中一阵不爽,心想着小老头也太臭屁了,若自己不算医生的话,那这个世上有几人能算医生。

随后老板又补充了一句:“医术的高低跟医生这个称呼没有太大的关系,希望你能早日明白我今天的话,早日明白你为什么不够格称为医生。”

“那老板你算医生吗?一个普通的盒子开口就要两千万,难道这就是医生该做的事?”韩浩也不甘示弱地反问。

老板呵呵一笑,放下手中的书说:“如果你要买的是药材,即便再名贵,只要你需要我都能免费赠与你,可你要的是盒子,收多少钱那是我的事。”

说完之后目光在韩浩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若有所思地说:“已经掌握了内气实体化,不错,你也算是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天行者了。”

听到这句话后韩浩心头一紧,忽然觉得眼前这个老者十分神秘,竟然能一眼看出自己掌握了内气实体化。

韩浩之所以临时改变计划没有跟钱军一起过去,是因为他用内气凝聚出了一根气针,叮嘱钱军找机会将这根气针放在段莽身上,而他自己可以清楚地感应到气针的位置。

简单地说,相当于借钱军之手在段莽身上放下一个定位器。

而以韩浩现在的能力,那根气针最多可以维持六个小时,所以只要钱军成功,接下来无论段莽藏在哪里,韩浩都能清楚地知道他在哪里。

然后在气针消失之前,找到他!这个计划简直就是天衣无缝。

可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老者竟然能看出自己的大致实力,说明其绝对是高人。

“前辈,斗胆问一句,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时老者伸了个懒腰,悠哉道:“行了,我要关门了,你走吧,记住如果想要那个东西的话就在三天内来买走,哦,现在只剩下两天了。”

两千万韩浩还是拿得出的,既然已经确定了这老者不是普通人,韩浩立刻说:“不用考虑了,我现在就买下那东西。”

说完直接拿出银行卡放在桌子上。

“已经关门了,若想买东西就明天再来吧。”老板摇摇头,一个劲地催促韩浩离开。

还有对钱不感兴趣的人,这可是整整两千万啊!老者的态度也让韩浩更加确定她不是简单的角色,反正东西在这里也跑不掉,明日再来也无妨。

“行,那我就告辞了,劳烦老板不要将东西卖给他人,明日我定来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