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宫雪棠痴痴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连未之,直到他的身影在阵法之内消失不见,她才神色黯然的回过头来。

“走吧,我答应你们去南海闭关,条件是里头那几个人的命。”

她眉眼淡漠,提到那几人时语气透着一股森冷,“记得别让他们死的太容易。”

可她不知道的是,就算不用她北宫家的人出手,里面那些人本来也不可能活着走出来。

这是路知星花了好久的时间才得出的结论。

当初,随着昆山玉消失之时,她整个人的意识便陷入了沉睡之中,直到再次醒来,她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宏伟壮阔的山洞之内,就很神奇!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洞内的石壁皆被人为打磨平整,并画上了一幅一幅色彩明艳的壁画。

她初到之时,洞内并无其他人,路知星检查过自身确认没什么大碍之后,站起来饶有兴致的绕着那些壁画走了起来。

以她后世见过美术集大成之作品的眼光来看,这些壁画线条流畅,色彩变换自然,所绘人物栩栩若生,堪称精品。

只是每一幅画作之上,描绘的似乎都是同一个女子。

那女子一身素色纱衣,容貌昳丽,一头丝绸般的长发在风中飘散成精致的弧度,一看就不是现实中存在的人物。

路知星边看边默默在心里点评,这么优秀的画作被藏在一个毫无人气的山洞之内,简直是埋没了。

突然,她的脚步像是扎了根似的停留在一处拐角,眼睛直直的盯着最末尾一幅壁画震惊不已。

因为那上面所画的内容,正是她此前莫名其妙看到的那个画面,就连呈现出的角度都是一模一样的。

可不就是一位白衣女子毅然决然跳下诛仙台的瞬间,只是当时画面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却不如此时更加清晰明了,她甚至能看见在场围观之人眼神中流露出的漠然或是不忍,一瞬间浑身一凛有了身临其境的感觉。

直觉告诉她,这个女子定是做下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她急忙返回到壁画最开始的地方,秉承着严谨认真的态度,开始解读起来。

画面一开始,是大片大片的碧绿荷叶,但细看之下又能在壁画正中央找到一个鼓鼓囊囊的金色花苞,想来这就是素衣女子的前身了。

金色花苞独自在荷花池中度过了无数孤寂的岁月之后,终于有一天迎着阳光绽放了,一时间连天边的彩霞都失了颜色。

金色莲花日夜吸收天地精华,又不知过了多少岁月,凝出了人形,那是一个眼神清澈,笑容明媚的翩翩仙子。

很快,有人感应到莲花仙子的诞生,将她接引去了天宫之内,就这样,素衣女子成了天上一位有编制的仙女。

她本就自天地间孕育而成,对这天下万物都充满了好奇与热爱,闲暇时刻,仙子经常透过瑶池看向下界,众生苦乐皆入她之眼,她亦为天下众生或忧或喜。

又不知多少年过去,天地间的灵气越来越稀薄,凡俗界倒是没受什么影响,但修真界中,仙魔两派早已势不两立。他们为了争夺有限的修炼资源,动不动就发生战争。

修道一事本就逆天而为,那些人将天地间自然产生的灵气据为己有之后,却反过来把破坏之力施加给天地,甚至连无辜的凡人都受到了牵扯。

那位仙子眼含悲悯,声泪俱下的去求了玉帝,可那位天地间的主宰却只是告诉她:一切皆有定数。

下界每一日都生灵涂炭,无数冤死的魂魄不分昼夜在旷野悲鸣,终有一日,仙子再也看不下去,她偷偷地离开了九重天。

下界之后,她以一己之力止住了仙魔两界的战争,刚刚来得及护下那些被殃及的凡人,她又被天兵天将抓了回去。

可是根本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仙魔人混居在一起,仍是摩擦不断,仙子偷听到玉帝要降下劫难将下界修士抹去半数,情急之下,以自己万年仙骨为媒介,引了瑶池之水化为四海,自此,人魔仙被分隔开来。

而仙子自知耽误了玉帝的大计,无颜回到九重天,便在北海之上将修为散作数以万计的灵气,她自己最终消散于天地之间。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玉帝得知此事之后大怒,令人将她的本体重新催生出灵识,待她化形便降下天罚,随后又将人发落诛仙台,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看完之后,路知星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静,她仰头望着壁画之上白衣仙子的侧脸,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

“看完了?”

一道略有些低沉的嗓音突然从侧旁响起,吓得她猛然回神,却在这里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玉护法?你怎么在这里?”她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浓重的鼻音,连忙拭去脸上的泪痕,勉强露出了一抹不好意思的笑容。

但那人却并不在意,他的目光早已被一旁的壁画所吸引,良久,他才盯着壁画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开了口。

“你知道她是谁了。”这语气,熟稔的就像壁画之上是他的熟人,很难不让人产生某些猜测。

“嗯,是那位莲华仙子。”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路知星从他那双温润的眼眸之中读出了几分执着,她突然抬手指着自己的脸,语气笃定地开口:“这就是你去听我课的理由吗?”

其实,从第一眼见到壁画那时起,她就觉得素衣仙子长的有些眼熟,直到此刻看见玉护法脸上的缅怀之色,才终于知道了答案。

“你的眼睛,跟她很像。”他顿了顿,有些欣慰地勾起唇角,“没想到恢复容貌之后,长的更像。”

他透过她,像是看见了千年之前的莲华仙子,脸上的神色越发柔和,“你终于还是回来了,我等这一刻已经许久。”

路知星眸光微动,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半步,“这秘境是你创造的吗?”

这一开口,玉护法直接笑了起来,他虽是魔修,却有着同何不惑不一样的气质,他给人的感觉如同三月的春风,这一笑,更添风华。

“我怎么可能有这么大本事?不过,我确实做了一部分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