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前,艳阳高照、清风浮动了树叶飘零。

“呼......”

看着水面之中的涟漪,随着那三道身影渐渐消散,凤九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

震撼。

实在是太过于震撼。

为那冥河还活着而震撼,为其一雪前耻,抬手之间灭百万生灵而震撼。

这天地之间,怎还有这种蛮狠不讲理的道法。

“斩我明道, 斩道明我,都斩了,还能剩下什么?”

凤九看不懂。

这种不懂,就像是那六翅金蝉在得到答案之后,同样不懂一样。

“难怪那冥河在蚊道人开口之后,会答应的那么痛快, 恐怕这世间怕是再无任何生灵, 能够做到如那冥河一样。

在经历了重重失败,甚至险些身死之后, 才能够顿悟这种功法吧。”

想到这里,凤九的目光,当即看向了在小溪旁安然垂钓的林毅。

“帝尊......”

可是正当凤九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就看见林毅在抬手之间,有着一道明媚的花朵,在此刻绽放。

“这是,冥河的斩我明道?”

看到这一幕,感受到那花朵之中幻灭之意,凤九的瞳孔猛然一缩,眼中有着惊骇之色。

那花朵,虽然不是如冥河的血色莲花。

可此刻, 这花朵在阳光下绽放之时, 所散发的力量,却与此前在血海之中,那冥河此前的不讲理神通,简直一般无二。

“不,帝尊的要更为厉害, 因为帝尊已经不再局限于血海,可是,这怎么可能......”

凤九看着林毅手中的花朵化作光点一片片消散,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恍然如梦的感觉。

明明,她刚刚才说过,这天地之间,应当不会有任何生灵,能够学会冥河的道。

可是转瞬之间,自家的帝尊,就完完整整的施展了出来。

“还不错。”

林毅收回手掌,目光看向血海的方向,眼中有着满意之色。

冥河的这番变化,总算是不枉费他在这血海之边,垂钓的这些岁月。

虽然,从此以后,这世间会少了一个叫嚣血海不枯冥河不死的生灵,但却多了一个于败中斩道明我,多了一个可能超脱洪荒天地的生灵。

“也是时候该离去了。”

想到这里, 林毅伸了一个懒腰,缓缓站了起来。

在这饮茶的间隙之中,无数岁月以来,渡化血海生灵的鱼线,也在此刻缓缓消散。

缘生缘灭,苦海自有人来。

“帝尊......”

看着林毅的起身,凤九恭敬的递上了一杯香茶。

“这茶不错,看的出来,这些年里,你下了不少苦功。”

感受到丝丝暖流从胸膛之中没入到四肢百骸,林毅的点了点头,看着凤九说道。

“这斩我明道诀,你若是想学,本尊可以教你。”

“多谢帝尊。”

听到这话,凤九心中一喜,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冥河屠灭蚊道人血海大军的情景。

若非是那冥河灭了这些大军,怕是此刻这些大军,已然涌入到洪荒天地了吧。

不好,洪荒天地。

几乎在这个念头浮现的一瞬,凤九的心神一颤。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此前那蚊道人准备踏入洪荒天地之前,那前来报信的血蚊可是说过,三族大战已经接近了尾声。

凤族!

一念即此,凤九的心中,突然没来由的浮现出了一丝惊恐之色。

若仅仅是三族大战的话,还不至于让她如此惊慌。

可是......

那蚊道人以及其大军,是听从了罗睺。

这个她此前从未听闻,却让蚊道人乖乖听从,让冥河忌惮,甚至差点统治了血海的生灵,也在图谋三族。

若是此人在三族大战到紧要关头,突然率领大军冲出,会是何等情景?

凤九绝对不信,那罗睺只布置了蚊道人这一枚棋子。

因为,若只有蚊道人这一枚棋子,那么此人,断然不会坐视冥河剿灭蚊道人的大军。

“帝尊,凤九能不能不要斩我明道诀。”

在这心思慌乱之中,凤九深呼了一口气,看着林毅,一脸恳求的说道。

即便,她知晓这番话,违背了帝尊的好意。

可是凤主、凤族,那是孕育了她的族群啊,她怎能看着那些熟悉的人与景,如方才破灭的百万血海生灵一般,化作了劫灰。

故而,即便此刻自己的言语,可能会冒犯帝尊,凤九也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在担心凤族?”

只是一眼,林毅便看穿了凤九心中的想法,笑着说道。

“嗯。”

凤九点了点头,咬着鲜红的嘴唇,一副我见犹怜的说道。

“还望帝尊出手,保我凤族。”

随着此话的落下,凤九恭敬向着林毅一跪。

可就在那膝盖即将弯曲的一瞬,她的身体,却是猛然僵固在了原地。

“帝尊......”

