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宋愉缓缓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让她有些许不适应。

所以……她这是死了吗?

“你感觉怎么样了?”

见她醒了,谈怀戎站起身来走过去询问。

他算是一夜都没睡,深怕宋愉半夜醒来了要喝水什么的。

宋愉转了下眼珠子,适应了光线,确认面前的是谈怀戎后,这才放下心来。

“哼。”

她冷哼一声,撇过头,抬手撑着床面想要坐起来,奈何一只手挂着吊水,行动不太方便。

谈怀戎帮忙替她把枕头放在后背处靠着,又给她倒了杯温水。

喝了水,干疼干疼的嗓子瞬间舒服了不少。

但宋愉还是有一种头晕的感觉,不过总算是没有刺鼻的汽油味了。

在得知绑架自己的是一个杀人犯,她忍不住后怕了起来。

幸亏她是幸运的那个,被人及时发现,不然的话,可能已经被抛尸荒野了吧。

“昨天你怎么找到我的?”宋愉记得昏倒前听到了电话里谈怀戎的声音。

谈怀戎摇头,“是别人救的你,我赶过去的时候你已经在医院了。”

他没有冒抢功劳,因为确实算不得他救的,他的人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只有报废的车辆还有警察人员在拍照。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人回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大晚上把我一个人丢在那,你知不知道当时有多可怕……”

宋愉低头吐槽着,语气哽咽了几分。

一想到当时的场景,她就有种恐惧袭击心头的感觉。

刺鼻的汽油味充斥着鼻腔,车里的地毯很脏,有不少泥土灰尘,很有可能车子里也装过尸体……

只是稍微一细想,宋愉便恶心地干呕起来,一手捂住胸前不停地拍打。

谈怀戎下意识把她揽入怀中,自责道:“对不起,这事是我错了,以后不会让你丢下你一个人了。”

话一说出口,谈怀戎一怔,后知后觉自己的动作似乎太过自然而然。

但或许是因为还处在惊吓之中,心理防线比较脆弱,宋愉没有排斥这个拥抱。

谈老爷子透过门缝看见病房里的场景,笑眯眯地离开了。

谈怀戎帮宋愉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家休养,因为她这个情况并不适合立马去学校学习。

何安乐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才得到消息,火急火燎地就赶去茂辰公寓。

给她开门的是谈怀戎,“宋愉在楼上左边的房间。”

何安乐冷淡地点点头,虽然气恼他害得自己姐妹出这档子事,但也不敢正面得罪,换了鞋子后,就按照他说的进了宋愉的房间。

“安乐,你怎么来的这么快,我还以为你要过一会儿才来呢。”宋愉很是惊喜,跑过去把她抱住。

平时互相嫌弃,关键时刻还是心疼的。

想到差点就见不到宋愉了,何安乐没忍住带了哭腔,“快让我看看你哪受伤了,有没有哪不舒服,坏人抓到没啊。”

宋愉原地转了一圈,擦了擦她的眼泪,哄道,“好啦,没受伤,就是被吓到了,你可不要跟我爸妈说哦,我不想让她们担心我,反正我现在也没事了。”

拉着宋愉仔细检查了下她身上确实没什么伤口,何安乐稍微放心。

“那个谈怀戎也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大晚上把你丢在外边,下次遇到这个情况直接打电话给我,多远我都去接你。”

宋愉明白她的心思。

两人自从小时候认识之后就形影不离,虽然何安乐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她永远记得第一次去何家时看见的那个安静又孤僻的小女孩。

骨子里,何安乐总是没有安全感。

“这也是突发情况嘛,就算是我也想不到会这么倒霉。”宋愉故作轻松,往沙发上一倒。

“确定不是有人故意为之?”

故意为之?

指的是有人看她不爽,雇凶杀人?

宋愉皱眉,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吧,我能跟谁有仇,警方那边已经在调查了,我下午要去做个笔录签字,你要陪我一起去嘛?”

