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

太惨了。

苍生泣血,天地崩塌,万物不存。

此时,位于三族势力交汇的东南之地,已然是满目疮痍。

所望之处,数不清的华光在此刻绽放,种种法宝横空, 真龙、飞凤、麒麟、怒虎.....万兽争锋于野,亿灵决雌雄于天。

绵延亿万里的战场,到处都是嘶吼与怒啸,一团团血雾更是犹如那刹那绽放的鲜花一般,不断地迸发。

山川崩毁、地脉咆哮,更有数不清的河流,在种种庞大的法力对轰之中被蒸发一空。

天地因此失色,属于洪荒天地的本源, 更是在大战之中纷纷破损。

数不清的空间裂缝,宛如一道道黑色蛛网一般,在电闪雷鸣之下,从无尽的虚空之中蔓延而来。

裂缝所过之处,混沌之气狂涌,凡是大罗之下的生灵,方一接触便尽数在绝望的怒吼之中,被吞噬一空。

可即便如此,这些位于战场之中的生灵,依旧再打。

现在打、未来打,打的不死不休,似要打到天地的尽头。

在庞大的劫气充斥之气,以三族为中心, 积累了数十个元会的仇恨, 哪怕是混沌也无法, 将之冲刷干净。

即便下一刻会死,但在身躯消散之前, 依旧有着一道道凶狠的法力,纵横在苍穹之下。

天仙、金仙、大罗.......

这些自开天之初积累下来的生灵, 哪怕是在鸿钧和林毅梳理的修行境界之中,也是比比皆是。

“大哥,我们不出手吗?”

在这亿万里的战场之外,看着大战之中的种种,通天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眼前的一切,比他当初在青舟世界轮回之时,所看见的景,仍然要惨烈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不止。

“等!”

看着笼罩在战场之上的无边劫气,太上摇了摇头。

虽然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战场,可是在与林毅对弈的那千年里,在那棋盘的演化征伐之中,却正如此刻一般。

“三弟,勿要急躁,这或许就是无名先生要让我们看到的一切。”

一旁的元始在沉默之中,缓缓开口说道。

“知晓了失去,才会珍惜拥有,也不知道那些如我们一般在外观察的先天神圣, 是否会明白这个的道理。”

“若是不明, 也只能到在这大劫之中走上一遭了。”

“我倒是不担心这个,我担心的是,值此一战之后,若是洪荒天地之外有大敌来临,眼前这无数强者的损失,很是不值。”

通天叹息道。

听到这句,三人都沉默了下来。

“开始了,这场大战要迎来终结了。”

便在三人沉默观看之中,突然太上的眉头一皱,眼中有着数不清的棋盘在演化。

在这演化之中,他的目光,当即投向了这亿万里战场的中心。

那里......

是三族之祖大战的位置。

......

“终于要开始了。”

与此同时,在战场的西方,感应着天地之中比之火山喷发要强了成千上万倍不值的劫,罗睺缓缓的睁开了双眸,平静的开口说道。

“接下来,若是三清出现,你们二人负责挡住他们。”

“是,魔主。”

站在魔主身后的接引和准提,恭敬的说道。

尽管,他们此刻很想出手,给予罗睺一计狠狠地背刺。

但是,当目光看见三族战场的惨烈之后,这种想法,却渐渐消失无踪。

没有了罗睺,还有其他的生灵,正如那些隐藏在暗中的一个个先天神圣一般。

此时背刺罗睺,别说成功的希望,近乎于无。

便是侥幸成功了,怕是.......

也根本改变不了,三族大战的走向。

天地都打穿了,要是这一战还没有迎来终结的话,以后的洪荒,会是何等的模样,接引和准提想不到,也不敢想。

最重要的是,即便是到了果实验收的时候,他们二人依旧没有从罗睺的眼中,看见喜悦的神色。

有的,只是如水一般的平静。

似借助三族大战之劫,引导了此刻一切的罗睺,从始至终都没有将三族放在眼中。

似三族败也好,胜也好,所有的一切,都不曾看在他罗睺的眼中。

在这种无法揣测的心绪之后,看着眼前的惨烈的战场,接引和准提不能出手,也无法出手。

便在这沉默之中,两人就看见罗睺,化作一道黑光,向着蔓延无边的战场之中,呼啸而去。

轰隆!