“放心吧,凤族不会灭,但作为掀起了洪荒大战的罪魁祸首之一,也应当付出一些代价,这其中的道理,想来你应当懂了。”

看着凤九那宛如皓月一般美眸所浮现的晶莹水雾,林毅淡淡的说道。

“多谢帝尊。”

听到这话,凤九点了点头。

在陪伴着帝尊的这一个元会里,她自然明白了,这场大战的缘由和结果。

既然明白了众生需要以此大战而去知晓何为失去和珍惜。

孤儿,在听到说凤族不会灭之后,即便心中再是难受,却也不会再蛮横的请求帝尊出手。

“走吧。”

随着此话的响起,凤九就看见自家帝尊,在抬头望天的一瞬,有一道道赤金祥云托举而起,向着三族大战所在的方向飞去。

“若是有熟悉的生灵,你可以指出来。”

便在此时,一声温暖的话语,再次传递到了凤九的耳中。

“多谢帝尊。”

听到这话,本已因会逝去亲友而目光黯然的凤九,当即一脸惊喜的看向林毅。

“哪怕只是一个背影,帝尊也当是这世间举世无双的男子。”

在这惊喜之中,凤九看着林毅的背影,倾城的面庞上,浮现了明媚的笑容。

......

混沌之中,紫霄宫内。

随着一炷清香缭绕,有暗香在此刻浮动。

“道友这般,未免显得太过护短了一些吧?”

鸿钧放下手中的棋子,目光之中有着一丝无奈。

“分身做的事,怎能赖到我本尊的头上,钧道友未免太过不讲理了一些。”

说到这里,林毅在微笑之中,端起了手中的茶杯,于吹皱一丝涟漪的同时,悠然的说道。

“况且,护短乃是人之常情,便是林某护了又能如何?”

讲道理的是你,不讲道理的还是你,难道你是理他爹不成。

若是鸿钧知晓后世之语,必然会在掀桌的一刻,强烈的吐槽一番。

可是他不是,故而也只是在一笑之间,接过了自家童子递过来的茶杯,悠闲的饮了一口。

见此,林毅也是笑了笑。

别说是一个生灵,二个生灵,便是他真的袒护了所有的凤族也无事。

因为在这大战之中死去的数不清的生灵,在他林毅将血海的生灵怨念渡化进乾坤图内的天地时,鸿钧可也没有闲着。

这也是为何,他们两人,还能高枕无忧的端坐在紫霄宫内的原因。

有他们二人在,这洪荒天地之内,别说死去了无数生灵,便是天地被打破了,他们也可以抽取混沌之气,将其再次从无化有。

“不过这场大战到了这里,也快要结束了,道友打算什么时候出手?”

想到这里,林毅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白发鸿钧,淡淡的说道。

“等这盘棋下完。”

“可是老爷,你好像输了。”

几乎在鸿钧的话语落下的一刻,就见一旁的玉女,凑了凑桌上的棋局,不解的说道。

“哪里输了,我看看.....”

听到这话,一旁的金童,连忙凑了过来。

在这观看的一瞬,或许是因为太过仓促好奇的原因,棋盘因此有了错动,出现了混乱。

“都是金童的错,不小心毁了两位老爷的棋局,还请老爷责罚。”

话音方落,金童和玉女连忙就要跪下来,磕头认错。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何错之有,起来吧。”

可两人的膝盖才刚刚一弯,便有一股力道,将两者扶了起来。

“桌上的茶要喝完了,再去重新沏上一壶。”

鸿钧扫了一眼还有一半的茶壶,淡淡的说道。

“是,老爷。”

随着此话落下,金童和玉女再次告罪一番之后,走出了屋外。

“这茶,真香!”

林毅放下手中的茶杯,扫了一眼看似平静,实则眼中有着得意之色的鸿钧,语带双关的说道。

钧道友学坏了啊,昔日的小白脸,已然在不知不觉之中,向他渐渐看齐了。

这,应该算是一件好事。

“确实!”

鸿钧像是没有听懂林毅话语里的另外一重意思一般,在点头之中,向着棋盘内的天地,轻轻一点。

嗡!

刹那之间,便有一滴清水,在棋盘浮现的苍茫之中,向着洪荒天地,向着三族大战所在的地方,呼啸而去。

“那件事,现在有把握了吗?”

看着那滴清水,在踏入洪荒天地的一刻化作鸿钧的身影,林毅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鸿钧问道。

棋盘的输赢,对于两人而言,已然不重要,因为一切早就注定。

“只等道友踏出洪荒天地,便可以开始。”

鸿钧淡淡的说道。

“倒是对于这罗睺的处置,林道友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你心中已然有了答案,又何需来问我。”

林毅看了一眼鸿钧,想起方才的那滴清水,在一笑之间,说道。

“倒是那罗睺,若是知晓了一切而不能释然的话,道友怕是有的麻烦了。”

......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