“我当然得去陪你啊,我今天请了假,一整天都陪着你。”何安乐笑着说道。

几天没见两人腻歪的跟人家几年没见一样,一直到吃饭时候张妈上来提醒才分开。

意外地没有看见谈怀戎,宋愉不由问了一句。

“先生已经离开了,还叫我多做一点菜,说宋小姐您有朋友过来了。”

张妈一边在厨房收拾,一边答复。

“哎呀,你关心他干嘛,提到他我就来气。”何安乐冷哼一声。

宋愉轻笑,“我也气,咱不提他。”

其实原本宋愉不打算这么轻易原谅谈怀戎的,但是从护士那得知他照顾了自己一整夜,倒也没那么生气了。

毕竟突发情况不是谁都能控制的,他肯定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休养了两天后,宋愉就准备去学校上课。

大三的课程难很多,她怕再养下去要跟不上进度了。

“你别急着走,把早饭吃完,一会让唐明送你。”谈怀戎刚运动回来就看见宋愉嘴里叼着面包要走人。

“唐特助这么闲吗?”宋愉囫囵吞枣咽下面包,问道。

谈怀戎没搭理她,上去冲了把澡,然后换好了衣服才下去。

“走吧。”

宋愉也不恼怒,跟在他后边下楼一起上车。

经过这件事情后,她再也不敢打车了。

现在是什么人都有,要是一个亡命徒从她旁边走过,防都防不住。

……

那日离别后,顾潜朗就让助理调查出了宋愉的身份。

让他意外的是,谈怀戎居然跟她已经结婚了。

掐着她下课的时间点,在校门口等候着,果不其然就看见宋愉跟她的好友走了出来。

顾齐按响了喇叭,并且把双闪打开。

“阿愉,那辆车主是在喊我们吗?”何安乐怀疑地指了过去。

“不知道,应该是在等别人吧,咱们快走吧。”

宋愉摆了摆手,看都不看一眼,拉着何安乐朝着一边走去。

顾齐无奈,只能把车开过去,并且打开了车窗。

“宋小姐,您不记得我们了吗,前天您出事,还是我们家老板救的你呢。”顾齐按了下喇叭,解释道。

宋愉停下脚步来,紧跟着的奔驰也停了下来。

“前天?”

前天晚上确实是她遇到危险的时候。

顾齐点头,把那天的事情从头到尾的叙述了一边,然后邀请两人上车一起去吃个饭。

“你觉得呢?”宋愉皱眉,犹豫地看着何安乐。

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毕竟人家是救自己的人,要不给面子也太不近人情了。

何安乐挽着她胳膊,然后对着车里说道,“你家老板救了我朋友,应该是我们请你们吃饭啊,走吧,挑个地方,我们请客。”

宋愉非常赞同她这个想法,随后拉开门。

由于后座位不太够,何安乐坐在副驾驶,宋愉去了后座位上。

一旁的男人面容俊朗,鼻梁上带着一个金丝框架眼镜,有一股斯文败类的味道。

“宋小姐,又见面了,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顾潜朗柔声道。

他一开口,何安乐立马回头。

好家伙,有钱又帅,声音还这么好听!

宋愉自动屏蔽好友投过来暧昧的眼神,礼貌地点点头,“那天真的是谢谢你们了,如果不是被你们发现,我可能都是一具冷冰冰尸体了。”

说话的同时,她拿出手机给唐特助发消息,让他一会儿不用来接自己的。

顾潜朗淡笑两声,“怎么会呢。”

“哎呀,不要总小姐来小姐去了,咱们互相认识一下吧,我叫何安乐,是宋愉好闺蜜,你们是?”

何安乐笑着聊了起来,她可是有社牛的人,怎么会让场子冷下来呢。

“我叫顾潜朗,前面开车的是我助理顾齐。”

叫啥?!

顾潜朗!

何安乐目瞪口呆,猛地转回头,给宋愉发了个消息。

‘根据调查,谈怀戎的唯一死对头就是你旁边这样,顾氏集团总裁顾潜朗!’

之前她调查祝夏桐的时候,顺带也让人关注了下谈怀戎。

手机传来消息提示音,不用猜也知道是刚刚何安乐发的。

宋愉划开手机,‘死对头’三个字映入眼帘。

回想起在医院的时候,提起救她的人,谈怀戎闭口不谈。

原来其中有这个缘故在……

救命,那她现在算是进了狼窝吗?

这要是让谈怀戎知道了,不得扒了她一层皮?

“怎么了,宋愉你有别的事情要忙吗?”顾潜朗贴心地询问。

从他的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宋愉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没……没什么。”

突然手机里又传来一声消息提示音。

宋愉下意识低头看去。

不过就是一条垃圾短信。

呼~

她为什么会觉得是谈幽灵发来的,他一个大忙人怎么会关心她去哪。

算了算了,就算是谈怀戎的死对头,那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顿饭不管怎么说肯定是要请的。

谈氏集团。

唐明望着自家总裁阴沉的脸,背后都冒起了虚汗。

自从宋小姐出事后,自家总裁就吩咐让人暗中保护她。

可这宋小姐怎么能上了那人的车啊!

这不是在挑战总裁底线么……