顷刻之间,弥漫了亿万里方圆,充斥着整个洪荒天地的劫,随着罗睺的入场,纷纷在无形之中,向其汇聚而去。

可是这一切,位于大战之中的生灵,无人察觉。

便是那战场的中心,那此刻正不断厮杀的三族之祖,也无人察觉。

或许,他们已经察觉,但是眼中却只有彼此。

“阿弥陀佛......但愿这一战之后,洪荒再无大劫。”

看着眼前的一切,接引的面容之中浮现一丝苦涩,缓缓的合上了双掌。

......

战场中心!

大道不存,天地不依,混沌之气不断弥漫。

明明还在洪荒天地之中,可此刻的一幕,却似战到了洪荒天地的尽头,破碎了天地玄黄。

凤族祖凤和祖凰合力,迸发出无尽的火焰,南明离火,九天玄火......数不清的火焰汇聚,演化万火之源。

在这混沌不明之中,只能看见两团明亮的光焰不断呼啸。

凤焰与凰火齐飞,便是混沌之气在这霸道无双的火焰之中也无法承受,有无尽的天地,因火焰的绽放,从破碎的混沌之中不断新生和破灭。

这一幕,使得祖龙和麒皇脸色大变,只能齐齐合力抵挡。

征战、杀伐!

风雷之力涌动,戊土之气弥漫,再造玄黄、演化无尽天地寰宇与之相抗,不死不休。

可即便是这种惊人的攻击,也像是没有尽头一般。

事实上,虽然三族之祖还没有如鸿钧一般超脱洪荒,可是在天地气运的加持之下,三方的战力,堪比准圣之巅。

这种修为,若是不能一击分出胜负,在源源不断的天地之力补充之下,或许可以大战到时间的尽头。

但,这种情况不是罗睺,想要看见的。

若是三族这样无休无止的打下去,他等待的人,不会出现。

轰隆!

便在这混沌之气宛如浪潮一般狂涌的一瞬,一道黑色的电光,携带着无边的煞气,从远处呼啸而来。

那是一杆长枪。

枪出如龙,在顷刻之间横跨无边天地,只是一瞬之间,便来到了祖凤的身外。

“小心。”

看到汇聚无边煞气的弑神枪,本应为凤,却为了妻子甘愿承受凰之名的凰尊脸色一变,猛地挡在了凤主的面前。

噗嗤!

下一刻,长枪贯胸而过,凰尊一声哀鸣,无尽的凰火随之消散,更在煞气的充斥之中,身躯开始了泯灭。

“好机会。”

凤凰合力的消散,使得龙祖和麒皇的脸色一喜,当即汇聚无边伟岸之力,向着护夫心切的凤主齐齐的攻杀而去。

“滚开!”

凤主大怒,汇聚本源之力,向着龙祖和麒皇狠狠地拍去。

轰隆!

顷刻之间,无边的混沌之气扩撒。

“吞了我,吞了我你就可以再次迸发全胜时期得凤凰之力,这些足以让你逃出去。”

眼看着凤主难以支撑,凰尊震散体内的煞气,目光温柔的看向凤主说道。

“不,没有你的本源,我也一定可以挡住他们,等我,等我击退他们,我们就回到凤凰火山。

到了那时,我一定听你的,不再插手洪荒的战争。”

看着凰主要燃烧本源,将那股庞大的力量,强行注入到自己的体内,凤主的双眸之中,水雾充盈。

“你挡不住的。”

但在就凤主难以支撑,凰尊开始献身的一瞬,就见混沌之中,那杆长枪再次出现。

不过这一次,那长枪的目标,却不是凤主,而是龙祖和麒皇。

“滚开!”

看到这一幕,早就心中有所提防的龙祖和麒凰纷纷向着弑神枪轰击而去。

可是罗睺既然掐准了时机,又怎会让二者得逞。

伴随着一道黑色的电光呼啸而过,龙祖和麒凰齐齐一声闷哼,尽数被弑神枪贯穿了身体。

虽然两者早有防备,这伤势不如凰尊严重,但二者的情况,落在凤主的眼中,却使得其目光一亮。

刹那之间,凤主不再抗拒凰尊的本源之力,在吸收了凰尊的部分力量之后,再次爆发凤凰合力。

轰隆!

一团明亮的光焰之后,三方纷纷倒飞而去,龙祖和麒凰更是喋血。

“走!”

但是凤主却没有趁胜追击,而是护着重创的凰尊,就向着凤祖的大本营飞去。

“想走?问过我阴阳老祖没有。”

眼看凤主就要脱离战场,离开眼前的混沌,突然前方之内阴阳之力齐现,化作双剑于撕裂天空的一刻,向其绞杀而去。

“滚开!”

看到这一幕,凤主当即调动体内的凤凰之力,毫不犹豫的一掌拍去。

“就等着你了,今日也让你们这些后辈,看看你乾坤老祖的实力。”

伴随着一声冷哼,刹那之间乾坤颠倒,在日月轮转之间,凤主的凤凰之力被一道水波一般的门户吞噬。

轰隆!

与此同时,刚刚稳定身形的龙祖和麒皇脸色一变。

就见头顶之内,凤主轰出的凤凰之力,在水波的涟漪之中,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不好!”

看到这一幕,龙祖和麒皇,也只能强忍体内的伤势,强行抵挡这一击。

索性这一击凤凰之力,已然不是凤主和凰尊的全盛时期,故而两者只是在闷哼之中,便挡了下来。

可是二者的脸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喜色。

因为,在二者难看的目光之中,就见凤主和凰尊倒飞而回的同时,从混沌之中,又出现了一尊又一尊的身影。

星辰、时间、空间、光暗......

若是换做寻常,身为三族之主的他们绝对不会将这些人放在眼中。

可是此刻,身为大战的三方,脸色却是变得无比阴沉。

“你们这些后辈,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扰的洪荒天地不得安宁,今日便全部留在这里吧。”

随着此话的开口,最先偷袭的阴阳和乾坤老祖,纷纷显出了身形。

“诸位道友,我们一起动手。”

此话放出,一道道恐怖的气机从三族之祖的四面八方纷纷浮现而出。

“暂且休战!”

看到眼前的一幕,龙祖一声怒吼,化作无边龙影在撕裂长空的一瞬,向着呼啸而来的两道身影齐齐杀去。

不远处的麒皇也是在面色阴沉之间,与冲击而来的未知身影大战到了一起。

“强弩之末。”

阴阳老祖的双眼之中浮现出一丝讥讽之色,与乾坤老祖冲向了凤主和重伤的凰尊。

他们等今日,等了无数个岁月,又岂会让三族之主,这般轻易的逃出去。

“方才偷袭的道友,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在这大战之中,阴阳老祖见一时拿捏不下,当即开口说道。

“一群废物。”

听到这话,混沌之中,一尊黑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此话方出,无边的剑气,从混沌之中呼啸而来。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

顷刻之间,一道惨叫之声,从大战的中心传来。

“道友,你做什么?”

看到属于光明圣尊的身影在那无边的剑气之中轰然破碎,阴阳和乾坤老祖的面色一变,看着从混沌之中走来的罗睺问道。

“请,诸位道友上路!”

话落,剑起!

数不清的剑光,撕裂无边的混沌之气,向着诛仙四剑剑阵之中的所有生灵,纷纷绞杀而去。

嘭、嘭、嘭......

片刻之间,一尊又一尊的身影,陨落在诛仙四剑的剑光之下。

“不!”

看这一道道血红的剑气瞬间洞穿自己的胸膛,阴阳老祖的脸色一变,身躯轰然破碎了开来。

他不甘。

不甘在三族崛起的时间里,蛰伏了十余个元会的自己,就这般才刚刚登场,就走向了终结。

在这不甘之中,他看见自己的老友乾坤,紧随自己的脚步归墟。

“轮到你们了。”

片刻之间,待到所有的一切,渐渐停息之时,罗睺的目光看向了三族之祖。

不亏是秉承了洪荒天地的气运,在那一次次偷袭之后,依旧顽强的撑到了现在。

但,也只能是现在了。

“待到解决了他们,你也应该要出现了吧。”

随着此念的浮现,罗睺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指,向着三族之祖的所在,猛然一点。

铿!

顷刻之间,无尽的剑气,向着三族之组斩杀而去。

......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